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2006年奧斯卡上笑話多嗎?
       
湯本

        每年一度的奧斯卡頒獎儀式有個傳統,在年初就公布選定的奧斯卡主持人的名字,2006110日,洛杉磯時報娛樂版刊登今年奧斯卡頒獎儀式主持人史迪沃德(Jon Steward)的大幅照片和報導。消息一傳出,從電影影評人到普通觀眾,都很關心﹕這個史迪沃德,主持節目,笑話多嗎?會有趣嗎?收視率會高嗎?

        在美國,在洛杉磯,在好萊塢,在奧斯卡頒獎儀式上,奧斯卡主持人可不是個小人物。他()必須是喜劇演員的翹楚,他()必須是名演員,他()必須是著名節目主持人,當他()登上色彩奇麗、造型時尚領導世界潮流的奧斯卡頒獎舞台,這就意味著,他()是美國電影、電視觀眾的精神領袖,他()是美國市民的文化領袖。

        先來回顧以往的奧斯卡頒獎儀式主持人的情況,這都是在好萊塢和美國演藝界yiyi(火加一個習)閃亮的名字。從霍伯(Bob Hope)到萊德蒙(David Letterman),從馬汀(Steve Martin)到克利斯多爾(Billy Cristal),從琥比.戈珀(Whoopi Goldberg)到拉克(Chris Rock)。這些人,個個都是搞笑的好手。當然,除了他們自己參與主持人的創意寫作之外,這些主持人的單口劇本包括開場白、結束語以及中間的穿插介紹對白,通常是有寫手--寫作班子,替他們捉刀。即便如此,中間有很多即興的幽默,急智的發揮,恢諧的對白,全在于主持人的全面智慧。主持人可以說是必須動用眼,耳,心,腦和嘴的整個人的感受和表達系統,這個系統很復雜,這包含感受、反饋、應對、搜索、組織、選擇、創意和表達系統。皆在幾秒之中完成。主持人必須經多識廣,知識全面,對政、經、科、文、藝、軍、教以及社會和時事都有所知。主持人不能僅僅是花瓶,長得好看沒有用,所以在奧斯卡上,男女主持人常常不是以相貌取勝,而是以口才和幽默取勝。而且,在奧斯卡上,女性主持人極為罕見,近十多年只出現一位女主持人。眼明心亮,心快嘴快,幽默準確,消灑快樂,引起滿堂歡笑,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這是專業,必須有專業中的高手來完成。

        當然,寫作班子是必須有的,就象美國NBC 晚間節目脫口秀主持人杰.雷諾(Jay Reno)曾在自己的節目中,自我諷刺,說他的節目不能批評猶太人,因為他的"作家們"全是猶太人,于是鏡頭一轉,杰.雷諾走進一個門,打開門一看,屋里坐滿了好多個黑衣黑帽的猶太人。

        最近幾年內,奧斯卡收視率最高的一次是1998年,是由諧星比利.克利斯多爾(Billy Cristal)創造的,達到5,520萬。比利的主持特色是,他一上舞台,就有美國人的開朗自豪與歡樂,他常常自我恭賀,自我炫耀式的歡樂幽默,很受歡迎。他自己的缺點,是個子不高,但他能唱能舞,綜合起來,常常是滿堂采。

        筆者上述幾位其他主要的主持人主持頒獎節目,奧斯卡的收視率均在4,000萬到5,000萬之間。但如果加上全球轉播,奧斯卡頒獎儀式歷來是全球收視率最高的節目。

        筆者以為,明星中最閃光的,最讓人可以深思的,也在本文中,筆者最願意費筆墨去談的,是曾先後四次主持奧斯卡頒獎儀式的黑人著名演員琥比.戈珀。她是創造奧斯卡頒獎記錄的人,第一她是女人,第二她是黑人,第三她獲得四次主持奧斯卡的殊榮。在2002年的第74屆奧斯卡頒獎儀式上,女主持人琥比.戈珀笑話連篇。她也曾獲奧斯卡最佳女配角獎。那是她在〈第六感官生與死〉(英文原片名為Ghost,另一譯為〈鬼〉)飾演有通人間與陰間、人鬼對話本事的女顯靈師。這個電影已成為美國電影的經典,講愛與善,講宗教的力量,講報應,講公德、私德和陰德的力量,令人數看不厭。
 

