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用欧洲显微镜看美国
 ——读索尔孟的《美国制造》 
  
茉莉

        对于美国,欧洲人的感情是很复杂的。几百年前的欧裔移民跨过大西洋,把一片荒野变成任意驰骋的新乐园。最初那些移民还曾在美国复制欧洲文化,例如在密西根湖畔修建一座座歌德式宫殿,以示怀旧。但不久,高耸的摩天大楼就黯淡了欧式建筑的光彩,这意味着,美国从文化上脱离了欧洲。

        得天独厚而又万事顺利的美国佬,对欧洲旧大陆有点旁若无人的轻视态度。早在十八世纪末,就有一位法国公爵就发现美国人的想法:“除美国人之外,别人都无所谓才能;认为欧洲人的智慧、创造力和天才早已枯竭。”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大兵前来拯救欧洲,他们情不自禁地表现出来的优越感,令欧洲东道主多少感觉有点不是滋味。

        由于老欧洲反对美国对伊拉克的战争,前几年欧美之间发生了激烈的争执。当时我的一个女友从纽约前来欧洲旅行,伤心地对我说,她遇到的欧洲人,没有一个不指责美国。有人说“美国人来自火星,欧洲人来自水星”,这句话当然是有意贬低欧洲,但却指出了一个真实,这两种本是同根生的西方文化,已经有点水火不相容的势头。

        但欧洲毕竟是人文荟萃之地,有着悠久的哲学思辨和理性启蒙传统。一味反美憎美,抑或亲美,都不是真正优秀的学者所为。我手头的这本由台湾“允晨文化”出版的《美国制造——凝视美国文明》,就是欧洲学者在长期观察研究美国之后,写出来的一本非常出色的书。
 

   新大陆令法国青年震惊
 

        1962年,十八岁的法国青年索尔孟( Guy Sorman )第一次造访美国。从死板的戴高乐将军统治下的法国飞出来,这位年轻人睁大好奇的眼睛,感受到富饶而辽阔的新大陆对他的强烈冲击。

        被玛丽莲-梦露式的迷人女星所吸引,爱看美国电影的法国大男孩惊奇地发现,虽然美国女人善于调情,但她们的调情往往只停留在“腰带以上”,而在腰带以下,却是被社会和宗教所禁止的。当时的美国,还是一个极端保守的清教徒式的社会。

        来自首倡平等博爱口号的法国,年轻的索尔孟,对美国南方有轨电车上那条象征种族主义的白线深为震惊,他和他的同伴决定冲击这无所不在的禁忌,于是不止一次地擅越白线,从电车前面的白人专用区跑到后面的有色人种区去。然而令人无法理解的是,抗议这些法国青年的,不是白人而是黑人,黑人们甚至愤怒地把索尔孟等推回白人区。

        这之后,自称为“用心的游客”的索尔孟,目睹了美国社会翻天复地的变化:女权主义兴起,黑人问题基本终结,……。18岁时游历美国的这次惊奇之旅,极大地刺激了索尔孟认识美国的兴趣,成为他四十余年来不懈地观察美国的开端。

        获得博士学位之后,索尔孟先后任职于法国及其他各国的大学,并参与创建非政府组织─国际抗饥饿行动组织并任主席,还曾任法国外交部长顾问、法国全国人权咨询委员等职务,但他对美国的兴趣经久不衰。自十八世纪以来,法国学术界的一项传统是,每一位法国学者都有义务写一本有关美国的书。对索尔孟来说,个人的兴趣就和专业的研究奇妙地结合
起来了。

        在人类价值观上,法国和美国都是对世界产生极大影响的国家。因此,治学严谨的法国学者索尔孟所做的美国研究,对我们所有的中国人——不论仇美、反美者还是亲美者,都具有值得借鉴的意义。
 

大西洋两岸距离有多远
 

        在该书中,索尔孟想要回答的一个主要问题是:美国文明与欧洲文明的差异为什么会这么大?他从各个方面去阐述和分析这些差异,例如:

  ——欧洲实行精英式的的强势政府治理,美国却实行平民主义的民主制度;

  ——宗教在欧洲已经式微,而美国的宗教却如企业一样兴盛。美国的各个宗教互相宽容,而且融合成一种只属于他们的新宗教;

  ——欧洲的传统企业和公营事业是受保护的,因而发展缓慢,而美国模式却是一种促进经济快速成长的“创造性的破坏”;

  ——欧洲执行福利国家的职能,美国人却以慈善事业来进行自愿再分配;

  ——在对外政策上,欧洲现实而妥协,外交手段优先,而美国却有一种理想主义使命感,为此不惜使用武力,在世界上推行一种被称为“帝国主义式的民主”;

  …………

        一则又一则的小故事,一个接一个地提出问题,一章接一章的精彩剖析。索尔孟的文笔生动而流畅,细致而具体,并富有趣味性和幽默感。对美国文明的各种特点——从肉体到精神,索尔孟几乎都做过调查。他娓娓而谈,引导读者去比较、去思索,从而得出自己的结论

