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評“我是流氓我怕誰”

朱老忠

“我是流氓我怕誰”,一句毫無道理的語言居然成了一種流行和時髦。

經歷過文革中北京中學生“兵痞佛,三結合”時代的人,大都知道什麼叫“亮份兒”,那是流氓打架前要做的一件事。無非就是告訴對方﹕我認識某某有名的大流氓。亮出一個“大份兒”就能把對方給“震住”,其實就是嚇住。

大凡一個需要別人怕的人,必定是還有他所怕的人。這就是流氓的心理。“我是流氓我怕誰”,分明是在給自己打氣、壯膽,同時也在不由自主地暴露著自己的心虛。誰知道你怕誰?反正你有得可怕!

反過來說,一個不需要別人怕自己的人,當然也應該沒什麼可怕的。好人沒必要怕流氓,正氣不可能怕邪氣。和流氓同流合污,只能是更加懼怕那些有名的大流氓。

當然,“我是流氓我怕誰”這句話還有另外一層的意義。俗話說﹕橫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有人給加上一句﹕不要命的怕不要臉的。一個人要是連屁股都不要,當然就更沒什麼可怕的了。這里的“怕”已經不是什麼害怕的含義,而是沒羞沒臊的含義了。

作為一個正直的人,我們更應該說﹕我不是流氓我怕誰?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