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左”與“右”的變遷

朱老忠

在中共的黨史上,常見的詞匯是“左傾”和“右傾”。據說這最初是針對在國際共產主義運動中兩種不同意見辯論時的習慣座位方式而言的,是根據對群眾覺悟程度的估計而定的﹕超過群眾覺悟的主張就是“左”,而落後于群眾覺悟的主張為“右”,所以“右傾機會主義”又可稱為“投降主義”,而“左傾機會主義”則被稱為“冒險主義”。什麼“陳獨秀的右傾”,什麼“張國燾的左傾”以及“王明的左傾”等等,都是這類話題。

然而在五七年“反右”以後,這“左”“右”的標準就“脫離群眾”,而轉向領導了----相信順從領導的為“左”,反對抵制領導的為“右”。要知道﹕聽領導的話就是“聽黨的話”呀!剛開始“整風”時給黨提意見的,成了被引出洞的蛇,通通被打成了“右派”。

誰也不想倒霉,那麼就“寧左勿右”好了;誰都願意爭當“左派”,並且願意極力表現自己對“右派”的恨之入骨。這觀念一直遺留到今天。

但到了文革時,這“左”“右”的觀念可就亂了套,不是“亂了敵人”,而是亂了老百姓。剛開始有人貼領導大字報,讓人以為又一次“右派攻擊”開始了,應該站在“黨”一邊來“反右”,可是沒過多久才發現,基層領導全都被認為是“爛了”、“修了”,已經不能“代表黨”了,反對領導的“造反派”才是“左派”,一開始持“寧左勿右”態度的人反而成了“保皇派”。那麼“左”“右”的標準就此變成對中央的態度了。然而又沒過多久,中央又分成了“兩個司令部”,“左”“右”的標準重新定位----是對“毛主席司令部”的態度。

在文革中,“保皇派”保的領導人一旦被確認是“毛主席司令部”的人,那就“保對了”,再怎麼“保”也還是“左派”;今天的“左派”也很可能被哪位“中央領導”的一句話,明天就會變成“右派”,沒過幾天這位“中央領導”忽然被認為不屬于“毛主席司令部”而被“揪出來”,“左”“右”觀念又要來個大顛倒。可是往往還來不及顛,就又可能會有另一個“中央領導”出面說﹕另一派中的群眾還是“革命的”,只是出了個把“壞頭頭”……

就這樣,凡是積極參與文革運動的老百姓,當“左派”的幾乎都當過“右派”,當“右派”的也都曾經是“左派”,並無時無刻都在以為自己是“左派”,而且要對“右派”表現出“恨之入骨”的“鮮明立場”。于是,文革中兩派對立,都稱對立派是“右派”、“保皇派”,自己才是真正的“左派”、“造反派”,還要“響當當”和“硬幫幫”,乃至于矛盾發展越來越尖銳,變為“革命派”和“反動派”的矛盾,直到升級為“武斗”。到頭來,到底誰是“左派”誰是“右派”,鬼也說不清楚,“中央文革”這幫“鬼”也說不清楚。

不幸的是,在三十多年後的今天,這種“派性”的遺毒在回憶文革的文章中還屢屢出現,仍然願意把自己所在的一派視為“正確”,而不能意識到那是“左”“右”標準的混亂和盲目參與造成的惡果,更沒有意識到﹕“左”“右”混亂是上面制造的,而盲目參與和“寧左勿右”則是每個人應該反思和反省的。

尤其應該提到的是,在所謂“徹底否定文革”的時候,沿用的卻是文革中“寧犯極左,勿被疑右”的態度,而“左”“右”的標準也仍然沿用文革的,那就是對中央領導心態的估計,與什麼“群眾覺悟”還是毫無關系,而且似乎要永無關系了。

在哲學教學中居然出現了“一切事物都可‘一分為二’,唯有文革不能‘一分為二’”的奇談怪論。誰敢反駁?這才叫“徹底否定”呢!

在此必須指出﹕以文革的“極左”態度來否定文革,乃是表面的否定、實際的繼續。

所以,如果沒有對“左”“右”標準的正確定位,沒有每一個文革參與者對自己盲目性的反思、對自己“寧左勿右”態度的反省,以及對後來人的教育,誰也不能保證不發生下一次文革的悲劇。

(完1999.12.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