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重評美國的“門戶開放”政策(一)

——門戶開放政策的背景和出台

北明

英文世界的幾乎所有有關資料都明確支持一個結論﹕門戶開放政策是守護中國利益的政策。這個結論距離中國大陸人過去了解甚至認同的結論全然相反。

然而事實確然是﹕門戶開放政策的首次提出,在西方列強與中國的不平等貿易中保護了中國中國的關稅自主權和關稅收入;它的第二次提出,在義和團暴亂期間和其後避免了中國被列強瓜分的厄運;而它在中國的繼續實施,則遏止了俄、日在中國滿州之爭中再度擴大瓜分中國。由于中國主權問題在二十世紀上半葉的國際化,美國的門開放政策在後來的歷史進程中從一個單純的對華貿易政策演變成了一個國際性的對華政治政策,並在那期間為維護中國的領土主權完整作出過超出我們想象的重要貢獻。不夸張地說,門戶開放政策順利實行時,就是中國領土主權在日、俄、德、法等列強威脅下得到保護之時,例如當八國聯軍挫敗義和團及清軍的圍攻之後避免了列強瓜分中國土地;而門戶開放政策失敗之時,就是中國領土主權遭到嚴重侵犯之時,例如日本向中國提出的“二十一條要求”。

門戶開放政策的明確內涵和歷史作用以及它在國際間廣泛的實施,甚至使“門戶開放”(Open Door)這個英文詞也逐步演變成“平等互利”、“相互尊重,消除歧視”這些基本價值的代名詞。早在1939年,在理查德.科布登(Richard Cobden1804 -1865。最早的自由平等貿易倡導者、英國十九世紀著名政治家,見注)紀念協會在倫敦召開的國際會議上,中國駐巴黎大使顧維鈞(Wellington Koo)博士就在他著名的題為“門戶開放政策與世界和平”(“the Open Door Policy and World Peac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London, New York, Toronto, 1939.)的演講中指出﹕“自由貿易原則的邏輯就是門戶開放主義(Open Door Doctrine)。”門戶開放主義“的意思就是在商業、航海業和投資業中平等相待,並暗示在這些領域里同樣的機會將對所有國家開放而沒有歧視。”。他認為﹕門戶開放與殖民地時期宗主國對殖民地的剝削相反,它是一個承擔責任的現代性概念。它的在長遠利益上機會平等的原則使得殖民地人民同樣受惠。而關門主義只能導致民族主義的產生和民族帝國的永久抗拒,甚至導致更多的殖民擴張並演發為政治敵對。“門戶開放在經濟相互依賴的世界中可以減輕某些尖銳的矛盾沖突。”這個評價不僅總結了二十世紀四十年代以前殖民時期的貿易史,而且被後來的歷史所證明。

門戶開放政策產生于列強瓜分中國的1899年,終止于中國獨立主權問題被消解的1949年,歷經五十年。隨後又經歷了五十余年的刻意誤導。一百多年過去,門戶開放政策平等互利的貿易原則已經溶進“關貿總協定”和“世貿組織”條約,其尊重主權的政治精神已經被世界各國廣泛認同。然而這個為中國利益而產生,與中國歷史乃至現實關系重大,並曾經三次在中國亡國危難中起過重要作用的美國對華外交政策仍然沒有得到中國學術界公正的研究和介紹。全面論述美國門戶開放政策的歷史作用及其對華意義,是一篇文章的篇幅所無法容納的。本文將依據相關英文史料,僅就門戶開放政策早期的兩度頒布及其作用等基本事實作出陳述或分析,以期對漢語簡體字語境中的有關說法作出澄清。

