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藝術開啟受刑人心靈藍天

童清峰

台灣法務部在監獄內開設傳統工藝班,使江湖人物、忤逆子從繪畫和雕塑藝術上找到心靈慰藉和生命方向。混跡江湖多年的刑犯發現自己的陶雕潛力、不孝子對母親也變得溫文有禮,他們為自己創造了傳奇。

台灣總統陳水扁女婿趙建銘遭收押至台北看守所後,那回首看藍天的一幕,令人印象深刻。其實,台灣監守所確實有一片藍天,那些身陷囹圄的受刑人,並不是社會的蛀米蟲,他們在法務部規劃下,學習台灣傳統工藝,不僅使瀕臨湮滅的傳統工藝得以傳承,也讓很多江洋大盜在藝術薰陶下重新找到人生的目標。

台灣的監獄內設有各式工廠,如印刷、洗衣、車床等,也有各種傳授實用技藝為主之短期研習班,如陶藝、烘焙食品、法國料理、上海點心、家常麵食與滷味製作等技訓,此外,也有傳統工藝,如磚雕、交趾陶、植物染、油紙傘、宗教傢具等,讓受刑人在經過各項技能的鍛磨後,能重新向善,並學習到一技之長,有利他們將來出獄後的謀職創業。

七月四日台中廣三崇光百貨,舉辦了一場別具意義又耳目一新的成果展,全部八千五百件作品均出自全台各監所收容人之手,有些作品為監所獨創,如澎湖監獄之「書法砂畫」、綠島監獄之「藺草編織」、台北看守所之「藍染」等,琳瑯滿目,為中台灣的夏天譜下文化的樂章。

位在台中近郊的台中監獄技藝班,像一所藝術學校,一進門就看到牆上掛著受刑人完成的漆器手環、項鍊,五顏六色,那是目前市面上非常搶手的商品,教室內大約有五、六十人,分成好幾組,幾張長桌,有人在研磨漆器、有人在做草編、有人在畫畫、有人在雕塑,每個人都埋首工作,看不到有人閒著。

在教室一隅,三十五歲的孫國興(化名)正專心一筆一劃為他的陶雕作品著色,陶胚是蓮葉搭配荷花的圖案。

激發黑幫人藝術潛力

孫國興的過去清楚寫在他刺滿龍鳳的雙腿上,現在這些張牙舞爪的圖案已經轉化到畫紙上。國中沒畢業,他就在混黑幫,因違反槍砲管制條例,遭判刑十一年,入獄後無所事事,參加獄方主辦的「雕塑心靈之美」技藝班,原只想打發時間,沒想到繪畫的神奇魔力,讓他著迷,心情也變得開朗,不再覺得度日如年。

有繪畫基礎的孫國興,學做陶藝很快就上手,一開始做小件茶壺,技術成熟後轉攻陶雕。過去混跡江湖的時光已經遠逝,他俊秀的臉龐再看不出殺氣。他說,學陶雕讓他「從藝術角度培養興趣,從興趣培養心性」。很多受刑人都是在接觸藝術後,才發現自己有這方面的潛能。

江名和(化名)是台中監獄技藝班公認在漆器製作上最有天份的。他今年三十六歲,七年前進到技藝班,起初對繪畫一竅不通,慢慢看書專研、思考,學了一段時間,覺得自己的作品並不差,嘗試參加外面的比賽,「剛開始幾年都是『明年再來』」,左大腿刺青的他笑笑地說,比賽未得名,才開始檢討改進。

他並沒有氣餒,再接再厲,全國美展、全省美展相繼入圍,甚至在台灣中部美展勇奪第三名。江名和家在台北,台灣更生保護會每年為收容人舉辦的美展,他父親都會去參觀。他說,父親對他期望很高,會把畫展的導覽手冊寄給他,鼓勵他朝這方面發展。記者訪問江名和時,他正把一片片細細小小的碎蛋殼黏貼在畫板上。他說,漆器每部分都有難點,很費時間,一天最多上兩次漆,一件作品至少要上七、八十層漆,再磨出來,平均兩個月才能完成一件作品。

江名和的同學,五十歲的徐東元(化名)是漆器班的老大哥。他說,學做漆器,讓他的心情、個性靜下來,「因為要靜下來,才能做細緻的東西」。做漆器要很專心思考製作過程,「整個人會融入其中,像是移情的轉換,讓你找到什麼叫做美」。

