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政治民主”與“運動群衆”

朱老忠

“政治民主”與“運動群衆”,前者似乎是很好、很時髦的事情,後者故意把“群衆運動”顛倒過來,似乎說的是文革中的現象,是很壞的事情。不過在中國(大陸和臺灣都是中國的一部分),乃至于在中國人(華人)成群的地方,這二者往往同時存在,共同發生。

有人認爲臺灣的全民選總統是“政治民主”的體現,其實仔細想來,臺灣選舉的大轟大嗡,很多地方非常類似大陸“文革”中的“運動群衆”。中國人的“全民”(或“群衆”),由于平均文化素質的問題,往往沒有、甚至根本就提不上自己的政治見解,大部分人對政治根本就是不聞不問,漠不關心。就是這些“大部分”人,便成了“政治家”們爭取的對象。其實“爭取”二字實在是美化了那些政客,不如說是“煽動”、“蠱惑”、“運動群衆”,反而更加確切。

其中冠冕堂皇的字眼就是“政治權力”、“神聖一票”,這不僅僅是在臺灣“民選”中滿天亂飛的話,也是在美國選舉中許多華人政客的話,就是大陸的“普選”也運用的是完全一樣的語言。“政治就是投票,投票就是政治”,誰把這些“群衆”糊弄得相信了這一點,自以爲提高了“覺悟”,就會同時得到很多的“擁護”者。

而在“文革”中,更是有這樣的“最高指示”:“你們要關心國家大事,要把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進行到底。”什麽是“國家大事”?各個時期不同,今天是“打倒走資派”、“橫掃一切牛鬼蛇神”,明天是“徹底批判資產階級反動路綫”、“造反有理”,後天就是“炮打資產階級司令部”、“打倒劉鄧陶”,大後天又是“批林批孔”、“反擊右傾翻案風”。雖然“文革”早就結束了,但那“到底”二字,直到今天也沒人知道什麽是個“底”——半截烟筒,沒底。

雖然有“群衆是真正的英雄”這樣冠冕堂皇的話,但群衆終究是群氓、是民衆,是需要被“發動”、被“組織”的,堶扈u正關心、注意政治的畢竟是少數,真正有政治頭腦、有政治見解的畢竟是極少數。話說回來,多了還要那些政治家有什麽用?所以才會有“形勢大好,不是小好,形勢大好就體現在‘群衆被充分發動起來了’”,才會有“人民靠我們去組織,中國的反動分子靠我們組織起人民去把他打倒”,一言以蔽之:所謂的“群衆運動”,說到底不過是“運動群衆”。

只要我們注意到,美國這樣的國家長期實行民主政治,而且具有最高的平均教育水平,但投票率居然比臺灣要低很多,就會意識到,臺灣的所謂“民主政治”包含了太多的“運動群衆”在內。

中國人喜歡看熱鬧,更喜歡看人家倒黴。魯迅在《藥》堨肭呇a描述:“像一群鴨,被無形的手提著”。馬路邊擺出棋攤,就不乏伸長脖子的觀戰者,只要分辯出了强勢弱勢,那“支嘴兒”的人們立即熱情高漲。只要對下棋兩方都不熟悉,無一例外地都去支持强勢,以便及早置身得勝陣營之中。

不但如此,很多人非常願意表現自己的“嫉惡如仇”。街上要是抓到一個小偷,不相干的人們會一擁而上,誰能打上一拳踹上一脚,都覺得是“機不可失,時不再來”,都會找到阿Q“殺革命黨”那樣興奮的感覺——管他是不是冤案,先占個便宜再說。

文革的興起更是使這種觀念發揚光大:不斷有倒黴的人被“揪出”、被“批鬥”,于是“棜衆人推,破鼓亂人捶”,“群起而攻之”,喊出一句“打倒”,體現自己“革命”,還要誇誇其談自己是怎樣的“意氣風發”,如何如何“懂政治”。

明明文革中“左”“右”不斷變遷,直到今日還是有人覺得自己始終“老左”,一貫“革命”,而且要“不斷革命”、“繼續革命”,從來就是“主人公”,甚至自認“救世主”,自以爲簡直是個了不起的“英雄”。其實不過是被人指到哪兒咬到哪兒,逗得團團亂轉的無知群氓。和臺灣那些類似被“强暴”了還要用“畢竟體會了一次性快感”來安慰自己的人們一樣,在“文革”中被“運動”了却還對“文革”贊不絕口的,至今也還是不乏其人。

更值得注意的是,在一些“文革”“老左”對“文革”“民主政治”的鼓吹中,居然還出現了新一代“文革”追隨者。雖然對“文革”一無所知,照樣會“指哪兒咬哪兒”,照樣知道迎合和加入自己預料中的“得勝陣營”,而且似乎天生就會以“懂政治”的態度找到自我感覺。

細想起來,倒是“文革”開始一年多以後出現的所謂“逍遙派”,有些類似美國不參與投票的公民,反而體現出一種難能可貴的自知之明:沒功夫弄明白人家的什麽“政治主張”,就不去跟著瞎摻和。無論在哪個政府(當局)的統治下,無論在什麽樣的場合中,只要看到中國人以大轟大嗡的起哄態度對待政治,就不可能有什麽真正像模像樣的民主。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上海風情

落磯山風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