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走出怪圈才能走向世界——談談中國足球

朱老忠

中國足球長期以來陷入了一個怪圈。從上到下,把“打入世界杯”看作一件了不起的事情,幾乎是“悠悠萬事,惟此爲大”了。

中國的足球熱大約從七十年代就開始了,“下底傳中”是慣用的戰術,李宙哲、王厚軍,是當時有名的足球明星。文革期間任國家体委主任的老莊(說真的,我很喜歡這個曾經在世錦賽上三連冠的老莊),請來許多“第三世界”國家的足球隊,當時那些非洲老黑的足球水平,確實使中國隊要以“友誼第一、比賽第二”的態度來“讓”著踢。這個現象也使中國足球界産生了一個誤解,以爲自己國家的足球水平已經達到世界水平,至少也是“接近”吧。雖然沒過多久,就像當初六十年代錢澄海給古巴當籃球教練一樣,學生的進步速度,很快就超過了老師的水平。

人們時常遺憾的是1982年與世界杯决賽圈的“擦肩而過”,覺得那是被人可耻地“算計”了一次,于懷耿耿地直到現在。其實,如果當時真能有快刀斬亂麻地拿下新西蘭的水平,人家就算故意輸給新西蘭十個球,也還是算計不到咱們頭上。栽在新西蘭手中以後大家也看到,那“算計”了中國的新西蘭在杯賽中的表現實在是十分業餘,讓中國人毫無辦法的後防綫,在別國人的脚下簡直是摧枯拉朽,不堪一擊。連這麽次的球隊都對付不了的中國,即便那次沒被“算計”,也必定是“人爲刀俎,我爲魚肉”,好看嗎?

似乎從那以後,“打入世界杯”就成了喉中之鯁,不圓這個夢死不瞑目了。

于是,一届届的外圍比賽,一茬茬的土洋教練,無不以“衝擊”“打入”爲目標口號,中國足球,給老外教練開闢了一塊非常可觀的“自留地”。

相比籃球、手球這樣進個把球無足挂齒的運動來說,足球更多的時間是中場爭奪。換句話說,足球更加重視完整的全過程。正因爲如此,足球的進球也就顯得更加令人興奮和激動。足球本身,就不是一個急功近利的運動,以急功近利的態度來對待足球,當然就會走進了一個“鬼擋晼谷〞漫ヶ憿C

那産生大批著名球星的荷蘭,在世界杯上每每幷無突出表現,但却被很多人譽爲“無冕之王”。爲什麽?實力擺著呢。中國羽毛球在六十年代也是如此,沒有參加世界比賽,但世界頂級羽毛球隊來訪,無一不是落花流水地慘敗而歸,“無冕之王”受之無愧。

足球是圓的,幷非沒有規律,而是有其“圓”的規律。但我們的足球,不注重提高實力和水平,拿著個“衝擊”“打入”的鶏毛當了令箭,把足球這種重視全過程的運動倒置起來,把比賽結果看得太重太重,不但水平提高的速度不盡人意,就連有限水平的正常發揮都大大受到影響,越是重要的比賽,越是縮手縮脚。

比起其他運動來,足球的勝負結果相對偶然性更大一些,我們對待世界杯,總是想削尖了腦袋鑽進去,憑著運氣混進去,而不去仔細想想“鑽”和“混”的結果會是什麽。越是這樣急功近利,壓力也就越大,越是主場,水平越是不易發揮。5.19被香港隊終結,98年被卡塔爾俘獲,難道說完全是偶然的嗎?98年外圍賽時還居然有此一說:“中亞無弱旅”,那兩伊沙特阿聯酋,在世界足球界本來都是些排不上號的弱旅,說出這話來分明在承認自己是最軟的柿子。如果在這些沒名的弱旅面前也要如臨大敵,還動不動就被人家來個“黑色X分鐘”,比賽前就抱以避開他們爲“走運”的錯誤心態,那我們還有什麽臉面去報名世界杯呢?

冷水潑完了。不過我們還是應該看到,國足畢竟有了進步,雖然這次和當年的漢城奧運會一樣地還是交了白卷,但後兩場球的對手雖然更强大,却已經不是那麽縮手縮脚了。可見,只要把過程看得重要一些,把目光多少從結果上移開一些,放開手脚,還是可以正常發揮應有水平。我們實在應該早日走出“鑽”“混”的怪圈,把健全實力、提高水平當作第一位的頭等大事。等什麽時候視中亞諸弱爲草芥,拿東亞日韓當病夫,我們的足球直起了腰杆、挺起了胸脯,那才是真正有走向世界的希望了。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