曾經是地方角頭的江名和,人長得斯文,因觸犯懲治盜匪條例,被求處重刑。他表示,年少輕狂的歲月不堪回首,在監所不只學到藝術、專業知識,以及人際互動,「我們的話題都是這方面(藝術創作)的」。他自認,修養方面已有提升,「雖然還不是很好,但至少有改變。」

藝術創作中找生命方向

上技藝班的人,白天多待在教室上課或創作,下午五點用過晚餐後就回空間只有八點一八坪、裡面住了十二個人的舍房。江名和說,他整天除了睡覺,都在想創作,在過程中找到方向,從不會畫畫,到拿起畫筆就能揮毫,過去他虛擲光陰,現在覺得時間不夠用,「這裡請的都是有知名度的老師,不趕快學怎麼可以」﹖

受刑人完成的各種作業成品,也對外推廣行銷,所得收入分配作受刑人勞作金及獎勵金、補助飲食費用及改善其生活與衛生醫療設施,使監所自給自足,以減輕國庫負擔。法務部長施茂林指出﹕「大部分收入皆回饋到收容人身上,這是多贏。」

九九年台灣九二一大地震之後,全台掀起賑災熱潮,台北監獄藝術班的受刑人不落人後,也捐出作業成品義賣。有一天在台北力霸百貨公司義賣會場,來了一位穿著樸實、瘦小的中年婦人,她看了看作品,就說要買三萬台幣(約合九百美元)東西,現場工作人員怕她負擔太重,勸只要表達心意即可。

但這名婦人似有備而來,非常堅持。原來她兒子過去不學好,有暴力傾向,犯罪服刑後,在獄中學做交趾陶,性情轉變很大,變得很有禮貌,她去探監,還請她坐下,她不敢相信曾傷痛她的心的兒子會變得如此溫文有禮。

這名婦人說三萬元是她平日省吃儉用的一點積蓄,她想買一點東西回去,分送親友,讓他們知道她兒子失而復得,並和大家一起分享這份喜悅。

受刑人參與九二一賑災,盡棉薄之力惠澤他人,受到相當肯定。台灣師範大學進修推廣部老師、在獄中教畫的陳敏聲說,這是受刑人人格重塑的起點,他們覺得在人格上被尊重,對社會有所回饋。

今年三十六歲的悔益(化名),九八年因酒後殺人,被判處死刑,當他知道自己必須面對死刑,便許願要捐出器官。官司經公設辯護人上訴,悔益坦白認錯,獲改判為十五年徒刑,他雖死裡逃生,但有將近兩年必須銬著腳鐐關在獨居房,有一次他獲知受刑人的作品竟能在國家一級展場國父紀念館展出,使他大感驚奇,而憶起兒時塗鴉的種種樂趣,重新追尋彩繪的春天。

轉到台北監獄後,悔益考進獄方舉辦的藝術班,在陳敏聲老師指導下,繪畫潛能被激發,六年來他潛心向佛,專畫佛像,更花了兩年時間,畫出氣勢磅礡的十八羅漢圖,到北監參觀的來賓都讚不絕口。

悔益的畫作已經在國父紀念館展出三次。「姊姊寫信告訴我,爸爸站在我的畫前流淚」。悔益戴著黑框眼鏡,手臂布滿過去廝殺留下的刀疤,在藝術的薰陶下,已無當年的方剛血氣,他說﹕「爸爸說他仍深愛著我,等我回去。」

悔益的姊姊看過弟弟的畫展後,也以弟弟為榮,她說﹕「弟弟和過去判若兩人,相由心生,以前的他像凶神惡煞,現在看起來很斯文。」如果沒有陳敏聲創設的藝術班,她弟弟在獄中可能就是過一天算一天,「經過學員的經驗交流,磨練出更高明的犯罪技術,但是藝術改變了他」。

受刑人捐助失學小孩

悔益說自己的個性已不再毛躁、衝動,也懂得與人相處之道,「個性被磨磨磨,已經磨圓了」。有一次他看到電視報道屏東失學的孩童,攝影機照著他們落寞的眼神,深受感動,多次將家人每月給他的三千元零用錢捐出,有一個小朋友還回信向他致謝,甚至要求和他見面。

受刑人學習才藝,對矯正偏差行為有明顯效果。台北監獄教化科科長蘇清俊表示,從事藝術創作,心若沒有沉澱下來,不可能做出好作品,這些收容人在學成績未必出色,但當他們的作品可以在國父紀念館展出,便會有一種成就感,也是肯定他們的能力,喚起他們的自信心。

