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第六次中東戰爭有多遠?

齊雲鴻

以色列對哈馬斯大打出手之際,黎巴嫩真主黨武裝突然襲擊以色列。而在戰火迅速蔓延之中,敘利亞、伊朗的身影也仿佛隱約可見。一時間,中東火藥桶似有被全面引爆之勢

以色列牛刀殺雞

以色列早已習慣了以寡擊眾。自1948年第一次中東戰爭開始,就一直警惕注視著四周阿拉伯世界的一舉一動。即便黎巴嫩真主黨的襲擊的確“突然”,以色列的反擊卻一點都不拖泥帶水。

在戰事蔓延到黎巴嫩的一周內,除了不時越過邊境落在海法的火箭,以色列基本控制著戰場主動。截至718日,盡管付出了數十軍民傷亡的代價,以軍的報復也同樣制造了上百個黎巴嫩家庭悲劇。此外,包括真主黨總部、發電站在內許多目標都被以色列摧毀。以色列向真主黨領袖發出了追緝令,甚至還遷怒于黎政府,把打擊範圍擴大到了黎全境。

其實,以色列早就要尋機打擊真主黨。20005月,以色列從黎南部“安全區”撤出軍隊,但這也並未換來以色列所希望的北部安全。真主黨武裝以黎領土薩巴阿農場仍被以色列佔領為由,不時對以色列施以冷槍熱炮。而這次,真主黨主動送上門來正好給了以色列放手大打的機會。

削弱哈馬斯的軍事能力,迫使哈馬斯政府早日垮台,當然是以色列的主要目標。不過,打擊真主黨,進而實現北部安全絲毫不影響這個目標。對以色列而言,兩線作戰意味著“一石雙鳥”。

畢竟,哈馬斯和真主黨的聯手根本無法同昔日的阿拉伯聯軍相提並論。其實力與以色列相差懸殊,但以色列同樣知道,它無法依靠一兩次軍事行動摧毀哈馬斯和真主黨。這是兩個擁有相當群眾基礎的組織,他們靈活分散,善于打游擊,況且背後還有敘利亞和伊朗的影子。事實上,戰斗進程也表明,真主黨武裝的反擊力量不容小視,盡管以色列掌握幾乎全部的制海權和制空權,但依然無法阻止真主黨不斷發起襲擊,他們甚至擊傷了以色列引以自傲的“薩爾5”導彈護衛艦。

這一次,以色列屬于“反應過度”嗎?也許是吧。奧爾默特領導的前進黨雖然贏得了今年2月的以色列大選,不過他的威信和政治地位都不及前任,有評論說以色列因此進入了一個沒有政治強人的時代。所以,以色列現在的強硬或許也是奧爾默特樹立政治權威的需要。

其實,奧爾默特在717日曾發表講話稱,只要真主黨武裝釋放被俘的2名以色列士兵,停止火箭襲擊並且黎巴嫩政府在黎以邊界部署政府軍,戰斗就可以結束。在這番話里,奧爾默特說出了以色列的戰略訴求,而且也給結束戰爭留足了回旋余地。

“代理戰爭”的幕後

然而,與其說它是以色列與哈馬斯、與真主黨之間的斗爭,還不如說是美國、以色列與穆斯林激進派別、伊朗、敘利亞等兩個營壘之間的較量。甚至可以把它看成,美國與伊朗在核問題上相互施壓、試探的一個組成部分。

在中東,誰都知道美國是以色列堅不可摧的後盾。他們在對待阿拉伯激進勢力上的政策更是驚人的一致。713日,聯合國曾希望提出一項決議,促使以色列停止軍事行動,結果這一決議再次遭到美國的反對。目前,布什急于為其在中東困境尋找出路,以色列此時的行動或許可從西線對伊朗施壓,開闢處理伊朗核問題的第二戰場。因此,美國稱以有權自衛,英國《每日電訊報》就指出,美國把此次沖突看作一次性解決真主黨及其幕後支持者伊朗與敘利亞的機會。

而對伊朗來說,以支持真主黨和哈馬斯,轉移美以對其核問題的關注,也是個不錯的選擇。更何況,真主黨和哈馬斯本就和伊朗、敘利亞淵源頗深。真主黨是伊朗霍梅尼政權一手催生的準軍事組織;而敘利亞雖然2年前從黎巴嫩撤軍但對黎巴嫩境內的激進派仍然具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在整個中東,盡管什葉派是穆斯林中的少數,不過伊朗卻幾乎集中了超過一半的什葉派穆斯林,而掌握政權的敘利亞阿拉維派和真主黨都屬于什葉派。

事實上,戰事一起,國際社會就在關注敘、伊各種動作。有報道說,伊朗和敘利亞兩國暗中向哈馬斯以及真主黨提供了武器和財政援助,還有報道稱伊朗軍事人員直接介入。但對于這些報道,伊朗則是絕口否認。

第六次中東戰爭?

