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重評美國的“門戶開放”政策(四)

——保證列強威脅中的中國領土完整

北明

遏制了列強瓜分中國的野心

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費正清(John King Fairbank)在論及美國門戶開放政策的演化時指出﹕這一政策的第二度通告(照會)“是針對俄國已經迅速佔取滿州里,從而違反列強在華利益這一事實而作出的”。(引自“The United States and Chinaby John King Fairbank, Fourth Edition, England.1976)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的情況同樣令人怵惕﹕列強在聯軍在登陸天津進兵北京前就對中國各懷野心。俄國首當其沖,其他各國緊步後塵。聯軍剛剛攻陷天津,俄國就召集各國高級軍官開會,成立天津臨時政府,並企圖自任首腦。在其他國家反對下,俄、日、英(後來加上德國)成立了聯合天津行政首腦機構。無獨有偶的是,這幾國都是過去和不遠的將來要瓜分中國的惡主。俄國同時還搶先佔領了天津海河東岸地區,並將那里擅自劃為俄國租界。這一破壞門戶開放政策一度照會精神的做法,立即引發了自中英第一次鴉片戰爭之後各國再度瓜分中國的競賽﹕英、德、日眼紅俄國擴大自己的租界,要求也擴大他們的租界;而其他在天津沒有租界的國家如奧匈帝國、意大利和比利時則要求建立自己的租界。

僅僅佔領了天津就立即霸相必露,美國的二度照會並非無的放矢。

與第一次就門戶開放政策照會各國的結果不同,美國的第二次照會並沒有要求各國作出回應。面對不可控制的中國暴亂和深淺莫測的中國政局,美國的本意是,無論各國是否回應,美國將我行我素,站在公正立場,維護中國主權。但是歷史記載的結果出人意料!竟然是﹕所有國家反應積極,態度明確,表示合作。這就是說,所有在華列強一致同意美國強調的保證中國領土完整行政管理完整的原則。至少是口頭上同意這個原則。

“借助現代外交策略……,海使世界習慣于接受‘門戶開放’這個為中國而采納的唯一高尚的政策。沒有一個于此有關的(西方)政府樂于接受它,它們都在已經到手的盤剝中為自己盯著更多的利益並且樂于進行更多的爭奪;但是在海宣布門戶開放政策後,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敢于公然反對它。”(引自“The Life and Letters od John Hayby William Roscoe Thayer, Boston and New York, Houghton Miffin Company, 1915)當敵視西方文明和反抗西方剝削的民族主義在中國大地以暴民政治的形式討還公道時,由于美國的介入,由于門戶開放政策的頒布和實施,在那些“外國鬼子”中,不僅出現了自律的音符,而且出現了為中國利益叫陣的鼓手。無論如何,各國列強開始調整自己的行為,接受門戶開放的約束。這哪怕僅僅為了與別國步調一致,也是一種歷史的進步。縱覽過往的國際交往歷史,這是首次實力強大的多國殖民集團面對一個弱國,而且是一個違反國際協約的弱國,承諾接受道義原則的束縛。

具體地說,當時聯軍已經退敗在大沽和天津一線阻擋登陸的義和團,所謂兵臨城下,箭在弦上;而北京的外國公使和公民仍在被圍困中亟待解救,聯軍出兵進京勢在必行。美國要求保護中國領土完整的門戶開放二度照會不遲不早正是火候,無異于給必然出征的多國聯軍戰馬無形中勒了一個嚼子,加了一道韁繩。難怪美國國務卿海約翰感覺他在1900年“對中國人盡了一次很大的力”(引自同上)。

一個值得注意的相應的歷史事實是﹕聯軍雖然早在714日就拿下了天津,卻直到84日才出兵北京。這期間除了俄國忙著佔領並瓜分天津租界,其他各國準備競相效仿,這些列強都干什麼去了?他們為什麼行動遲緩?《中國大百科全書》相關條目的解釋是﹕他們“內部矛盾重重,對何時進犯北京爭吵不休。”果真如此,這一滯後現象應當是美國在此前的73號照會各國,強調門戶開放政策,申明美國希求與清政府對話溝通所帶來的結果。

然而拖延之後,列強最終還是進兵北京。對此,歷史記載是﹕清政府在對待聯軍和義和團問題上搖擺幅度隨著時間的流逝越發加大。621日清政府對外宣戰,這是要與義和團攜手跟外國過不去了;不出十天功夫清政府就向各國乞和,這是害怕打不出名堂來,反而自食其果;但是乞和之間仍然沒有停止廝殺,這是耽心列強一旦得勢,後果將不堪設想。由于大清最高權利內部的爭斗,無論求和還是停戰,都醉翁之意不在酒,所以出現了中國歷史上極為荒唐的局面﹕清政府一邊求和一邊打。聯軍這邊,美國再度宣布的門戶開放政策可以制約列強的瓜分野心,卻難于解救被圍困的外國公民。勒了嚼子加了韁繩的戰馬還是戰馬,面對仍然被困在京的外國公民,還得出征。

挽救中國再度被瓜分命運

一直以來,大陸學界對于誰在1900年挽救了中國的命運另有說法﹕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編輯出版的有關義和團案卷中說,“1900年的義和團反帝運動,打碎了各國帝國主義瓜分中國的妄想,……”。這一評價應當是中國對義和團運動的最權威的評價了。但是這個評價值得質疑﹕首先,義和團當初“扶清滅洋”的兩項宗旨無一實現。不僅沒有實現,西方列強並沒有被“滅”掉,他們反而更加耀武揚威,四處出擊,燒殺搶掠;清政府不僅沒有被“扶”起來,慈禧和光緒反而落荒出逃西安,而且早在剛剛宣戰之後就開始認輸,派了李鴻章這樣的末世優秀大臣乞和。更為重要的是,義和團運動在聯軍的槍炮聲中歸于徹底失敗。所謂“打碎了各帝國主義瓜分中國的妄想”之說不知從何談起。

