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寧靜權力弱權力對抗硬權力

筆鋒

美國讓以色列當馬前卒,企圖用絕對優勢武力打出一個對美國俯首的新中東,但軍事單邊主義勢將激起其他國家和人民對美國的不滿。崇尚「寧靜權力」、「弱權力」的歐洲將不允許迷信「硬權力」的美國橫行稱霸。

中東情勢日益惡化。以色列在美國的支持下,悍然以極不對稱的武力攻擊巴勒斯坦的「哈馬斯」和黎巴嫩的「真主黨」﹔而在攻擊過程中,更蓄意轟炸聯合國派駐黎巴嫩的觀察站,造成中、加、奧、芬四國四名工作人員喪生。此外以色列戰機還一路追擊四個無線電視公司記者的車隊。這是令人髮指的暴行,全球皆應嚴厲譴責。

以色列之所以會在美國指使下做出這些事情,其道理並不難理解﹕

其一,根據布殊(布希、布什)為此所做的辯解,美國顯然是要藉著以色列這個代理人,徹底壓服中東,炮製出一個俯首屈從的「新中東」,讓中東皆在其宰制之下。

其二,以色列在美國指使下蓄意轟炸聯合國觀察站,其目的當然是要阻止聯合國倡議的維和方案。因為一旦聯合國主導了維和工作,美國和以色列的企圖即會受到聯合國及歐洲的掣肘。美以的腹案乃是由以色列打頭陣,而後美國再糾集它能指揮的盟邦組成維和部隊,則美國即能以維和之名更加正式的對以色列加以偏袒,從而達成「新中東」之目的。

其三,經過兩次海灣戰爭後,美國早已體會到「任何事情只要不被看見即是不存在」的媒體控制理論。兩次海灣戰爭,媒體都是在大舉狂轟濫炸、接著清理完戰場後才讓記者踏入。這時候記者已看不到屍橫遍野的野蠻殘酷,只看到被指說是對方軍事設施的各種建築物之斷垣殘壁,這時候記者就只得成為宣傳「聰明武器論」的旗手——指美國所製造的武器很聰明,只會選擇軍事目標來攻擊,絕不會傷及平民。而今以色列對黎巴嫩狂轟濫炸,由於記者已將種種殘暴的畫面盡現於世人面前,以色列遂受到普遍指責,於是以色列才決定複製美國在兩次海灣戰爭時的經驗,要藉著攻擊和威脅記者,使他們在被逼迫下不能前往戰場採訪,當人人看不到戰爭現場的可怕,以色列和美國才可以在不被看見下而更加的為所欲為。

綜合上述三點,我們已可看出,目前美國一方面為了從伊拉克這個泥淖脫困,另一方面也是為了完成兩次海灣戰爭尚未達成的目標,美以決定進一步依靠他們絕對優勢的武力,要讓中東被進一步的徹底壓服。這也就是說,以色列這次悍然出兵攻擊,甚至還要把這場戰爭變成以色列的全民戰爭,其目的並不是只在針對「哈馬斯」及「真主黨」而已,它或許更將是美國企圖徹底征服中東、炮製出一個俯首貼耳的「新中東」的計劃之一部分。也正因此,當今的這場中東動盪,已註定將很難在短期內結束,並不無可能引爆出更大的動亂。而從美國中東政策的角度而言,這乃意謂著布殊政府已決定不再理會諸如聯合國、歐盟、俄中以及其他國家的反應,而要將它的單邊主義走到盡頭。這次黎巴嫩的動亂,包括聯合國及歐盟等在八國峰會對話會上都傾向由聯合國籌組維和部隊,而美以則以轟炸聯合國觀察站作回應,由它們這種蠻橫的態度,不只是中東,甚至在整個國際社會,美國的日益被人反感也更加的會被增強。美國在經過第二次海灣戰爭,即入侵伊拉克之役後,它的軍事單邊主義即已飽受非議,而今美國又再支持以色列這起嚴重違背國際人道精神的戰爭,並強烈表現出它要用武力打出一個「新中東」的態度,則美國的軍事單邊主義豈非將受到更大的抨擊﹖當美國更加的窮兵黷武,誰又知道可見的未來,一個新的反美聯盟不會因此形成呢﹖

