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劉主任

朱老忠

老忠年輕時也是血氣方剛,嫉惡如仇。下鄉後,和公社一級的基層領導特別的不對付。有些公社干部也確實不考慮老百姓的生活,如那個硬要把農民眼看就吃到口的菜油下地當肥料的老樊。但只有在水利工地上和這位劉主任接觸後,才對這一級的人有了些真正的了解。

剛到工地,對任本公社民兵營教導員的劉主任印象不好,因為他對民工態度實在太蠻橫。在老忠當了副營長以後,雖然和他同住一室,還是在民工面前當眾頂撞了他兩次。那兩次也確是他理虧,事後也沒找老忠的任何麻煩。

劉主任雖然發起火來很厲害,但平時高了興,卻是隨和得很,和民工一起打籃球、玩撲克。下象棋,也是嘴上連貧帶逗的。可是有一天晚上,劉主任顯得心事重重。原來,有一個經常被他責罵得很厲害的民工被本隊的人替換下山了。劉主任似乎自言自語地說﹕“罵也罵了,鬧也鬧了,怎麼走了就不說打個招呼呢?”

這件事讓我知道,劉主任還是重感情,講義氣的人。

有那麼三、五天,劉主任“失蹤”了。忽然聽說劉主任又上山來正召集開會,我趕緊從一號天井工地趕到營部。劉主任破天荒地穿戴了一身黑,正因為在入口工地工地看到的一些情況訓斥幾個連長。

這以後我才知道,劉主任下山這幾天,是因為家里老父親病逝了。這個情況不得不令我深深地同情——辦完喪事立刻趕回工地,立刻投入工作。雖然可以認為他這是為了自己的飯碗,為了將來的晉升,但這實打實的工作態度決不是可以“裝”得出來的。

當我從工地被抽調上來當副營長時,就發現自己的收入還不如去當班干活﹕民工的補助錢補助糧,再加上隊里的高工分,相當于每月將近四十元——而劉主任這樣的公社干部,月工資也不過只有三十多元。劉主任,也應該屬于大家同甘共苦的弟兄。

大約從那以後,我終于了解到,基層領導也是人,也是平常的人,他們混自己那碗飯也不容易。後來老忠進了工廠,當過班組長,對這方面的體會越來越深。所以此後一是堅決不干領導,二是盡量不和領導作對了。

1996年我又一次還鄉,上次沒看到的劉主任,我第一個去看他。劉主任早就從公社調到縣體委,這時候已經從縣體委內退,在縣新藥廠看大門。

找到劉主任,聊起當年的水利工地。劉主任說,原公社在水利干過的人路過新藥廠門口,都要和他熱情地打招呼。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