了解那段歷史的人應該同意下面的判斷﹕義和團的暴民運動為列強引兵自救之後再度瓜分中國提供了一個不可多得的機會。尤其是在19世紀下半葉日俄以及歐洲列強瓜分中國的企圖被美國第一度門戶開放政策遏制之後,這個機會對簡直絕妙!不只是義和團被鎮壓,流亡的大清政府等待發落這種機會將導致列強瓜分中國,歷史證明,任何一個比這小得多的機會都是日、俄、德、英這等這些劣跡斑斑殖民帝國瓜分中國的機會。中國1900年的國難幾乎命中注定不能避免﹕它始于義和團濫殺無辜的暴力,先在道義上丟了分;又被大清的暗中慫恿終和公然支持雪上加霜,削弱了唯一的公道國家美國的同情(對于中國當時的情況,海約翰1900920日寫道,“那是群魔自己亂舞”);最後義和團清軍敗北,大清政府首腦出逃,全城掛滿了“順民旗”!列強們被一度門戶開放政策所遏止的瓜分夢只差一步就夢想成真了。中國和西方最初直面相遇的世紀里,歷史跟中國開的玩笑太大太荒唐﹕弱者被欺凌者不僅失敗而且失信失義,強者強盜不僅得勝而且得道得天時地利。諾大中國,滿腹屈辱,剩下的最後一道菜還是任人宰割。

事實誠如美國中國問題學者費正清(John King Fairbank)先生早在他的《美國與中國》(The United States and China)一書中指出的﹕“19007月的二度通告對于中國的領土與行政管理的完整性表現出更為積極的態度和更多的支持。”他認為,美國的“門戶開放說法發展了兩個原則”﹕除了“所有在華國家的平等待遇”,另一個原則就是“中國的完整性”。在中國孤立無援,國難當頭的時候,美國是國際上唯一一個為中國說話的國家,門戶開放政策是避免中國重蹈類似非洲那樣的被列強瓜分干淨之厄運的唯一武器。

具體地說,中國當時的國難不只是一種可能和邏輯,而且幾乎成為現實。列強其實並沒有等到大敗義和團之後才開始新一輪瓜分。如前所述,俄國早在聯軍佔取天津、北京使館解救行動尚未開始時,就已霸相畢露,擴張領地,劃分租界,首先破壞門戶開放政策的第一度照會成果。而德國人瓦德西(Count Waldersee)帶著德國兵登陸天津時,北京已被聯軍攻取,公使館被解救。他還是率兵開赴北京,不僅自己打,還組織別國軍隊一起四處燒殺搶掠!德國在中國民間的暴民攻擊中死了一個公使,它的政府正規軍卻結兵兩萬,不遠萬里到中國大地上發泄他們的獸性!

尤其危在旦夕的是,北京被聯軍佔領之後,俄國對東北滿州的野心再起;英國企圖獨霸長江流域對貿以特權;其他各國也都乘中國之危再度加緊拔拉自己攫取在華利益得黑算盤。而美國不時時機地再度為捍衛門戶開放政策而進行了艱苦而機智的努力﹕為了中國百姓的生命安全,美國在190011月以前堅定地制止了德國在北京附近狂暴的軍事復仇行動,使“這個通常充滿獸性但很少愚蠢的德國政府,恢復了理性……,並確切地回到我們(美國)的立場一邊(海約翰語,19001016日。)”。為了保證勝利後的列強不借和談之機對華提出非分之想,美國在七國中努力斡旋,成功地聯合其他國家控制了俄國的瓜分滿州的野心,同時避免使俄國感到美國結盟反對俄國;成功地使英、德兩國聯手共同制衡俄國,又達成了這兩國之間的相互制衡,避免了英國獨霸中國長江流域的對外貿易。

大清王朝跟外國打交道沒有經驗﹕動輒宣戰,十分氣盛;戰即敗,敗得淒慘;敗則求和,不顧顏面;和則割地,損失慘重。1900814日聯軍進駐北京,為了維持秩序和保證清政府恢復管理和控制,並沒有當下撤軍。美國力主繼續維護中國大清朝統治權,請光緒慈禧返回北京。清政府重整旗鼓,卻憂喜交加。因為接下來是以戰敗身份接受列強們提出的議和條件。這正是中國義和團暴力導致的最壞結局。中國大清官員中沒有任何人對野心勃勃的強權集團抱任何幻想,清政府頭上懸著七國利劍在惶惶不安中苦捱了將近兩個月。等來的議和條件中竟然沒有一項是以瓜分中國土地作賠償,而是懲罰凶手,索賠款項等。美國二度照會的門戶開放政策所強調的保護中國領土完整和保證中國全權行政管理得到了切實的貫徹。連一向不給自己評功擺好的美國教科書都認為,在當時情況下,美國門戶開放政策是中國避免被列強瓜分的主要原因。

美國國內的保守傾向一向不消停,對于歷來美國多管閑事的外交行為總是不時時機的提出批評,而且經常抓住一點不及其余。但是,這樣一個反政府言論自由發表的國度,對這一長達五十年的政策沒有出現過反對意見,反而維持著持續不變的高支持率。這種支持並非因為它維護了美國的在華利益,而是因為它曾歷久彌新,在半個世紀里一再扮演危難頻頻之中,中國利益的守護者的角色。(全文完)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