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卓雲山先生想說明什麼?

朱老忠

說老實話,《兵團與插隊》一文,就是老忠聽到某些以前的兵團戰士稱自己那段時間為“插隊”有感而發。有沒有這種特殊的兵團“幽默”,卓雲山先生可自己去調查,老忠決不造謠。

至于老忠提到的“接觸社會”,那針對的是學校式管理(說得好聽點兒,也可叫“軍事化管理”),誰也否認不了,那大批學生們剛到兵團時實行的是學校式的管理。倘若對那些至今還沒有返城的少數兵團戰士,始終在幾十年如一日地關起門來施行學校對學生式的管理,只能毫不客氣地說﹕他們仍然脫離社會。——當然這是根本行不通的。卓雲山先生在此故意歪曲老忠的意思,實在有些無聊。

所謂沒當過農民,指的是很多兵團戰士在那種管理模式下,勞動態度就象當初學校的下鄉支農勞動一樣,對土地沒有建立任何責任感,完全是被動的農業勞動。這難道不是事實嗎?老忠的同學中很多去了兵團,老忠對此了如指掌。

不了解中國的農民,對于一個成熟的中國人來說,毫無疑義是個很大的損失。對農工的了解固然可取,但佔中國人口人數最多的是農民,農工正如卓先生所說的“為數不多”。況且,兵團戰士的生活基本上是學生們彼此朝夕相處,對農工的了解仍欠充分。老忠這樣講,也決非在說每一個插隊知青都充分了解農民,插隊的情況確實千差萬別。

老忠提到割麥子的手法,對提高效率當然是有意義的,但決不會是決定的因素。農民不比別人多長兩只手,這里的關鍵在于農民“看得見而作,看不見而息”的勞動時間,在麥收季節,日出日落已經不是作息標志。而能夠以頑強的吃苦精神持續頂住這樣的高勞動強度,也並非農民是具有多麼厲害體力的超人,而完全是出于對土地的高度責任感。

眾所周知,北大荒的夏天日出日落之間的時間特別長,按照老忠所在地方的極限紀錄——兩個人合作一晌割麥子6畝,那麼推算一人一天三晌應該是9畝。兵團一個連隊象樣的勞力怎麼也有一百多人,每天就應該是上千畝(男女在割麥子上相差不多),十天就能上萬畝。所以按照老忠那地方農民的最高效率,手工割麥子理論上也並非卓先生所說的那樣“萬般無奈”。只可惜農工代替不了農民,更何況那些處于被動勞動狀態的兵團戰士。這樣對比一下也可以看出,中國的機械化農業只不過是降低了勞動強度,並沒有實現應有的高效率,這難道不是一個很大的悲劇麼?

卓先生咧開大嘴傻笑去吧,老忠想到這些可是再也笑不出來了。農業的集體化是失敗的,農業的國家化不可能有好結果,而指望卓先生牛B哄哄的180斤麻包年才只扛一個月,不僅什麼問題也解決不了,而且什麼問題也說明不了。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