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淘麥子

朱老忠

在《磨面》一文中筆者描述了磨面是多麽要命的事情。不過在磨面之前的準備工作更要命,這些工作在城市中是根本想都沒想到過的,那就是:麥子、玉米等糧食在磨之前要簸,要揀,要淘,要曬。原因也極其簡單,那些糧食堶掙孎K都有土、石子、糠殼等雜物。

文革前看過大型泥塑《收租院》,當時以爲只有地主才對農民那麽苛刻,交的租糧要篩、要煽。交一次公糧以後就知道,那糧食局比地主還要苛刻,不但統統要篩要煽,即便篩過煽過,還是幾乎沒有一次糧食可以順順當當地過關入庫,經常還嫌糧食濕,還要曬,人家可不管你在家媗峇F幾天、倒騰了幾遍,拿牙一咬就是標準,說你不行你就是不行。

當然,無論糧食局還是劉文彩,這麽做也都有這麽做的道理。農民交上來的糧食都是自己處理的,沒有統一的處理方法和過程,誰也不能保證質量上的一致。農民在吃自己打下糧食的時候,那也同樣是不能低標準要求的。

中國人有這樣的概念:“眼不見爲淨”,城市堛漱H是沒看到那些磨面的麥子是怎麽碾出來的,要是看到大概就不去吃了。碾麥子的場上都是牲口拉著碌碡,趕牲口的人手中都提著一個大笊籬,牲口一撅尾巴趕緊去接屎,動作稍慢屎就掉到麥子堶情C而牲口撒尿就更是毫無辦法的事情了。

在農民眼中,麥子吃之前一定要淘,這個就是沒有辦法的辦法。但是對于知青來說,事情遠遠不是那麽簡單。

淘,倒還好辦,無非就是多挑幾次水罷了。山村媥那犌Y水比較困難,不怕費力氣還是不用擔這個心的。淘完以後的晾曬才是個最大的問題。

人家老鄉家埵雃h七八口人,而且連老人孩子全算上,一般淘麥子都不多,晾曬的時候一、兩張葦席就够用了。知青十多個人,全是飯量大的年輕人。不用說那些正經大小夥子,即便在城市媢s食不離口的小姐,幹完農活再吃山村那缺少油水的飯菜,不消一周時間,飯量也統統大增。所以每次淘麥子,起碼要四、五張席子來晾曬。

席子哪里來?只有跟老鄉去借。當然要在人家沒有糧食要晾曬的時候。光有席子還不行,場地要有足够大的面積。剛去的知青都是借住在老鄉的院子堙A四五張席子鋪開,造成人家很多的不方便。

糧食一攤開,就要有人看守著,那滿院子亂跑的雞、猪,滿天亂飛的麻雀,逮住機會就會來大開口福。即便是不吃麥粒的狗,跑到你的糧食堶掉遞酷w,就把你席子上的麥子撒播得到處都是。當然還可以掃起來,但那可就又摻進了很多的土,要重新淘了。

當然,同時還要防備那“兩條腿的狗”,階級鬥爭這根弦一刻也不能松呀!我們村沒有地富反壞右,可是那年頭,缺糧戶遍地都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呀!何况我們知青的麥子真的被老貧農偷過。

和那磨面一樣,曬麥子同樣是吃力不討好,有些知青看著麥子在旁邊寫信,稍不注意,難免麥子被鶏連啄帶刨,被猪大嚼起來。

效率也仍然很低,知青是1968年冬至前後來到農村,正是日照時間最短的時候,再除去開始時去尋、借席子,收攤以後的還席子,每天晾曬的時間就很有限。冬天氣溫低,蒸發率也很差,往往淘過的麥子晾曬兩三天以後還是很濕。自己用石磨來磨面麥子濕一些不要緊,但山下的電磨都是自動的電動密封過羅,糧食不幹絲網會被粘住堵塞住,人家不讓上磨。

1969年的年初,雨雪是那麽多,“一九一場雪,一畝一擔麥”,北方十年九旱,下雪本是好事,就是苦了我這個知青負責人。只要一下雪,糧食就無法晾曬,著急、駡街都沒用。那年也真怪,四月三日還下了一場鋪天蓋地的大雪,凍掉了已經盛開的杏花,使得那一年就沒能見到杏。

沒杏吃是小事,沒飯吃是大事。後來直到夏天才想到:國家出的“標準粉”難道也這麽淘麥子、晾曬麥子嗎?到縣糧食局麵粉廠一看,原來麥子的處理也不過是篩掉堶悸熔茪g,機器再自動分離出土塊,然後就可以磨面了。

從此以後,我們把“淘麥子”簡化成了“揀麥子”。先用簸箕簸出其中的糠殼,搖出細土,再仔細地揀出其中的大小土塊,就裝袋子準備下山磨面了。

城堣H不都是這麽吃下去的嗎?我們必須做到“眼見也爲淨”,那非淘洗去不掉的牲口尿,也以“吃不出來”爲理由不管不顧了。只有這樣,我們知青才徹底擺脫了那淘曬麥子的尷尬。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上海風情

落磯山風

太平洋視野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