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教孩子學好中文(一)

 

張青

 

  我從沒間斷過與兒子用中文交談。他進入小學后,由于環境變了, 和其他所有的中國孩子一樣,慢慢地不肯再用中文講話了,大概是覺得太費勁兒了。放學回家,跟我講話居然還要翻翻眼珠子,想一想,才能崩出幾個中國字來,真是又可氣又可笑﹗這種現象使我擔心起來,也讓我下決心教兒子學習中文。

 

  讓在這裡生長的小孩學中文,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哭過、鬧過、恨過,我勸過、 哄過、逼過。他有一系列關于學中文的心得體會,以後可以分別寫出來與大家分享。

 

  我用中國大陸小學的語文教材,一課一課、一冊一冊地教,不光是求系統, 主要是其中許多課文從各個角度,各個方面教育孩子應該怎樣做人,怎樣做事。現在一共有五位小朋友跟我學中文,個個都是聰明過人、中文呱呱叫的好孩子。我在上課的時候,常常根據課文,講許多歷史、人物、科學的故事,通過這些感人的故事,使他們從中得到啟發,從而對中文學而不厭。我和他們在一起上中文課,實在是一大享受。以後,我會為你們提供他們的優秀作文。

 

  下面是王愷文的一篇文章,學了四年中文,寫出的作文還算可以。 這也算是對他和我四年的辛苦有了個交待。

 

 

爸爸媽媽說給我的故事

王愷文 〈11歲〉

1998年12月5日

 

  爸爸媽媽早就告訴過我,很早以前,中國和美國不是好朋友。他們互相把對方當作敵人、壞蛋。中國人不能來美國玩兒,也不知道美國是什么樣子,美國人是怎么生活的。那美國人呢﹖他們也不能去中國玩兒,也不知道中國是什么樣子,中國人是怎么生活 的。你們知道嗎﹖那個時候, 中國人叫美國人是什么“美國鬼子”,就是專會欺負別人國家的大壞蛋﹔而美國人說中國是他們最危險的敵人。那時候的中國和美國,除了互相吵架,誰也不服誰。後來,到了1972年,美國當時的總統尼克鬆親自去了中國,見到了中國當時的總統毛澤東。他們沒有吵架,而且談得很愉快。他們都願意做好朋友,也願意讓兩個國家的人民做好朋友。爸爸媽媽說﹕“那時候的中國人都很高興,就好像一扇緊關著的大門,突然被開了一個小縫縫,人人都想擠到小縫縫那兒去看看外面是個什么樣子。”

 

  聽爸爸媽媽說﹕那時候,北京看起來是灰藍色的(因為人人都穿這兩種顏色的衣服。),可不像今年我回去見到的那么漂亮,但北京人的臉上都是高高興興的。周恩來在人民大會堂請尼克鬆吃了最好吃的中國飯﹔喝了中國最好的“茅臺酒”﹔還請他游覽了全世界最有名的長城。從那時候起,中國和美國就開始友好了。美國人可以去中國訪問﹔中國也開始有人來美國了。到了1979年1月,中國和美國正式成了朋友。我爸爸媽媽也在80年代初來到美國上學。

 

  我生在美國,長在美國。如果中國和美國不是朋友的話,我不可能在生活學習條件這么好的美國長大。所以爸爸媽媽老叫我要“惜福”。 雖然我不能全懂“惜福”的意思,但是我知道是為我好。他們叫我好好學習,長大也能為中國和美國永久的友誼做點兒什么。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