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老隊長

朱老忠

老隊長是我剛剛插隊時第一個房東,他是老貧農,一個典型山西農民的形象——一條白毛巾系在頭上,五十多歲,卻滿臉是歲月刻下的皺紋。

老隊長對知青最好,生活和生產上處處關心。剛去時知青還沒有自己的工具,有的小伙子亂使蠻力氣,經常弄壞從老鄉家借來的工具,但只有老隊長,什麼也不說,修好工具以後還讓用。後來了解到,老隊長是1944年入黨的老黨員,農業社以後就一直是隊長,而且自打解放後就當著相當于隊長這個等級的村干部。據了解在國家干部中1944年人黨的人,成份就是“革命干部”。我所在中學的書記也是那年入的黨,處長級,在地方上相當于縣長。

但老隊長還是當他的農民。

山上的日子“走路就挑擔,出門就爬坡”,老隊長的年紀已經明顯力不從心。但老隊長帶領大家干活兒時還是在盡心竭力,不比別人少干。

夏季的一天,下起了雨。干旱的土垣沒有灌溉條件,此時正是“久旱逢甘霖”。 老隊長挺高興。下雨天地里活不能干,窯洞里干的活又安排不了很多人。知青們樂得休息一天,老隊長也到我們知青的窯洞里來閑聊了。

另外兩個知青還在被窩里,我挑水剛回來。老隊長抽完一袋煙,重新裝上點著,用手抹了抹煙嘴遞給我抽,一邊打開了話匣子。一張口居然是這麼一句﹕“這共產黨的干部就沒法當!”

接著,老隊長從解放後開始講起。他認為最好的時候是互助組階段,合作化以後土地不歸個人就不好領導了,文革後人就變得更猾了。

老隊長印象中從合作化到公社化就不能安穩。從縣里開會回來要搞合作化,房啊地啊牲口啊一通討論折騰,好不容易有了個頭緒,該坐下來今後研究怎麼干了,又來了通知,初級社要轉高級社,重新開始了又一番的折騰。以後的公社化,小公社合並大公社,也都是類似過程。而全過程的時間僅僅用三、四年就完成了。

這以後就是“大躍進”,這兒建水庫,那兒煉鋼鐵,前坡修路,後山栽樹,到處抽調勞力。那年莊稼長得特別好,地里刨出的紅薯從來就沒有那麼大。可是沒人收呀!“豆兒在地放炮哩,棉花在地吊孝哩,隊長急得發躁哩,老頭老婆沒力氣,累得在家睡覺哩。”

後來縣里要蓋化肥廠,還來抽調勞力,老隊長這次誰也不派,自己去了。家里的事就“眼不見心不煩”了。

說到這兒,一個知青從被窩里伸出腦袋打趣﹕老隊長!你不想活了吧?這可是誣蔑“大躍進”哪!

老隊長呵呵一笑﹕咱怕啥?還不是當咱的農民!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