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二問朱老忠先生

卓雲山

朱先生再次彪炳顯赫地昭示了他非凡的幽默感,使我等兵團戰士出奇地佩服。不單如此,朱先生充分地展示了他老人家的數學天才,左一算,右一算,居然遵循了‘噸公里’的思路。總之是要顯示我們兵團戰士扛的沒有朱先生們多。其數學天才雖然比不上陳景潤,可總是超過宋景詩了。

朱先生,卓某所講的兵團戰士扛麻袋,只是接著您的話茬,只說小麥一項。其他什麽拾柴禾之類的並沒有提及。否則兵團又有大豆,大田等等,如此一一道來豈不話長?再者,吾等兵團戰士扛麻袋,只是限於麥場上。朱先生想讓我們把麥子從地頭上扛回家,認真搞笑。

咱們再說一個小連隊,麥田一萬畝,畝産300市斤(不怕先生見笑,當時黑龍江就是這個水平),先生可以算一算,總共是多少斤,180斤裝一袋,總共有多少袋。假如麥場上有20個人幹活,其中15個人扛麻袋,每人秋收季節肩膀上要過多少噸小麥?先生如此聰慧,不用算都心知肚明瞭。再把您那疙瘩,或一村,或一社,總產麥子多少,平均每人要扛多少,這麽算來,好使我們心服口服。先生願意將柴類加並算在一起,兵團戰士們亦不表反對。先生很可能又來強調‘噸公里’,100公斤扛10公里算1‘噸公里’,兵團戰士只欣賞生産成果,假如你就打了一點兒糧食,卻製造了高高的‘噸公里’,那只是可憐與可悲,不知怎麽又成了貶低別人的依據。

兵團戰士們當年扛麻袋,指的是將處理過的麥粒入囤。囤以席圍,小麥倒入。開始尚比較容易,後來囤子越來越高,只能以長木板做跳板。板的一端搭在地上,另一端則高架於囤口。兵團戰士們就是這樣扛著180斤重的麻袋,最後走上了高高的三級跳板。人在上邊走,跳板忽悠忽悠地顫。跳板很窄,在跳板上憂豫想把袋子放下是不行的。這樣一天下來,比您那十堣s路如何?

說吾等兵團戰士對土地沒有任何責任感,完全是被動的農業勞動,真是笑話。你的土地是集體的,我們的土地是國家的,都不是自己的啊!怎麽會我們沒有任何責任感,你的責任感很強?既然吾等對土地無責任感,爲什麽當年我等幹得那樣起勁呢?常年在世界三大黑土帶之一的北大荒的土地上辛勤勞作,春季播種,夏季除草,秋季收穫,難道兵團戰士們不對土地增加‘任何’責任感嗎?

居然把你們的‘極限記錄’向兵團戰士推廣,兩人合作一晌割麥子6畝。你不是一口咬定我們不行嘛,怎麽又想我們可以成連隊的集體達到你的最高記錄?說話可要講邏輯喲!黑土地秋收季節是軟軟的,走起路來沒那麽爽快,把你的勞動模範調到黑龍江他也割不了一晌3畝!再說我們兵團戰士也沒蠢到這種地步,放著大機器不用讓之生蛂A反而人工上小鐮刀。如果不是機械化生産,這一萬畝麥子也播種不過來,沒有種怎會有收?

‘學校式的管理’,那兒聽說的?以雲山所在的黑龍江兵團來說,當年的領導有:兵團政委任茂如,第一付司令員顔文彬,付司令員王統,屈太仁,臧公盛,劉竹軒,付政委莆更生。請朱先生給我們指點一下,這幾個人那一個來自教育界?如果不是搞教育的人又怎麽懂得‘學校式的管理’再請朱先生幫我們分析一下兵團的師一級幹部,團一級幹部…,都是何等樣人,爲什麽他們會實施該種管理。既然先生對兵團了如指掌,那麽請剖析一個典型的連隊,它的平面大致是如何,都有什麽物件,從事那些生産,爲什麽說是那種管理,這樣可以使我等口服心服,如何?

“不瞭解農民…是個很大的損失”,真不知道先生在講什麽,也不知道先生在插隊時接觸了幾個農民。一般說來,一個兵團戰士接觸的老職工的數目要多於一個插隊的人接觸的農民的數目,至少不會低於平均的數目。另外在這一歷史時期中,究竟從人民中領悟了多少,究竟在艱苦生活中磨煉到什麽程度,應該從知青後來的經歷中去衡量。雲山可以毫不誇張地說,兵團戰士們可以自豪地回顧過去。朱先生可以攤開四兩棉花,仔細地紡一紡。看看兵團出來的人在各行各業究竟如何。恐怕來自兵團的各界才俊的成就,使先生的論點蒼白無力。當然,北大荒的熏陶使吾等汲取了廣闊天地之氣,我們自豪我們的過去,但能寬容地尊重他人,不會用種種不實的武斷去貶說別人。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