如果我們回顧自從一九九零年蘇聯解體、歷史進入「後冷戰時代」後的發展,即當知在整個九十年代裡,美國曾就外交政策何去何從有過長期的辯論。美國在蘇聯瓦解後,已成了唯一的超級強權,這個強權究竟是要更加一意孤行、成為「孤獨的強權」呢,或是成為國際多邊社會裡較大的一邊,讓世界在「後冷戰時代」分享到更多「和平紅利」﹖而毫無疑問,以基督教基本教義為意識形態的美國右翼,所相信的即是「孤獨的強權」。這派在二零零零年底布殊贏得大選後,由於掌握到了權力,遂正式的走進了歷史舞台。布殊甫告就職,就提出了「老歐洲」與「新歐洲」論,就職不久即公開表示「我們將盡可能的走到最遠」。布殊的這些表示,已將他將依仗武力、完全根據自己意志行事的軍事單邊主義表露無遺。這乃是傳統「砲艦外交」的現代版。它後來在「九一一」後立即搶到了機會,最後終於造成了炮製假證據、而且不理會聯合國即夥同它可以號令到的國家片面入侵伊拉克,以及後來爆發虐囚案等情況。今天美國支持以色列攻擊「哈馬斯」與「真主黨」,也都是前述邏輯之產物。根據美國前國務卿奧爾布賴特所主持的「晉優研究中心」長期的民調,已顯示出全球多數國家,尤其是歐盟國家,已對美國的惡感日深,美歐漸行漸遠之勢也日益增強。

這時候我們已必須注意倡導「軟權力」之說的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前院長、曾任美國助理國防部長的約瑟夫.奈伊(Joseph Nye Jr.)了。

奈伊在一九九零年美國剛剛開始討論「後冷戰時代」外交政策時,即在他的著作《勢必領導》(Bound to Lead)裡提出「軟權力」之論,以別於右翼的「強權力」論,亦即軍事單邊主義,到了二零零一年他有鑑於美國軍事單邊主義趨勢增強,遂在他的著作《美國霸權的弔詭與未來》裡,將「軟權力」這個觀念進一步發揮,最後到了二零零四年,更藉著《軟權力》一書做了完整的討論。

根據奈伊的說法,他所謂的「軟權力」乃一種「懷柔招安、近悅遠服的能力,而不是強壓人低頭,或用錢收買,以達到自身所欲之目的。一國的文化、政治理想及政策為人所喜,軟權力於焉而生」。這也就是說,「軟權力」涵蓋了價值、生活方式、文化學術等領域。但若我們綜觀他的全書,則可發現他所謂的「軟權力」相對於「硬權力」,乃一種批判但又互補的觀念。他不否定「硬權力」,而只是認為只有「硬權力」並不足以成事,而必須剛柔並濟,美國始能更有效率、更少摩擦的達到所欲之目的,也正因此,「軟權力」當然比窮兵黷武的「硬權力」好得多。但儘管如此,我們仍應警惕「軟權力」在本質上仍是美國本位主義下的一種支配手段,只是手段高明而已。但它終究還是美國單邊主義的一種形態,這乃是我們在稱讚「軟權力」時必須注意的。

而這時,我們就必須一提當代法國主要思想家托多洛夫(Tzvetan Todorov)去年所著、其實也反映了當 今法國和歐盟主流意識形態的《新世界的混沌無序》(The New World Disorder)裡所提出的「寧靜權力」(Tranquil power)這個概念了,在該書裡,他除了對美國以自我為中心的單邊主義,強調「無限制的權威永遠不可能正當」外,更主張歐洲應和美國不同,而是要去扮演一種不以自我為中心、不以干涉為手段,純粹以傾聽、勸解、利益鼓勵為基礎的世界改革力量。蓋只有如此,世界朝向多元、相互尊重、趨同但又存異的世界和平,才有可能在寧靜中出現。托多洛夫的「寧靜權力」,其實在境界上已遠遠超過了「軟權力」。這種「寧靜權力」論,其實也一定程度反映了法國的政策取向。

而能與「寧靜權力」相呼應的,乃有「當代最年輕智庫負責人」之稱的「歐洲改革中心」外交政策部門主任、英國外交思想家李奧納(Mark Leonard)在近著《為何歐洲可以領導二十一世紀》裡所提出「弱權力」(Power of weakness)這個觀念了。他所謂的「弱權力」,乃是以與人為善的態度,藉鼓勵而非威嚇,用協商說理而非飛彈大砲來促成和平改革的力量。他所說的乃是一種無權力之權力。

回顧近年來「硬權力」、「寧靜權力」、「弱權力」這些新興權力論之後,我們除了已看到美國軍事單邊主義這種「硬權力」已日益瘋狂且極端外,我們也看到了以歐洲為主的完全不同的權力觀念正在興起。在這次中東危機中,歐洲對美、以的指責更增,我們期盼歐洲能更積極地以新的權力觀念來化解危機。原載亞洲週刊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