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再論“兵團”與“插隊”

朱老忠

看來這個題目還是有人感興趣,那老忠就不防繼續深入深入。

前文說過:兵團是有人管的,插隊是沒人管的。那麽插隊爲什麽會沒人管?有沒有可能管起來?有沒有可能也實行“學校式的管理”?

俗話說:端人家的碗,受人家的管。兵團之所以可以管,是因爲有人給你開工資,誰要敢不服管,便有“處分”在等著你。衆所周知,處分的最大級別就是開除。當然,這是行政處分,再大的還有刑事處分——判刑。那麽有沒有介於開除和判刑之間級別的處分呢?

當初是有的,這就是所謂的“遣返”,讓你去當農民、掙工分,束縛在土地上,不給任何盼頭。老忠在農村時曾經遇到一個抗美援朝回來的戰俘,甄別的結論是“一彈未發,持槍被擒”,最終的處理就是:開除黨籍,開除軍籍,給300元安家費,打發回家種地。

插隊,最初一年也可以靠“安家費”,過後就只能靠自己,而且去的時候一不要體檢,二不要政審,程式上就已經相當於遣返,按處分級別論已經高於開除,所以不可能再受任何“行政處分”手段的制約,也就沒有辦法管起來了。

也正因爲如此,插隊人的情況和表現千差萬別,不論生活上還是思想上,全憑自己管自己,在生産隊的地位和處境也是彼此大相徑庭。

不錯,日後也曾有個別兵團戰士,甘心“降格”而“轉插”到生産隊的,老忠就認識一個。不過基本上都是事先安排好了門路的一個跳板。老忠所說插隊情況的“千差萬別”,這也屬其中之一。人們後來終於認識到,插隊在“回城”方面有一段時期居然比兵團更爲有機可乘,於是在有“門路”人的眼中,插隊反而成爲一條可利用的間接途徑。

這樣的“降格”也反映了一個事實:從兵團轉插隊比較容易。那麽有反方向從插隊轉兵團的嗎?集體方式據瞭解是有的,但以個人方式的——也許是老忠孤陋寡聞,包括網路在內的無論任何途徑,從來就沒聽說過。即便有,也必定需要疏通、打點,而且要有機會。因爲那是要占個名額領份餉,不搞成“在冊”就無法辦到的。

所以從形式上說,兵團相當於一種就業方式,插隊相當於一種待業方式。而就社會地位來說,以“遣返”程式“待業”的插隊知青,無論如何要大大低於通過政審和體檢“屯墾戍邊”的兵團戰士。這就決定了這種“待業”形式的插隊不可能有健全的管理,當然也不可能有嚴格的管束。這就是插隊和兵團最本質的不同。也就是某些兵團知青故意拉低當初的社會地位,自稱那段經歷爲“插隊”的原因。

管理的健全與否關係到知青的物質生活保障,管束的能否實現則關係到知青對社會環境的深入瞭解。在當時的條件下,這二者只能同時存在或同時不存在。

至於那位伸了半天大腳趾也沒辦法把日均麻包數湊到50包以上,卻腆著臉自稱是在“替大家說話”的人,早已經避開實質問題不談,開始以顯示英文水平之類八竿子打不到的東西在竭力挽回面子了。老忠就給他留個面子,不再給予正面答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