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家庭作業,可愛的家庭作業(一)

孫滌

  唱“家,可愛的家”這首名曲時,我們的臉上會泛起笑容,可要是略改一詞變作“家庭作業,可愛的家庭作業”(如題),大家的笑容恐怕就要僵在臉上了。是啊,我們怎麼還能笑得出來呢?想到孩子扛著碩大的書包回家,必須馬不停蹄地完成作業,而且這些作業還名副其實是家庭的,家長不得不陪著做到深夜。內容單調,重復操練,是家庭作業的不二特色,而快捷、精確則是操練的目的。萬一孩子的成績在90分之下,其實也不過是五分鍾內在50道題中答錯了5道而已,家長就有被老師召去訓話的危險。

  反觀在美國,情況則恰相反。兒童每年只上180天的課,每天的回家作業,20分鍾內便完事。給孩子們較多的是課餘活動,主要是體育,旨在培養體魄、耐力、應變技巧和團隊精神,更要緊的是,給孩子們“FUN”,即“樂趣”。如果回家作業過多,影響孩子的“FUN”,就要受到家長們的抗議。

  美國和國內的學童教育可謂各趨極端,孰利孰弊,難以一概而論,不過旅居美國的華人卻必須有所取舍地調適。取舍和調適的結果,便是華裔學童的表現突出,明顯地優於當地的平均水平。據我的觀察,他們在勤學、自律和邏輯分析能力上優於美國同窗;在興趣面、靈活性、想像力和自主判斷能力上則又超出國內的同學。

  這裡筆者想簡單地介紹一下兩者的不同,家長們或許會感興趣,還能為教育管理提供些參考。

  先從美國來看。美國的普及教育,即所謂的K-12(從幼兒園Kindergarten至十二年級的教育),廣為美國人自己所批評。歷次各國考核評比,美國學童的算讀能力都殿後,特別是算術。如果沒有葡萄牙,就會落到最末一名,這與第一科技大國的形象是極不相稱的。於是舉國上下紛紛討論,羅列出來的問題有經費不足、班級人數過高、教師工資偏低等等,均缺乏說服力,因為其他國家的可比數據還都不如美國(比如,加州州政府每年撥給每個小學生的經費就達5,500美元)。

  初到美國時就注意到一個普遍的現象﹕店裡售貨小姐找錢時,用的是倒加法。比如你買了13.75美元的東西,售貨員找錢時會念念有詞,先遞上一張5元票,念道十八元七毛五分,再遞上一張1元票,又念道十九元七毛五分,最後送上一枚25美分的硬幣,口裡又稱二十元。不知是售貨員不懂減法呢,還是顧客的減法有問題,我想兼而有之吧。看到老美的心算能力之差真令人忍俊不禁。但是老美在算錢的事上又絕不含糊,怎樣計算存款復利、證券交易費用和稅金之類,旁人是休想揩一分油的,這一點又比國人強得多。國內給我的印象是買國庫券、派股利或是大額定存,結構常以簡單利率蒙混,居民吃了虧都渾然不覺。差別之懸殊,不能不叫人好奇。

  美國學校不強調重復操練,這大概是導致心算能力貧弱的原因。我曾在家長會議中所聽到有抗議每週家庭作業超過7小時者,認為學生壓力過重。事實上美國小學的書籍多半要留在學校,放學後大部分不許帶回家。可是真要比較教育的利弊時,我們卻不能僅僅以心算能力作為依據。經濟管理上有個很有用的概念叫作“機會成本”,用來權衡熊掌和魚的取舍,那麼美國偏忽算術操練這樣一個機會成本的利益又在哪裡呢?略加考慮就不難發覺是對知識的靈活理解以及發掘問題的主動性想像力。比如學校裡會要求二年級學生種一棵草,逐日記錄其生長過程;要求三年級學生觀察初春和夏天星晨的位置有何變化,再向班上提出報告;要求四年級的學生做一個項目,怎樣為社區設計一兒童樂園,並要到公立圖書館找參考資料;要求五年級的學生參加模擬股市投資小組,學期開始時發給每人一萬元假鈔,看到了學期末誰賺誰賠,並要求他們勤讀報紙上的股市新聞,等等。這些都是我的小孩讀書時親身經歷過的訓練。學生還常被要求為公益活動募款。比如我的孩子一年級時就要為他的棒球隊籌措經費,方法是以高價向鄰居推銷巧克力,大大一箱一百塊糖,需要在數週內賣完。於是孩子就穿著棒球隊服挨戶敲門求售。怎樣措詞去說服不認識的社區鄰人來買,自然是日後適應市場的絕好鍛煉。有一次出於好奇,我從頭到尾閱讀了孩子五年級時的社會學課本,其中有一章介紹底特律市的都市問題,由盛而衰而又再復興的過程,寫得非常實在。印象特別深的是其中有各種觀點、見解的描述,但並無所謂正確與錯誤的結論,讓學生自己琢磨,培養判斷能力。

  沒有回家作業的重負,孩子就有餘力去開發自己的興趣愛好。人類文明所積累的知識是那麼豐富多彩,個人的智性追求若不源自內心的熱忱,便無從取舍,也不容易深入,更無法為它創造性地添磚加瓦。歷次的考評都發覺美國學生在創意和想像力方面是居各國之首的。,另外,功課的壓力以及頻繁的考試除了可能壓抑人們的想像力去順從規範外,還會造成記憶短期化,其最終的效益怎樣,頗值得懷疑。事實上,人類富有成果的創造性活動,大半是在勞作和遊戲之間完成的。

  那麼美國K-12教育就毋需檢討了嗎?遠遠不是。它的弊病和特點互為表裡,即勞作的部分被過於輕忽。創造力、想像力並不足以保證學生-將來的生產者在國際市場上有能力成功地競爭。面對來自歐洲、日本和東亞的強有力的經濟挑戰,美國朝野對他們勞工質量下降的憂慮是實在的。

  讀者或許要問,作為“基本訓練”的主要內容算術的反復操練,到底有沒有價值?我以為很有價值,假如沒有更有價值的事來消耗學生精力的話。但隨著計算機時代的到來,心算能力(注意並不等同於邏輯分析能力)是否和以往一樣有價值,是一個可以討論的問題。

  在不同的教育哲學和方法的指引下,家長對孩子成績的評判也會大相徑庭。東亞家長會說﹕“又是一個95分,你怎麼就不能學學隔壁的王小毛,人家怎麼又是100分!”美國的家長或許會說﹕“80分,不錯,你又打籃球,又要參加辯論俱樂部,還忙得過來嗎?”而在美國,華裔家長典型的評論卻是﹕“85分,有些進步,但我看你有潛力去爭取95分。我們中國人討生活不容易,要加倍努力才成。不過也不要忘了打籃球、參加辯論,嗯,還有星期六中文學校的功課。”

  華人子弟既享有學校寬松有彈性的學習氣氛,又受到家長的鞭策、督促以彌補基本操練的不足,兼得兩家之長,他們在美國能夠脫穎而出,自是情理中的事情。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