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唐皇山采石記

董大南

1971年夏天,農業學大寨,農場决定修建水閘。我奉命率領一個加强班,去唐皇山炸石頭供修水閘用。

要說這唐皇山的名字,還真有個來歷呢!

話說大唐盛世薛丁山征西,那薛丁山屬下的一支部隊就來到這個險要山峰,在上面安營扎寨。將士驍勇善戰,武器裝備精良,部隊紀律嚴明,爲唐朝贏得了上百年和平繁榮大好時光。後來,唐朝走向衰敗,番邦叛逆,狼烟四起,附近的少數民族也開始鬧事,衝擊山寨,無奈山寨防守嚴密,屢次衝殺,番軍均大敗而歸。番軍久攻不下在山下築營,仗著人多勢衆,把個山寨圍得嚴嚴實實,山上給養中斷,突圍未成,最後草盡糧絕,全體將士以身殉國。

很多年以後才知道,這個傳說大概是以訛傳訛:查證顯示薛丁山征西,征的是西夏,也就是今天的寧夏、銀川、甘肅一帶,他的部隊不見得能跑到唐皇山所在的新疆巴楚縣。但有兩件事是確確實實的。第一,這座山的名字一直流傳下來,直到今天,當地維吾爾老鄉還稱它爲“唐皇山” 。第二,唐皇山遠近馳名,因爲山上的土是上好的磷肥,維族老鄉稱它“阿沙土”。每年開春麥苗拔節前,方圓幾十堛犖吾爾老鄉趕著牛車來唐皇山取阿沙土。站在唐皇山頂放眼四望,只見山下黃綠色貧瘠的麥田堙A點綴著一個個深綠色圓斑,那就是撒阿沙土的痕迹。

加强班成員是清一色的男知青,除了兩個當地知青外,其餘都來自上海或浙江。我們在山下維吾爾村莊堙A找了一間廢弃的羊圈,鋪上麥秸,就是我們栖身之處了。每天,留下一個人看家兼做飯,其餘的人扛著鋼釺鐵錘,帶著炸藥雷管導火綫上山。

唐皇山是座石頭山,既沒有花草,也沒有樹木,毒辣辣的太陽下,找不到個遮蔭的地方。山上除了鐵錘撞擊鋼釺的聲響帶了一點回聲,連點蟲鳴鳥叫的聲音都沒有,靜得有點令人恐怖,仿佛除了我們,整個有生命世界都逝去了。偶爾,有個把岩縫中的蝙蝠被我們驚醒,吱吱叫著飛出岩縫,在空中劃個圓弧,又縮回去睡覺了。這點難得的響聲會使我們感到分外親切,因爲它畢竟給周圍的世界帶來了點滴的生氣。

唐皇山的主體雖然是適合砌水閘用的堅硬石灰岩,但石灰岩表面却積了一層厚厚的風化屑。在風化屑上行走十分危險,吱溜吱溜下滑的碎屑隨時可把你帶下萬丈深淵。記得有一次,我們查看一個新的工作點,一位知青不小心踩動了一塊石頭,附近碎屑像雪崩一樣隨著下滑,站在碎屑上的我也被拖著下滑,其他人一片驚叫。我急得五體投地--兩手兩脚加一隻屁股,拼命掙扎,滑了五六米,總算踩到一個支撑點,只離懸崖邊已不到2米,當時嚇出一身冷汗。