這輪沖突算是1982年以色列入侵黎巴嫩以來,中東最嚴重的武裝沖突。以色列目前的作戰行動,無論是規模還是力度都超過了1993年和1996年針對真主黨的打擊行動。

戰火給中東局勢火上澆油,而且也對國際局勢以及能源供應造成影響。好不容易穩定下來的國際原油價格,717日再次反彈至每桶78美元。不過,掌握主動權的美國和以色列,似乎並沒有立刻結束的意思。美國清楚以色列的戰略優勢,暫時表態不急不火,就是讓以好好教訓一下真主黨、哈馬斯、敘利亞和伊朗。

當然,這次戰爭也不至于失控。因為,中東局勢失控不符合美國的戰略利益。如果哈馬斯、真主黨、敘利亞和伊朗面臨生死抉擇,伊、敘不惜孤注一擲,將最終打亂美在中東和全球的戰略部署,美對伊拉克、伊朗、阿富汗的政策以及反恐戰略都將遭遇極大挑戰。伊拉克教訓也說明,在保持絕對戰略優勢的情況下,軍事打擊一個國家易如反掌,關鍵是如何維持戰後局勢。

所以,盡管主觀上,具有戰略優勢的以色列也許擁有戰爭沖動,但以色列在關鍵時刻不會無視美國警告。大規模地區沖突也不利于缺乏戰略縱深的以色列。因此,奧爾默特多次聲稱停火目標沒有改變。

而從戰略進退考慮,伊、敘陣營當然也不會強硬抗到底,他們也同樣擔心局勢失控,因此在表示強硬姿態的同時也發出停止沖突、和平解決信號,如伊朗原本堅持8月中旬答復歐盟提出的核問題處理方案,後于7月中旬即表示接受該方案。717日,訪敘的伊朗外長穆塔基敦促以色列和真主黨交換戰俘並實現停火,結束不斷升級的沖突。

最不願戰爭擴大的恐怕是黎巴嫩政府。黎巴嫩盡管國內教派林立,政治上存在親美以、親伊朗敘利亞的強大力量,但黎巴嫩各派珍視近年來的民族和解成果,國內局勢保持了總體穩定和權力平衡。假如黎政府為穩定局勢而拿真主黨開刀、解除其武裝,黎很可能將重演1976年到1990年持續15年內戰的生靈涂炭。

和平進程已死

戰爭的最終政治解決仍有可能,中東或世界其他地區並不具備發生大規模沖突的國際條件。目前不是兩極格局,而是單極格局,美以陣營過于強大,伊敘陣營過于弱小,力量對比嚴重失衡。國際輿論和呼聲也將是美以見好就收的理由。俄羅斯、德國、意大利、法國、聯合國等均敦促有關方面保持克制,盡快實現停火。黎以沖突也成為八國峰會焦點之一、普京表示應“盡最大努力,用和平方式”解決沖突。作為黎的前殖民宗主國,法國主張盡快實現停火,一切威脅到黎安全、穩定和主權的軍事行動必須立即停止。

就中東和平而言,巴以和平進程已因近年來巴以持續沖突與仇恨、以的單方面行動、巴以政局變化而死亡,只是巴以以及調停四方(美國、歐盟、俄羅斯、聯合國)沒有正式宣布而已;敘以談判2000年以來無從談起,黎以之間的談判長期凍結,此次沖突更使得中東和平進程雪上加霜,加劇對立和仇恨。難怪在715日的阿盟外長會議上,阿盟秘書長穆薩說,“中東和平進程已經死亡,恢復和平進程的唯一途徑就是把它提交給聯合國安理會。”然而,目前的美國政府根本無意也完全顧不上中東和談,重拾和談機制與框架恐怕要等到2008年美國新總統上台後再行觀察了。(P1171082)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