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Leo身上的知識分子腐臭

朱老忠

老忠駡知識分子由來已久。和Leo不同,老忠不但駡那些學文科在政治上趨炎附勢的老牌文痞,還要駡包括那些理工科畢業、在商業上賣身投靠的年輕新貴。

老忠所指的知識分子,就是社會階層意義上的知識分子,也就是老毛提到的,和工人、農民幷稱的知識分子。老忠之所以要給知識分子定界,就是要表明自己幷非什麽知識分子,從知青的時候就不是,後來當了工程師仍然不是。所以老忠始終認爲知識分子這個社會階層與職業有關,但職業仍不是决定因素,要以生活來源爲最終判斷。

同樣道理也應該用來判斷工人和農民階層,對土地沒有擔負過責任的Leo自稱“農民的兒子還是農民”,也不過是盜了“血統論”的版而已。

Leo一會兒認爲知青要算知識分子,一會兒又說老忠非要擠進知識分子隊伍,一會兒又說知識分子這個社會階層根本不存在,前言搭不上後語。那位茅石先生(至今也不知道是不是當初曾和Leo一樣,對老忠的文章字字批句句駁的那塊“厠所石頭”)曾讓Leo回答自己“是不是知識分子”,Leo却一反故作“爽快”之常態,避而不敢正面回答。

爲什麽會這樣?說穿了,Leo內心十分矛盾。知識分子本來就不是一個階級,階級的劃分是按收入水平而幷非生活來源,這是定量與定性的區別。自認知識分子的Leo,不但看到知識分子階層中仍然等級分明,而且自己離“高級”二字尚且有段距離,這就使他內心嫉恨無比,對外顯示出一種不可名狀的自卑感。Leo高人一等可以,別人高他一等難容。

正因爲Leo在觀念上頑固地把“知識分子”和“高人一等”捆在一起,才導致了要砸“高人一等”,就必須連“知識分子”一起砸掉的奇談怪論。

就象一個和別人在食堂前搶飯碗的無賴小子的心態﹕自己要不到就砸了它!誰都別用!暴露出了一種反常的特別特別特別想要的欲望。居然還要以Leo之心來度老忠之腹,懷疑老忠也是要來和他“搶飯碗”的,真是可笑之至!

不管按老忠的說法Leo算不算知識分子,大家都可以看到Leo的身上,到處散發著知識分子的迂腐和酸臭,老毛批評知識分子的話用來安在Leo頭上就別提有多合適了。

Leo寫東西的時候從來都是盛氣淩人,來來回回地炫耀“自己如何如何高明”,沒有絲毫“把自己和讀者放到同等地位”的意思。老毛批評的“言必稱希臘”,幷不僅僅是在說研究歷史的人不搞中國歷史,同時還包含了批評有些知識分子就愛以一些大家不熟悉的東西來賣弄自己的學問。Leo就是一個這樣的典型。

Leo自稱語言學是他的“業餘研究”,可用的方法、手段、工具却吹得簡直是麻子跳傘——天花亂墜,比專業還要專業。不過千萬別和他深聊,一聊多了准露餡。連語言學大師趙元任的文章都沒讀過,還張口就敢說“那個破繞口令”,還竟然滑天下之大稽地嘲笑起來:“英文中類似的也多得是”,Leo就是這麽“愛好語言學”?這都哪兒跟哪兒呀?哈哈!

Leo“五穀不分”他一定不服氣,這句話同樣不要狹義理解。韭菜不屬“五穀”之列,地主也一定比城市産業工人能更好地區分韭菜與麥苗,這和什麽“階級”毫無瓜葛,只是個內行外行的話題。同樣道理,中條山堛犒A民能從工具、家俱的木頭紋理上辨認出青岡木、柞木或者毛栗木,這也幷非什麽值得吹牛的高科技。而且在辨認時,他們之間也會有爭論,同樣也有人失誤。這些現象和不經意地把麥苗錯認成韭菜一樣,都幷不稀奇。