因此每到一個新的工作點,我們總要先放一炮,把上面的風化層掀掉。站在新裸露出的岩石上掄錘施工,這樣才能安全一點。

農場條件差,我們工作沒有一點安全保護裝備。電影“紅旗渠”中有在懸崖峭壁上掄錘打炮眼的鏡頭,不少人覺得很艱險,其實比我們好多了。首先,他們的工作場地比較寬敞,還能掄開長錘。我們離懸崖邊只有兩米不到空間,打鋼釺時只能掄短錘。其次,他們每人綁著一根安全繩,一旦失足,還能挂在半空。我們在沒有樹木的唐皇山上也沒有固定安全繩的地方,只好空著身體幹,一旦有閃失,那就掉下萬丈深淵見馬克思了。我們規定了一條紀律,掄錘時一旦打滑,拿錘的立即鬆手,寧可讓鐵錘掉下懸崖,也別讓鐵錘的慣性把掄錘的人帶進鬼門關。金訓華“不要管我,搶救公社財産要緊”的榜樣無人敢輕易仿效,在我們這堨u是精神可佳,意義不大。

打炮眼固然艱險,但最危險的還是排啞炮。埋在炮眼堛漪腕蘑S響,鬼知道它爲什麽沒響?那插在炸藥中的雷管仍十分敏感,鬼知道它什麽時候會被引爆?在我們炸石頭期間,隔壁團場一位付連長就是在排啞炮時不幸身亡。我們這邊排啞炮的重任總是由加强班的班副(也是一位上海知青)擔當--因爲他比我這個班長有經驗。大家匍匐在山坡後面,遠遠地望著他小心翼翼地挑出一塊塊壓住跑眼的小石頭,直到他卸下雷管,大家才松出一口氣。

真的,在此之前,我沒炸過石頭,這次學了不少新東西。導火索的火藥,用明火很難點著。用香火或烟頭可引著,可惜農場堥S有香,香烟更是寶貝,平時是捨不得抽的,常用廢報紙卷點搓碎的草葉子當烟捲解饞,哪里捨得用來點炮。還有火柴剛燃著時“哧”的那一瞬間的溫度也可以點燃。點導火索時,要先把導火索剪一個斜面,把火柴頭對著斜面的火藥上,然後用火柴盒去擦火柴頭,多新鮮!

山上炮響時,山脚下的人如果還沒隱藏就已來不及躲了。這時要亂跑更危險,很可能挨砸。正確的方法是呆在原地,仰臉向上,看清掉下的石頭位置,躲閃它們。我們靠這正確的方法避過了兩次險情。

每天天黑前下山,我們返回羊圈屋,先跳到渠道堿~個澡,穿著濕漉漉的短褲,大大咧咧地往回走,引得莊媞吾爾“克孜”(姑娘)和“羊岡子”(已婚婦女)吃吃直笑,眼神止不住往這邊溜。我們回屋後啃著包穀饃,算是吃晚飯了。天黑後,小夥子們鑽到麥秸鋪成的通鋪上,一個一個輪流講故事。故事一定得帶“色”,也就是現在所謂的“葷笑話”,不“葷”的不算數。(別看我現在道貌岸然,當年可是和群衆打成一片!)一陣哄笑之後,進入夢鄉。在那萬般無奈的年代堙A只有這種刺激能使大家的思維不至于太麻木。

幾個星期以後,大夥兒都嚷嚷吃不消。光是耳朵聽“葷”的,嘴巴也想吃葷的呀!我也有感覺,那包穀饃根本頂不住這重負荷勞動。掄起那十二磅鐵錘,到不了20分鐘就感到心跳氣喘,不得不換人了。這樣下去體力不支,在懸崖峭壁上幹活很容易出事。怎麽辦呢?

挖蘑菇吃!其實那不是蘑菇,是戈壁灘上長的一種蕈類。它象蘑菇,但比蘑菇大多了。據說有一次有人挖到一個特大號蕈,象一把傘。他只好扛著它回家,正好擋太陽用。我們沒這麽好運氣,挖到最大的也只有小臉盆那麽大。蕈只有在拱出地面之前才能吃,一旦露出地面,不到一天就發黑不能吃了。我們美美地吃了一個星期蘑菇餐,那個鮮呀!到現在還忘不掉。