         2002年的這一屆中,由琥比.戈珀主持,著名黑人男演員丹澤爾.華盛頓和一半血統是黑人的女演員赫蕾.貝莉分獲最佳男女獎。

         雖然演藝界民主黨人居多數。不過,笑話不斷的女主持人琥比.戈珀,還是沒有忘記開前任民主黨副總統艾爾.高爾的玩笑。她說﹕"要找動作呆板的人嗎,第一個就是艾爾.高爾。"

         當時,在琥比.戈珀帶領下,黑人影星眾口一致,真情歌頌2002屆獲得終生杰出獎的一位黑人老牌演員薛尼.鮑迪,認為他至少有三大功勞,一是演藝事業很有成就,二是他不斷幫助提攜其他黑人,三是他有膽量回擊對黑人的污辱。例如,在一個電影中,他飾演的黑人角色被一個白人打耳光之後,他毫不猶豫地打回耳光,而深感自豪。他們認為,他的偉大,是因為他在"美國電影史上,黑人角色第一次打一個白人的耳光"

        在美國,在英語中,Citizen 既是市民也是公民。如果說,電影是最典型的現代市民文化,那麼,琥比.戈珀,也就是美國現代市民文化的精神領袖,是美國市民的領袖(Civil Leader)。但市民領袖不是天上掉下來的,美國演藝界出現眾多的黑人明星,是和公民領袖(Civil Leader)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 king Jr.)的民權運動(Civil Rights Movement)分不開的,是他的運動,帶來黑人的地位,帶來黑人在演藝界出演角色的各種比例的權利。現在,美國演員工會中的黑人領袖和管理者們,眼睛緊緊盯著每一個制片公司,任何一個制片公司,在雇佣聘請黑人演員以及工作人員,如果不達標,輕則遭到警告課以罰款,重則被訴訟則賠以巨款。

        換言之,在民主的自由的美國,正因為六十年代的馬丁.路德.金的民權運動曾經席卷全美國,才能在幾十年後有黑人藝術群體的蓬勃強大的實力和勢力,許許多多的黑人藝術家獲得成就,得到電影、體育以及其他藝術的最高榮譽。而馬丁.路德.金的民權運動,也就是美國的人權運動。這個運動,不僅使得黑人的人權和地位有了很大的保障和提高。也使得其他少數族裔,例如亞裔和華裔的人權和地位有了很大的保障和提高。筆者曾在舊金山所結交的一位美國著名白人殘疾人領袖愛德.羅泊茲(Ed Roberts),曾經告訴筆者,他最崇拜馬丁.路德.金先生,因為他的民權運動提升了美國殘疾人的人權和社會地位。

        當然,不必諱言,在馬丁.路德.金生前,長久以來,美國有關方面對馬丁.路德.金嚴加監視和"管理",該部門曾存有上萬頁的有關馬丁.路德."組織活動"等方面的報告。馬丁.路德.金是個感情澎湃的人,除了有一個妻室三個孩子外,還不斷發生婚外戀,美國有關部門監聽他的一切,當馬丁.路德.金與女友發生情感高潮活動,該部門的竊聽器錄下他的女友叫床的真切的聲音,此聲響,至今還存在人間。

         顯然,奧斯卡頒獎儀式上的這些黑人演員及導演,全數是馬丁.路德.金的信奉者,都很崇拜馬丁.路德.金。而黑人演員、導演以及制作社團的團結互助,也是他們成功的一個最重的原因。他們互相提攜,互相說好話,互相講信譽。

         相比較之下,美國華人就沒有美國黑人那樣團結。美國華人至少沒有象好萊塢的黑人演員社團那樣團結互助,更不要說象猶太人那樣的團結互助了。陳香梅在四年前她出版的一本書中,就曾經提到"華人的內斗內外,外斗外行"。她談到自己的一個經歷,她曾經幫助一位華人參政者獲得總統一項提名,她說,這個華人馬上慘遭攻擊和誹謗。她認為,"如果有一個華人獲得總統任命,這個華人還沒有就職,攻擊誣蔑這個華人的控告信就已經到了白宮的人事處。"