        大西洋两岸的距离到底有多么遥远?索尔孟认为,美国文明已经是另外一种西方文明了,这种文明极其独特,人们不应该将它与欧洲文明混为一谈,很久以来,美国人就不再是欧洲人了。

        人们常说:“文化无高下,制度有优劣。”尽管这位优异的法国学者有一点让人难以察觉的欧洲优越感,但他在十分客观严谨的著述中,并无意证明欧洲文明和美国文明孰优孰劣,也不鼓励人们热爱美国或者憎恨美国,他只是用显微镜式的精确细致的功夫,帮助人们从内部全面真实地认识美国,认识这个冲击着全球日常生活的奇异大国。
 

  种族大熔炉永不破碎
 

        由于美国在伊拉克战事中陷入困境,目前一些中国学者热衷于讨论“美国衰落”的问题。那些盼望美国衰落的人似乎忘记了这样一段历史: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美国陷入越战的泥沼,却没有如人们所预料的衰落下去,反而在越战之后更为强大。

        从索尔孟的书里,我们可以认识美国之所以强大的原因,以及他们所具有的自我修复能力。一般人认为,美国之所以富有,是由于它的资本主义制度,但不是所有模仿这个制度的国家都会成功。索尔孟认为:“如果我们开始对美国繁荣富强追根溯源的话,我们必须承认这是民主精神的功劳。”享有民主的美国人富于冒险精神,这是他们经济社会成长的动力。

        那么,什么是美国人?索尔孟引用两百年前“美国梦”的第一位评论者克雷弗克的定义说:“一个将他的偏见和习惯忘在脑后,接受了一种新的生活方式,服从一个新的政府、接受了他所达到的社会地位的人,就是美国人”。

        这是该书的一个重要观点:美国所以成其为美国,最关键的因素是海纳百川,它博大而宽容地吸收了来自全世界的移民,给他们提供了自由生活和成功的平等机会。移民使美利坚变成一个彩色的民族,这个彩色民族仍然忠诚于美国的立国精神,并给这个国家创造了耀眼的文明和经济奇迹。这个世界性的种族大熔炉因此永不破碎,而又不断更新。
 

 美国少校呆在南韩的洞穴里
 

        激烈反美的人们常常指控说,美国到处搞霸权干涉他国事务,说是推行民主人权,其实是为了自己的经济利益。索尔孟并不否认美国人的功利性,但他同时看到了美国立场中的理想主义成分。他认为,道德和功利,对美国人来说并不存在什么矛盾,而是十分一致的整体。

        用显微镜的方式,索尔孟让我们细看一块小小的生活切片:帕克斯顿少校在军事学院毕业之后,被分配到分隔南北韩的38度线上的板门店驻守。这位原本对韩国一无所知的美国少校,他接受的唯一军事任务就是:龟缩在洞穴里接电话。然而,那一部绝缘的合成树脂电话从未响过。帕克斯顿少校百无聊赖,他被韩国的仇美者称为“帝国主义分子”,而他的最大的愿望却是:回家。

        就这样,由少校的故事引起,索尔孟将他对美国驻兵他国的观察和思考徐徐展开。如果这位美国少校真的回家了,会发生什么事情呢?两个韩国会打起来,日本和中国也会卷入,……。因此,不管那个沉默的电话如何令人生厌,不管南韩人如何反美,帕克斯顿少校还是呆在那个洞穴里比较好。

        索尔孟为此下了一个结论:“在亚洲的大棋盘上,帕克斯顿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小卒;把他拿掉,世界次序就会崩溃。”当然,索尔孟也不隐讳美国在南韩发了大财的事实,并把美国推行和平民主和经济全球化的“宏伟计划”,称之为“帝国式的民主”。

        该书的思想深度在于,它不仅客观阐述美国是怎样一个国家,还试图解释,为什么美国会成为这样一个国家。仅就美国的帝国欲望而言,索尔孟把它追溯到美国的建国之初,1801年宣誓就职的美国总统杰弗逊,曾将新的联邦描绘成“自由的帝国”。到1913年威尔逊担任总统时,这种帝国雄心就变成全球性的了。

        在索尔孟的分析中,有两点是很值得注意的:第一,美国近百年来以人类道义为由的“民主帝国主义”,是得到美国公众支持的,这种全民一致的信心,源自美国人的使命感。第二,法国人索尔孟了解法国的方式,那种想要用欧洲文明的软实力来吸引敌手——恐怖分子的做法,已经被证明是不切实际的。那么,欧洲人可以继续谴责美国用兵的强硬手段,但他们却很难找到更务实的替代办法。

        来自具有反美主义渊源的法国,无论索尔孟多么的不情愿,身为独立学者,他仍然提醒读者认识这样一个现实:对美国方式的一切抵制都是徒劳的。无论人们如何讨厌它、憎恨它,但这个奇特的国家仍是全世界模仿的对象。那些像法国诗人阿拉贡一样,热切呼唤“让遥远的美国和它的白色大厦一起倒塌吧”的中国人,也许可以沉静一下,读一读《美国制造——凝视美国文明》这本书。

------------
原载《争鸣》杂志2006年10月号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