晨陽(化名)曾列名台灣十大槍擊要犯,九九年的一次元宵節花燈比賽的機遇中,進入雕塑心靈之美技藝班,接受藝術的薰陶,從此開啟全新的生命歷程。

晨陽不斷充實自己的美學涵養,畫藝大進,參加第六屆大墩美展,從全台灣一千多位藝術菁英的競賽中脫穎而出,以一幅大吉大利,取橘子與荔枝的諧音,表現出中國傳統文化之內涵及吉祥寓意,入選水墨類獎項。

入獄十多年,晨陽女友仍癡情地等他回來,去年台中中友百貨舉行之更生美展會場上,偕同晨陽之母親前來觀賞男友之作品,並買回珍藏,深愛之情顯露無遺。

受刑人生命的改變,是因背後一些另類因材施教的推手。陳敏聲原本是一位普通美術老師,基於對監獄內有好奇心,九八年在台北監獄創設藝術實驗班,他原打算只教三個月就「撤退」,沒想到一教就是八個年頭,誠如一個支持更生人重返社會的廣告標語,「陳敏聲重繪受刑人生命藍圖」。

北監藝術班迄今已有二十二名學員刑滿出獄,其中只有二人因攜帶安非他命(毒品)再回監服刑,再犯率只有百分之零點零九,遠低於法務部統計去年全台再犯率百分之二十二點一。陳敏聲以藝術為手段,介入監獄矯正工作,獲致豐碩的成果。「我並沒有什麼偉大的想法,只要他們把家照顧好,不再造成社會資源浪費,我就心滿意足。」

陳敏聲教學的座右銘是「把受刑人當畫布」,他說,受刑人就像是他的「作品」,他要用繪畫改變他們的人生,他的學生都是刑期十年以上的重刑犯,個個都有來頭,「這些原來拿刀、拿槍的江洋大盜,剛開始拿起畫筆如千斤之重」,他們從最基本的素描學起,經過老師講解繪畫的技巧,有的甚至不輸大學美術系學生。

每位學畫的受刑人,背後都有一段刻骨銘心的故事。二十八歲的包子,小時候是個品學兼優的好學生,當過班長,也有繪畫天份,進入一所明星國中後,不堪繁重課業,成績跟不上,十四歲便輟學,有一次他和朋友去唱卡拉OK,和一群人發生衝突,包子並未參與,但警方不分青紅皂白將他移送法辦,關了近一個月。

包子並未真心悔過,反成了「街頭小霸王」,整天騎機車狂飆,到處砍人、搶錢。包子說,搶錢之前他很害怕,但得手幾次後,逐漸對罪惡感痲痺。後來包子獲准假釋,但找工作四處碰壁,索性當起大哥。一次,包子至台中市農會行搶,持槍挾持一名農會職員,危急中他的槍卻卡彈,馬上就擒,這次被判十年,連假釋的殘刑三年,共十三年。

包子原本就對繪畫有興趣,從台中監獄技藝班,到台北監獄藝術班,他全心投入,每天畫畫超過十小時,繪畫技巧更上層樓。陳敏聲說﹕「他從繪畫語言去反思自己的荒唐歲月。」目前包子已在北監宏德補習學校完成國中學業。

泰雅族的百樹,今年二十四歲,原是台灣的拳擊國手,就讀體育專科學校,因家庭問題輟學,獨自揹起照顧兩名弟弟的重任,退伍後,到台灣菸酒公司當司機。一天下班,他和堂哥、學弟一起喝酒聊天,他堂哥因喝斥一位躲在角落的吸毒者,爆發衝突,百樹趕來助陣,連揮幾拳,因出手太重,吸毒者不支倒地,百樹掉頭就走,渾然不知那人已被他打死。百樹請不起律師,也沒錢賠人家,雖是初犯,仍遭判處十五年徒刑。考進台北監獄藝術班後,他開始新的人生,不再像從前那麼衝動。

百樹從小由祖母撫養長大,在獄中學畫之後,最常描寫的是童年部落的美景與含辛茹苦的祖母畫像﹔他對孩提時期悠游山林的生活眷戀不忘,並對他的祖母充滿歉疚。一般人總認為入監代表絕望,人生頓成黑白,但這些投入技藝班的受刑人,行動雖受限制,但他們的心靈卻找到另一扇窗口,窗口雖小,卻是他們生命的藍天。原載亞洲週刊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