“五穀不分”的廣義,是諷刺那些自以爲是的知識分子往往忽略了一些衆所周知的常識。那Leo又何嘗不是如此呢?把“咄”打成了“拙”,還腆著臉說是“翻頁找不到”只好就用這個來“通假”,讀了錯字也不怕被小學生取笑!事後還要扯上什麽“音形義”啦,什麽“造字”啦,什麽“約定俗成”啦,什麽“陰陽上去輕”啦,嘻!出了醜還是不忘賣弄,結果當然是越抹越醜,越描越黑。老忠管Leo叫了個把月的“拙拙”,幷不是因爲他讀錯字,而是因爲他出了錯死皮賴臉地不認錯。

Leo最後還要說“以後我該怎麽用別人管不著”,哈哈!原來“約定俗成”就此打住,半截子沒拉完生是給嘬回去了。拙拙哎,難受不難受呀?

Leo還曾把自留地誤當做改革開放後的責任田,說是老鄧1979年的改革春風給帶來的;還曾自以爲是地一口咬定山西沒有土窑洞,只有陝西才有。Leo露了這些大怯以後根本無需老忠來糾正,就被別的網友接過去駁了個底兒掉。就這麽個自稱“文曲星”的“大知識”、“大學問”、“大本事”、“大能耐”,出了這麽多醜以後居然還是厚著臉皮,不停點兒地在網上亮出些狗皮膏藥招搖過市,妄圖繼續蒙蔽一些尚沒看透他本質的網友。有的網友不知道什麽叫NB,不要緊,Leo就是個不可多得的NB活標本。

爲了顯示自己知道種地,Leo還煞有介事地“馬槽底下伸腿兒”,給大家出了一次“蹄兒”:回答農民在自留地埵p何灌溉和輪作。這題目其實相當于問:“從我們家門口到最近的水井怎麽走?答不上來吧?哈!還不如我五歲的小侄女呢。”

當然沒有人上Leo的這個當。Leo在出這個題目時違背了一個種地的基本原則,那就是“因地制宜”四個字。同村的土地這一塊和那一塊就不一樣,更不要說跨縣跨省了。Leo出的這個“蹄兒”,露出了他對種地一竅不通的“馬脚”。

對“傷痕文學”的理解,Leo自以爲是地把“傷痕文學”與“知青文學”混爲一談,還誤認爲就是在叙述勞作之苦。就這點兒理解能力?難怪草草查了查網上的《施氏嗜獅史》就不怕笑話地敢來亂加評論。老忠是知青,經常在網上寫些被Leo及其追隨者稱之“憶苦思甜”的回憶錄,却從來就沒寫過什麽“傷痕文學”,Leo沒有任何把柄可抓。不過通過這事也充分看出,將體力勞動誤看作一件痛苦不堪的事,在Leo的腦袋堣w經根深蒂固。暴露了Leo仍堅持將勞動分成三六九等的舊知識分子觀念。

不過,有些網友說Leo是“害中國之實”未免言之有甚,那Leo撑死就是“怎一個賣字了得”的活寶而已。反老忠是瞎鬧,反連西路是瞎鬧,反台獨、反民運也不過還是瞎鬧,“賣”,才是Leo的真正上網宗旨。看得出來,買帳的日漸“無可奈何花落去”,“門前冷落車馬稀”了。

也不知道“知青”二字到底疼了Leo哪根筋,這Leo就是聽不得,簡直是“悠悠萬事,惟此爲大”了。他一方面說著“知識分子是社會階層”的論斷屬于什麽“邏輯錯誤”,一方面又步著老套套,將知青也打入“知識分子”的“臭老九”之列,自己抽起了自己的耳光。不過Leo那玄而又玄的“言必稱邏輯”的戲法,至今也沒敢抖摟包袱,誰又能預料他那來自狂妄無知的無知狂妄,還想再露個多麽大的怯呢?

“等閑識得拙拙面,萬死千活總是吹”,咱們騎驢看唱本——走著瞧!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上海風情

落磯山風

太平洋視野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