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撥開香格里拉的迷霧

邱立本

西藏問題是政治與宗教的權力拔河,

它不是香格里拉的迷夢,而是現實政治的艱難抉擇。

        不少西方人對西藏有一種夢幻式的憧憬,覺得這是永遠的「香格里拉」。美國作家希爾頓(James Hilton)的《失去的地平線》(Lost Horizon)就寫出這種強烈的情懷,追求那個虛無飄渺的夢鄉,發現失去了的理想世界,也發現心中失去了的自己。

        神秘的西藏形象也包裹著神秘的西藏政治。歷史上的神權政治與政教合一,已蛻變為政治與宗教的另一場權力拔河。流亡在印度四十八年的達賴喇嘛早已宣稱他不尋求西藏獨立,而尋求與北京和解,希望在有生之年能重返故園,與鄉親父老見面。

        達賴在亞洲週刊的訪談中,強調自己擁抱社會主義的理想,是半個馬克思主義者。他強調與連戰的分別,就是連戰仍自稱「反共」,而達賴不「反共」。他笑說「反共」的連戰可以去北京,而「不反共」的達賴卻不能回西藏。

        但諷刺的是,達賴今日面對的中國,早已經是一個「非共」社會。從領導層到老百姓,已經沒有人「親共」。共產主義與馬克思只是當權派的神主牌,抱著過去的教條,作為今日統治正當性的標籤,自欺欺人。

        因而,今日中國對西藏問題的看法,早已不是意識形態的左右之分,而是權力的博弈。上帝不能只歸上帝,凱撒並不只歸凱撒,在香格里拉的夢幻之門前,上帝與凱撒都攪混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這就是西藏問題的迷幻色彩。信仰的權力與權力的信仰交錯。宗教的背後,都有停不了的政治算計,而政治的背後,又都是宗教的包裝。在政治與宗教的博弈中,時間是彼此的籌碼,看誰可以揮霍得更多,可以一擲千金,毫無吝色。

        達賴必須不斷與飛逝的時間賽跑。他今年已七十一歲,要趕在生命的最後日子中,實現回鄉的美夢,就像基督教舊約聖經的先知摩西,率領族人重返被上帝「應許之地」。但在返鄉的旅程中,他要有分開紅海的奇蹟,讓洶湧的浪濤不會淹沒這支回鄉的隊伍。

        達賴也需要這樣的奇蹟,力頂內外的政治巨浪。對外他要說服北京讓他重返西藏,創造漢藏雙贏,是徹底解決西藏問題的永久之計﹔對內他要說服那些年輕的藏獨派系,獨立是不可能的夢,必須學習妥協,才可落實西藏自治自主,才可以使藏傳佛教發揚光大。

        對於中共當局來說,也需要對達賴作出最佳的判斷。究竟達賴伸出來的橄欖枝是「無間道」,還是西藏走向長治久安的開始﹖北京失去今日與達賴和解的機會,是否會種下未來與更激進、更難纏的藏獨力量對抗的惡果﹖沒有人知道這場博弈的終極結局,但大家都知道這不是香格里拉的迷夢,而是現實政治的艱難抉擇。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2000  --  2005, 2006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