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挑擔子的學問

朱老忠

七十年代初,記不清是哪年,《十萬個為什麼》再版了,其中居然有這樣一則﹕為什麼挑擔子的人走起來都和小跑似的?

其中的解釋令人啼笑皆非﹕因為挑擔子的人走起來總是有跌倒的趨勢。哈哈!顯然是個不會挑擔子的人初次嘗試挑擔子的體會。

老忠插隊那地方,山高路遠石頭多,出門挑擔又爬坡,那條扁擔一年四季壓在肩膀上。挑擔子的人只有在路況好的時候——這可不是開車所說的“路況”,而是指有條正經的比較寬、比較平的路,這時才可能“小跑似的”。這也不過是順應扁擔閃悠的頻率以圖省力。而在大多數情況下坡陡路窄,不能快而要穩。

每天都必須從深溝里挑水,這和平原挑水可大不一樣,平原挑水是水比桶沿低兩寸,而且一路 蕩一路灑。這里,那兩大桶的水都是象倒酒那麼滿,等挑上來仍然要和桶沿平齊,幾乎不灑一滴。走在那之字形又陡又窄的上坡路上,前桶要高,後桶要低,前桶不能踫到路上的大小石頭,後桶不能踫上土崖(這個“崖”字在那個地方讀“來”音)。每一滴水都是費力從溝底挑上來的,都不能隨便糟蹋。

而上嶺拾柴則沒必要那麼求穩。那粗粗的兩大捆柴,用牛皮繩子收得緊緊的,兩頭尖的大扁擔一頭插一捆。嶺上哪有什麼路呀,都是要從坡下面繞過那些荊棘灌木,爬到最近的一條梁上——山梁上植被不是那麼茂密,往往有一條人走出來的小路,再順著這道梁上到來時的那條梁。那麼陡的坡,肩上壓著一百多斤只能是一步步向上拱,小跑?門都沒有!

等到了該下坡的地方,那往往是從溝掌下山,從溝里走的好處是隨時有水喝。但溝掌上面的坡是最陡的,只有山羊踩出來的“羊腸小道”,那哪里算是走下去,簡直就是出溜下去,稍不小心就會滑個屁股墩。哪個還能“小跑”?

拾柴要跑的山路,往返總要將近四十里。剛剛下到農村時,也和山下的農民那樣,只會一個肩膀挑,咬著牙實在挺不住了才勉強換到另一個肩膀。後來才和當地農民學會,挑擔走遠路換肩是越勤越好。其實這連當地十歲的娃娃都會,換肩都是邊走邊換,換時兩個肩膀都向後,將擔子橫過來,手扶著同時放在兩個肩上,再連顛帶滑地移到另一個肩膀。只有這樣勤換肩,一路下來才不至于那麼累,也才能夠堅持數十里甚至更長的距離,而且決不是今天干完明天就能歇了不干的一“拼”。

到每年的春、冬兩季,都要積攢一些柴預備過冬和夏忙。冬天一般不拾柴,嶺上的積雪一冬不化,溝底的路也全結的是冰。實在沒辦法了,只有走梁上的另一條路下嶺——那條路更不好走,有個地方要一手扶著石壁,兩腳踩著石頭窩才能過去,另一只手還要按住那被山風吹得滴溜亂轉的柴擔。那年正好過了這個地方遇到了山下的知青上嶺去,事後他們無論如何也想象不出,我們和山里老鄉是怎麼過的那個他們空著手都不大敢過的地方。

麥收季節一般不可能去拾柴,實在沒燒的就是暫時燒別人家的也不能“離崗”,所以那季節的柴都是春天農忙前要預備好的。而麥收最重的活,就是把麥捆從地里挑到場上。麥收最怕的是下雨,那個地方下雨之前必定要刮“順坡風”,而越是刮起了“順坡風”越是急著要頂著風收回小麥。挑麥子的時候每人都是兩個比人還要大的麥捆,全隊十幾個男勞力只好緊緊地排成一字縱隊,最前面的一個人頂著風,後面的人就可借點兒光。而輪換打頭的只有兩個SB,一個老忠,另一個是老隊長家來自垣曲縣的倒裝門女婿,是當時最健壯的兩條漢子。雖然是頂著風、上著坡,但坡度不大,仍然是肩閃彎月步流星,快得近乎小跑——誰跟不上就要自己去頂“順坡風”了。由于前後靠得盡可能近,換肩都是必須大家同時換的,那陣勢也相當壯觀。

只有在這里,才能知道為什麼桑木扁擔最好用。一是彈性好,結實,毛栗木的扁擔就被老忠挑斷了兩根——太脆。桑木扁擔第二個優點是較輕,青岡木的扁擔雖然也比較結實,但本身太重,老忠後來多年用的是一條自砍自制的青岡木大扁擔。要論輕,核桃木和楸木的扁擔也不錯,但都沒有桑木扁擔這第三個特性﹕滑溜。當肩膀上的衣服滲出汗水,換肩時就會發澀,其它木頭的扁擔都只好顛過去,唯獨只有桑木扁擔,在此時仍然是一推就換過去。

老忠始終也沒有自己的桑木扁擔。那條青岡木扁擔離開時留給了成虎,帶走的只有那兩條拾柴用的牛皮繩子,繩頭上各有一個自已彎制的木頭繩踞,繩子上凹溝里還有黃色的牛毛。很可惜,這繩子後來放在北京老丈人家,那房子騰給小舅子住時,被當做廢物扔了。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