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女外交大臣的滑铁卢
茉莉

        抗议丹麦报纸刊登穆罕默德漫画的全球风潮终于平静下来了。在瑞典,由于一家刊登漫画的网站被关闭而掀起风波,导致外交大臣莱拉·弗赖瓦尔兹女士黯然下台。

国家利益和基本法原则

         321日,瑞典政府召开了闪电式的新闻发布会,首相佩尔松简单地告知公众,他收到并批准了外交大臣莱拉的辞呈,为此他感到很遗憾,因为莱拉是一个有能力的外交大臣。

        导致莱拉丢乌纱帽的原因与漫画风波有关。今年二月,丹麦《日德兰邮报》登载了描绘回教先知默罕默德的十二幅漫画,感到自己受了侮辱的穆斯林,在世界各地掀起了狂热的抗议风暴。针对丹麦的愤怒之火殃及池鱼,瑞典驻叙利亚大使馆也被烧毁。

        就在这个异常敏感的危机时刻,瑞典一个极右的小党——瑞典民主党,在他们的网站上转载了这些漫画。长期以来,这个小党因为持纳粹观点,排斥移民,在瑞典臭名昭著。

        为了避免瑞典被丹麦漫画事件所连累,身为外交大臣的莱拉做了很多工作,包括通过外交途径传递信息,说明瑞典要和漫画事件保持距离,还对一些瑞典人不够尊重伊斯兰教表示道歉。由于担心极右党的网站祸及瑞典,莱拉手下的工作人员在和国家安全警察商量之后,找到租赁网站空间给瑞典民主党的网络公司。随即,这个叫““Levonline””网络公司关闭了瑞典民主党的网站。

        这之后,穆斯林抗议者没有再把瑞典列入报复对象之列,但瑞典国内针对莱拉的批评声浪却高涨起来。舆论指责外交部干预其他党派的事务,侵犯新闻和言论自由,违反了瑞典的基本法。

        不少瑞典人认为,莱拉对极右派网站采取的积极措施是对的,是保护瑞典利益之举。关闭那个愚蠢的网站,就避免了和穆斯林国家的冲突,使身处外国的瑞典人得以安全,因此这是完全必要的。丹麦工商界因为穆罕默德漫画事件,损失了330亿克朗(约合50亿欧元),这样看来,莱拉的做法甚至挽救了瑞典经济。即使是批评者也无法否认,莱拉此举是为瑞典的安全着想,如果当时政府对这一事件无所作为,瑞典会遭受更大的麻烦。

        但是,基本法就是基本法,是不可违反的。反对莱拉的人认为,如果把关闭极右派网站之举看做是“勇敢的”的必要行为,即使践踏了基本法也在所不惜,那么下一次,瑞典的政治家还会更勇敢地关闭他们不喜欢的网站,这种目无法制的社会还会是正常的吗?

       人们因此回忆说,当年纳粹德国的政治家,就是这样对待他们不喜欢的媒体的,难道瑞典社会要倒退到那个时代?

“无冕皇帝”揪住不放

        尽管莱拉的做法有违基本法,但她毕竟是为国家利益着想,如果她老老实实地就自己的错误向公众道歉,应该也能过关。然而,这个事件却成了莱拉政治生涯的滑铁卢,这既与她的公开言论不诚实有关,也因为她与媒体交恶的关系。

        事件初发时,面对媒体的追问,莱拉矢口否认她知道关闭网站的事情,她说她为此感到很吃惊。当调查进一步展开后,她只好承认,她是知晓并同意外交部工作人员致电网络公司的。于是,莱拉被媒体谴责为“说谎”

        但莱拉始终不承认她说了谎。她的理由是,外交部并没有给网络公司施加压力,而仅仅是提供了信息,告诉他们由于穆罕默德漫画刊登所引起的严重后果。她只知道自己的工作人员将要联系网络公司,并没有要求关闭网站,所以她感到很吃惊。

        在我们旁人看来,莱拉在一开始就不应该做出一副完全不知情的样子,她应该诚实说明自己知道工作人员和网络公司的接触,否则就有误导公众之嫌。一个民主社会可以允许政治家犯错误,但不能允许政治家不诚实。如果人民自己选举出来的政府官员不可信任,人民还能信赖谁呢?于是,莱拉的问题被媒体揪住不放。

        接近莱拉的朋友,把她描绘成一个温暖的、工作努力的官员,其最大的特点是性格耿直,从不曲意逢迎他人,因此也被人视为傲慢自大。正由于她的脾气不小,所以和新闻记者常有冲突。

         在担任外交大臣之前,莱拉曾经两度担任过司法大臣。然而,因为“购房事件”她曾一度退出政坛。当时的情况是,瑞典政府不鼓励将公寓式住宅的产权售给私人,莱拉作为司法部长也曾制定法律,使私人更难获得公有住房的产权。但媒体揭露,莱拉一家在斯德哥尔摩市中心的公有住房中买下一套公寓房。尽管没有违法,但这件事被视为丑闻,莱拉在舆论压力下辞职。

        为此,莱拉指责新闻记者,说他们应该感到羞耻,因为他们拿着摄像机闯进她的私人住宅,不尊重她的人格和家庭。

        2003年的一天,正在散步的莱拉接到首相佩尔松的电话,请她接任被刺杀的外交大臣安娜林的职务。莱拉再次出山,就在入主外交部的第二年,发生了南亚海啸,许多瑞典人遭难,而外交部却反应迟缓,莱拉本人还按照原计划去剧院看戏。于是,她又成了媒体集中火力谴责的对象,民间要求她下台的呼声不断。

        从莱拉的经历,我们可以看出新闻媒体举足轻重的分量。在民主国家,新闻媒体作为行政、立法、司法之外的“第四权”,其存在价值和意义在于,监督政府、批评政府,制止政府官员滥权。

一个难民小女孩的异国仕途

        对今年已经63岁的莱拉来说,这一次辞职意味着她永远退出了政坛。老和她过不去的媒体,此时给她唱出了一首送别的挽歌。

        报纸登出莱拉童年时的照片,照片上是她和家人在德国吕贝克难民营的合影。莱拉于1942年生于前苏联加盟共和国拉脱维亚,在5岁那年辗转来到瑞典,她还记得,刚到瑞典第一次喝上豌豆汤的鲜美滋味,在此之前,她在德国难民营里已经好久没有吃上像样的的食物了,只能偶然从美国大兵那里获得一点巧克力充饥。

        由于莱拉的父亲是拉脱维亚的保守党人,他们在家里展开很多政治讨论,这给莱拉以政治熏陶。成长后的莱拉赞同瑞典社会民主党的主张,在1976年成为社民党党员。她在大学里读法律时,被认为是很聪明的学生。

        此后,莱拉的仕途一帆风顺,她获得法学学位后不久成为法官,在消费者保护局工作12年后升任局长。1988年,她被任命为司法大臣。19911994年社民党在野期间,她又重做法官。1994年,社民党上台,她继续担任司法大臣。

        不管后来的两次辞职多么令人失望,对于一个从斯大林铁幕下逃出来的小难民,莱拉在给她公平机会的瑞典,获得了自己的人生价值。在她离开外交部时,同事们买了她最喜欢吃的椰子给她送行。现在,热爱家庭的她,终于可以和许多普通的瑞典人一样,和家人一起享受乡间小木屋的宁静了。

 原载香港《动向》杂志 20064月号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  2005, 2006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