         怪不得美國華人如此懦弱,怪不得美國華人如此渙散,怪不得美國華人如此無能。面對黑人兄弟姐妹的政治、商業、體育、藝術等方面的成就,美國華人應該汗顏。幾年過去,這種現象有所改善,但華人散沙狀依然存在,否則,如果能夠受到華人社團大力及無微不至的關照,象黑人社團和猶太人社團那樣感到成就的榮耀和奮斗的價值,張蓴如去年初也就不會自殺身亡了。

        當然,黑人市民領袖、女主持人琥比.戈珀是一個極聰明的人,在多數是白人的好萊塢世界,她也不忘縱情歌頌白人,也常常調侃黑人幾句。她在談到獲得終身成就獎獲得者,一位白人演員蘿伯特.福瑞主演的"帶出非洲"的電影(Out of Africa)時,幽默地說﹕"現在,看來,我們(黑人)都被帶到了這兒。"

        琥比.戈珀長得並不好看,但她與奧普拉.溫佛瑞(Oprah Wenfrey)一樣,是奧斯卡和美國脫口秀中的黑珍珠們最閃亮的兩顆,她們作為大姐大,引領美國黑人婦女,在各個領域中露出頭角,展現光彩,引發更年輕的黑人女市民們,互相扶持,成為領先者和領袖,美國國務卿康娣.賴斯,成為美國外交領袖,也是一例。

        相比較,美國華人之間缺乏互相提攜和互相幫助。美國媒體演義界華人中,最出名的是鐘玉(每加一個流的右邊部分)華,有人就批評她從很少關照華人,她以入白人主流為自豪,並不以華人背景為驕傲。美國華人沒有全美的市民領袖。

         卓越的黑人領袖,也是美國市民領袖。馬丁.路德.金是黑人的民權領袖,也是全體美國人的民權領袖,也是世界的公民領袖和民權領袖。美國民間對馬丁.路德.金的紀念也是極為普遍而又長遠的。在我曾經就讀的加利福尼亞大學校園里,就有一個馬丁.路德.金的紀念碑和日日夜夜不會熄滅的藍色火苗。據一位當事知情人談到,美國的民權領袖也是人權領袖馬丁.路德.金的夫人(Goretta Scott King),至今仍然對中國和中國人充滿好感。她絕不會參與任何批評、譴責中國以及中國人民的事情。因為中國的毛澤東主席曾經親自撰文對馬丁.路德.金的被暗殺表達抗議,對黑人兄弟姐妹表示過強烈的支持。

        馬丁.路德.金說過"我有一個夢想",也可以說是""我有一個理想",今天,他的夢想,在美國,在很多方面,變成了現實。但令人痛惜的是,他被暗殺身亡。他死前有預感,他"有秘密的痛苦"(美國〈時代周刊〉200612日期)。根據美國前國務卿鮑威爾將軍在他的傳記〈我的美國征途〉(My American Journal)中的看法,"馬丁.路德.金是被謀殺的""是誰謀殺了馬丁.路德."是一個謎。這個謎,如同"是誰謀殺了約翰.肯尼迪總統?"如同"是誰謀殺了蘿伯特.肯尼迪總統參選人?"如同"是誰謀殺了小約翰.肯尼迪?"這都是謎。

         這是美國政治社會極為深重、殘忍的陰影,至今沒有一個象樣的有力量的研究,對謎底作出全面的解答。

         美國市民也是美國公民可以說是世界上獲得知的權利最多的人民之一。雖然,美國有大導演奧利佛.史東(Olive Stone)1991年的巨作電影〈約翰.肯尼迪〉(JFK),揭示真相;也有前摔跤手州長、明尼蘇達的杰西.凡屈拉(Jesse Ventura)199811月期〈花花公子〉(Play Boy)上的大膽放言,然而,美國人民在總體上,對這一系列謀殺案的容忍和沉默,則是長久的。

