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老忠的八旬老母

朱老忠

母親節期間,給老母辦了八十大壽。

老母年輕時不算美人,也不很愛美。老來倒很注重打扮了。這是後話。

老母從中學起就是才女,上大學學的是數學。女孩子上大學,在當時已經是讓人看不慣,還要讀數學!嘖嘖嘖……我外公對此不以為然,所以從來也不支持。

這還不算,考上的是北平的輔仁大學——抗戰時期,國立大學都搬到重慶了,比較好的大學就是美國的教會大學。在這樣的大學里,同學都有些來頭,起碼都是來自“大地方”,只有母親一人,來自滿洲國的一個小縣城。

母親是江西人,上中學起就隨當師爺的外公在北方讀書,而且一直是最優秀的。雖然來自小地方,但縣城里不起眼的女孩在輔仁的數學專業還是年年第一。由于她的存在,就連浙江全省會考第一的父親,在這里也只能每每屈居第二。

這段歷史,在文革中被批判為“個人奮斗的典型”。

六十年代初至文革前,母親已經開始帶研究生。“六四”時期很活躍的北京市委秘書長袁立本,就是她那時的學生。那時的大專院校中,留過洋的吃得開,經濟收入是母親的兩倍,政治上,同樣的“海外關系”,留洋回來的就很正常,沒留洋的就給人“怪怪的”感覺。工作上卻相反,什麼活重什麼要沒留洋的干。帶研究生的事,留洋的做不來,沒留洋的母親就上了。

母親四十多歲就開始駝背,文革開始時已經很明顯。由于在業務上是帶頭人,文革中,人們的嫉妒本性,通過種種“革命”的方式暴露出來,母親不斷遭到批判,但都在默默地承受。在大字報區看大字報時,我每次看到母親走過來就趕快躲在一邊,她提著包低頭走過,那背一天比一天駝。

終于在“清理階級隊伍”時,母親被“隔離審查”了。母親在五十年代曾代表工會去看望過的一個本教研室“困難教師”,猴屁股臉色的甘肅人,態度極其蠻橫。直到九十年代初,一見到這個壞家伙我都氣不打一處來。倒是母親對他挺寬宏,叫我對他不要有成見。

母親在文革以後改了行,搞起了應用數學。學純數學教學的她,不斷地出來新的科研成果,多次出席國際學術會發表論文。在單位,也成為最早的博士生導師。可是她自己,卻從來沒有過博士和碩士的學位。

老母親不懂政治,卻難逃政治的利用。文革前文革中是批判對象,白專典型,文革後又成了紅人,全國三八紅旗手,北京市人大代表,居然還是我們家庭中唯一的共產黨員。老母親在這些事情上,也都是一如既往地“逆來順受”。

老父親很早就來美國了,但母親死活不來,就是要多做些事情。不是為什麼政治效勞,而純粹是為了學術。直到“六四”以後,她才放棄了在北京的一攤,來到了美國。黨籍,實際上就自行放棄了。

即便現在,在老父親去世以後她就是大家庭里英文最好的。孫子輩的口語雖然好,讀、寫仍然不如她。老忠這樣的真正文盲,更是經常要拿著兒子翻譯不明白的文去找老母親。

老母親雖然八十了,卻在LA參加了四個合唱團,成天排練、演出的,忙得不可開交。所以,年輕時不注意打扮,反而是“老來俏”了。她以前在單位就是業余女高音獨唱,現在就可充分發揮業余愛好了。

雖然她的背還是那麼駝,但活得很充實,活得很高興。

(完 2001.5.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