可惜蕈的季節很短,幾天一過就再也挖不到了。况且蕈畢竟不是葷腥,還是頂不住餓,最好真的來點葷腥。班堛瑤掍眥郊X了個點子:“用炸藥炸魚吃!”這主意不錯。我們團場位于最下游,每年汛期上游的排洪水總要挾帶一些魚兒,排放到這兒的戈壁灘上。洪水退下後,魚兒就集中在戈壁灘的窪塘堙C炸藥爆炸可把附近的魚兒震昏,漂在水面上。這時得趕緊下水把震昏的魚兒撈起,時間一過魚兒醒了就跑掉了。可是,炸藥雷管都是按石方配給的,用它炸魚,石方任務完不成,如何向團部交代?

“天無絕人之路”,有辦法!

唐皇山上有的是搖搖欲墜的險石,只要想辦法爬到險石下面,把炸藥雷管塞進險石下的石縫,就能利用險石自身的重力,用少量炸藥炸出大量石方。誰去安裝這炸藥雷管呢?

排啞炮的重任給了有經驗的班副,這個重任可得由我這個班長來幹啦,幹部以身作則嘛!前面說過,山上沒有綁繩子的石樁或樹樁可以固定安全繩,只好用一條長繩綁在班副的腰上,幾個弟兄抱住班副,組成一個“人樁”。長繩的另一頭綁在我腰上,弟兄們一把一把放繩子,我懸在半空慢慢地往下探。當我找到險石下的石縫,一聲吆喝,弟兄們停止放繩子。等我把炸藥雷管裝好,點燃導火索,看到那噴射的火星,兄弟們就再聽一聲吆喝,一把一把地把我從懸崖下拖上來,趕緊跑到山坡後躲好。等那一聲悶響後,看到那險石搖晃一下轟然倒下,心媮棬u有勝利的成就感呢!

可是也別高興得太早,要知道,那是違反“規程”的冒險行爲,本來就是禁止的游戲。有一次,當我點燃導火索後剛剛被吊起來,就聽見班副在驚叫:“拉不動,繩子給卡住了!”我懸在半空,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來。繩子被死死地卡在石縫中,那麽多的小夥子在用力,却是怎麽也拖不動,眼看著那導火索硝烟哧哧地往外冒,火苗往媮Y,好象死神一步步逼近。我心頭猛的一緊,腦袋“嗡”地一聲脹起來,絕望地亂蹬亂踏。

要不就是馬克思不想見我這副沒改造好的模樣,要不就是這傳說中的唐皇山真的有什麽靈氣,那繩子在這節骨眼上不知怎麽就從石縫中鬆開了。兄弟們趕緊把我拉上來,急匆匆跑到掩蔽處剛剛趴下,炸藥就響了。我的心還怦怦直跳,不敢相信自己已逃過一劫。楊子榮唱的“越是艱險越向前”,這回算是真正經受考驗了。

拿著拼著命省下的炸藥雷管,大夥兒興衝衝地來到戈壁灘的水塘邊。油紙扎好的炸藥包點燃後扔進池塘,一聲悶響,倒黴的魚兒翻著肚皮漂到水面上。大夥兒一聲歡呼,情不自禁地撲到水堙C我也忘記了自己不識水性,不由自主地跟著大家跳進水中。

那唐皇山的傳說是真也罷,是假也罷,反正要托唐皇山的福!我們不但完成了石方任務,還吃上了魚。生在浦江邊的我進疆時還是個旱鴨子,想不到競這樣在新疆唐皇山旁的戈壁灘水塘媥Й|了游泳。

[作者簡介]董大南,男,本會會員。上海64届高中畢業,考入北京大學。但遭政治誣告,含冤離校。65年下鄉到新疆生産建設兵團農八師。79年平反回北大,後或中國科學院上海天文臺碩士學位。87年來美國留學,獲麻省理工學院博士學位。現在噴氣推進實驗室(JPL)從事研究工作。

(原載南加州中國知青協會《知青》第5期,20031月)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上海風情

落磯山風

太平洋視野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