         美國市民也是美國公民應該有對美國的深層政治動因有知的權利,但是,完全的知的權利是極為昂貴的,在美國也是如此。奧斯卡的歌舞升平,好萊塢的奇光麗影,掩蓋了對歷史真實的持續追究。

         無論如何,馬丁.路德.金的理想依然存在,至今還在照耀美國,影響世界。

          講了半天黑人的事,還是回到2006年史迪沃德的主持節目的話題。由史迪沃德主持的2006年奧斯卡頒獎儀式上笑話會多嗎?

         筆者認為,不斷推出主持新人,也是奧斯卡的傳統,這是一種非官僚控制的傳統。史迪沃德主持具有諷刺性的〈每日脫口秀〉(The Daily Show),他很關注普通百姓的喜樂,容易提高收視率;而他性格中有一種"自我重要性",他常常開故作正經的笑話,很適合大牌明星齊聚的奧斯卡長時間的晚會。史迪沃德這是第一次。每人都有第一次,從主持風格來說,老人未見得新,新人未見得老。奧斯卡主持人,大多都在四、五、六十歲的年齡,年齡太小休想上台。長的漂亮不重要,奧斯卡委員會選奧斯卡主持人重視"心靈美",智慧美。 

         根據2006110日的洛杉磯時報娛樂版報導,電影制作人馬克.約撼遜(Mark Johnson)認為,"奧斯卡主持人必須懂得面對普羅大眾,他能聯系這個世界上電影有關或者無關的所有事物,讓奧斯卡走向人間,更有廣泛性,更性感,當然,是在原則(美國電視晚11點以前的嚴禁露骨性話題之原則)準許下的性感,史迪沃德是很好的人選。"

        電影評論家也是電影史學家戴維.托瑪斯(David Thomas)認為,"新的主持人可以說,'我要我行我素,采用我的方式,就會有新意。'如果奧斯卡學院給他完全自由,不要管束他,他就可以放開手腳,長袖善舞。他的反對豪華的一貫作風,可能會對豪華晚會產生刺激,帶來反諷,帶來樂趣,帶來歡笑。"

        史迪沃德主持的2006年奧斯卡,會造成多大反響?現在似乎還無法預言,倒是好萊塢大道上的玩笑一籮筐。新年伊始,筆者陪同來自中國的老友游覽風情依舊的好萊塢大道,我們有趣地發現,美國新的時尚,展現在體恤衫上。好幾種新的體恤衫上,印著漫畫,別致新穎,有一幅畫著兩個裸體的漫畫形象的男女大胖子,臉上青春可愛,但肚腑偉大高聳,互相踫撞,旁邊一句話意味深長,"無法完成使命"(Mission Impossible),自然這是指的兩人無法完成愛的結合的使命,形象很可愛,很好笑。另一幅是一個胖女人的背後,因為太胖,而導致感覺麻木,她的瘦小的男友Sam 被夾在她的屁股勾中,被擠得愁眉苦臉,此胖女卻毫無知覺,她還在大叫﹕"我的山姆在哪里?"(Where is my Sam?)

        美國體恤圖樣設計師們,在揮灑對美國總體肥胖自我的諷刺。在汗衫上,諷刺整體肥胖的美國,這也是一種民權。中國也有這種征兆,例如象中國國內前兩年,青年人體恤汗衫上曾出現的"別煩我"的字樣。

        今日美國,閃耀著馬丁.路德.金的偉大貢獻。馬丁.路德.金的精神,影響著美國的公民文化,也影響著美國的市民文化。美國市民文化,離不開奧斯卡,離不開美國電影,離不開琥比.戈珀和奧普拉,也離不開好萊塢大道上的諷刺肥胖美國的體恤文化。

        在這對肥胖美國的諷刺中,市民文化中的好萊塢還在喧囂中。好萊塢所展現的市民文化,還有著沉思。它飽浸市民的欲望,它驚破市民的夢境,色彩斑斕,光影駁雜,本文只是一個開頭。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