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科學種田

朱老忠

在農村正經種地的知青,無不想著要“科學種田”。怎麼“科學”法?當然要因地制宜,沒有固定公式。可是往往事與願違。

老忠插隊那地方是小麥棉花產區,山上沒有灌溉條件,種那旱地棉花還真需要些道道。因此每年一到了種棉花的季節,縣社就會派人蹲點,這里指導那里示範,不管當地是個什麼條件,“遠道和尚會念經”,來的只要是個腦袋,誰都比農民會種地。

折騰來折騰去,民也勞了,財也傷了,時間也耗了,最終節氣不等人,于是“三天突擊,兩天掃尾”,又愛怎麼種怎麼種了。

年復一年,年年如此,連花樣都不帶翻新的。

更可惡的一次,在1973年的春天。小麥已經返青,突然來了一道命令﹕把小麥翻掉一部分改種高粱——新品種“三尺三”。當然,還派來了“工作組”。

要種新品種高粱倒是早說呀!去年種小麥的時候這幫丫的難道都還沒下出來呢?

老忠作為生產隊的保管,就是不肯開倉庫給“工作組”做飯的糧食,心想餓也要把這幫家伙餓跑了。可是政治隊長來給老忠做工作﹕“也怨不到這幫人的頭上,飯還是要給吃的,‘有殺罪,有剮罪,就是沒有餓罪’,判了死刑的也還不能限制人家吃飯嘛!”沒法子,最後老忠還是沒能頂住。

人家還有一番“理論”呢﹕種高粱產量高,一年就能“過黃河”。誰說高粱不好吃?小麥磨到最後的黑面,能比高粱的頭茬面好吃嗎?只要糧食多,不好吃怕什麼?我們只磨一、兩茬,剩下都喂牲口。有的是嘛!

服了服了!老忠半路扯個謊退出會場﹕不行了!肚子疼。

小麥到底還是給翻了。再過兩個多月就吃到嘴的麥子呀!就這麼糟踐了。

但事情還沒完,小麥翻了,“三尺三”的種子卻遲遲來不了。怎麼辦?一聲令下﹕“高粱不種了,改種玉米!”不必翻掉小麥本可以在壟間套種玉米的呀!這還讓人能不罵娘嗎?

這件事搞得挺大,最後有人告到運城地區,縣委被通報批評。但損失卻再也無法挽回。不是老忠告的,那年老忠造化還不夠。

老忠想要搞的,是一個大膽的設想﹕把當地小麥的種植錯後一個節氣。根據是,當地影響小麥產量的主要因素是春凍——如果能讓返青時間晚一些就有可能躲過春凍。當然,這個設想影響重大,老忠也知道,多年形成的這樣的種植習慣決不會是沒有依據的。所以,老忠開始在自留地進行試驗,而且取得了初步的效果。不過,僅僅一個年份並不說明問題,然而後來的發展沒有能夠讓老忠最終證實自己的設想。

除此以外,老忠特別想用個五年的時間,從穗選開始培養適合當地情況的小麥新品種,也要以自留地為基地。這些規劃最終也沒有時間去實現了。在農村,困難的不是勞動,而是生活,是操持不完的日常瑣事。哪怕只有光棍漢一個人。沒有安居,哪有樂業?所以頂多去琢磨自己的自留地,生產隊的科學種田就只能依著那些吃商品糧的干部去亂來了。

1976年最後離開農村時,最深的感觸只有一句話﹕要想科學種田,當生產隊長都沒有用,唯一的出路是單干。

這句話曾經受到很多老同學的嘲笑,一直笑到改革開放以後為止。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