英國強行破門,列強瓜分中國

十九世紀四十年代末,為了維持對外關閉方針,減少對外貿易帶來的騷擾,清政府開始限制英國商人在中國的貿易活動。但是這個在世界殖民史上劣跡斑斑的大英帝國竟以自己的艦炮對弱不堪擊的中國發動戰爭(中國史稱“第一次鴉片戰爭”),並于1842年與清政府簽署了《中英江寧條約》(即《南京條約》),迫使中國被迫割地、賠款、開放港口。除了這些屈辱的條款,協議確認了英國人與中國自由貿易的權利,確定了進出口稅率由中英雙方共商。中國從來沒有打開過的大門在英國的強勢逼迫下正式打開。從1858年到1864年的八年間,俄國先後與中國簽署《璦輝條約》、《北京條約》、《俄中勘分西北界約記》以及《伊犁條約》和五個子約,中國被迫失去東北部和西北部總共一百五十萬平方公里的土地。面積大大超過當時中國國土面積的十分之一。幾十年後的1894年,日本加入國際殖民擴張隊伍,以朝鮮事務為由,突襲中國船只,甲午海戰爆發,清軍戰敗。日本迫使中國簽署《馬關條約》,割讓台灣和澎湖列島,賠款兩億三千萬白銀。日本同時佔領了朝鮮半島。

除了英國,當時對中國領土和主權心存野心而且付諸軍事行動的,首當其沖是日本,其次是俄國。而正值弱不堪擊、屢戰屢敗的中國孤立無援的時候,德國、俄國、英國、法國和意大利這些新老殖民帝國一擁而上,大肆搶佔利益﹕擴大在華特權,建立通商的港口,劃分自己的沿海租界,搶奪鐵路權和采礦權,並覬覦更多的中國領土和利益。更為嚴重的是,列強之間還存在著激烈的競爭,任何一國得到的特權都會導致其他國家躍躍欲試。說這些列強是一群盯著中國的餓狼一點不過分。中國數千年與世隔絕的封閉狀態開始發生劇烈變化,這樣惡性開放的方式使中國領土和主權受到極大的威脅。美國就是在這樣一種歷史背景之下開始發揮作用的。

美國對華難念的生意經和獨特立場

美國最早與中國的經濟關系始于1780年,那是雙邊互惠的貿易往來關系。到了十九世紀,美國與中國的貿易關系進一步發展,來自費城、紐約、新英格蘭的商船繞過南美洲抵達西北太平洋西岸,以毛毯,斧子,槍支等交換印第安人的皮毛產品,然後遠上中國沿海進行交換貿易。當時中國也已經開始跟英國等其他歐洲國家貿易往來。中國的茶葉,絲織,瓷器,翡翠等就是在那個時候走上世界市場的。

1897年美國為了古巴獨立跟西班牙打了一仗。這一仗打得不算大,卻成為美國在外交史上的轉折點。其出乎美國意料的結果是﹕美國走出關門自治的孤立主義傳統,走向太平洋。然而除了貿易交往,索遍有關歷史,沒有發現美國對任何主權國家包括中國領土主權懷有野心並付諸行為的證據。不過中國的衰局確實給一心一意要和中國做生意的美國出了個難題﹕美國這個前殖民地國家在中國大陸與歐洲各殖民帝國狹路相逢,當然不希望被歐洲列強從中國市場上擠出局。但夾在這些野心勃勃的殖民列強中間,美國如何能夠即不卷入殖民侵略,又不放棄自己應得的貿易利益?簡單說,美國能不能夠在中國和西方列強雙方之間實力嚴重失衡的格局中,獲得一個與弱者平等做生意的機會?美國應當如何爭取這個機會?美國如何考慮這些問題?

1899316日,門戶開放政策出台的半年前,美國國務卿海約翰(John Milton

Hay)給一位擔憂美國在華利益的紐約編輯保羅.達納(Paul Dana)寫了一封機密信件。信的內容在九年以後被公開披露,顯示出美國對華貿易問題上與在華列強全然不同的思路﹕“……我們當然反對肢解那個帝國(指中國),而且我們也不認為美國的公眾輿論將會支持這個政府(指美國政府)加入目前正在進行的驚人的掠奪游戲。同時我們意識到了保護我們在那個帝國的巨大商業利益的重要性……。”(引自“The Life and Letters of John Hayby William Roscoe Thayer, Boston and New York, Houghton Miffin Company, 1915.

走向太平洋之後的美國,在外交行為上與歐洲殖民列強之間存在著原則的區別﹕美國堅持雙邊或者多邊互惠的原則。在最初,美國在歐洲霸權和弱勢中國之間采取了比較消極的中立立場。這個原則,這種界限,這個立場,在美國國務卿海約翰的頭腦中十分清楚﹕“我們拒絕支持意大利在那里(中國)建立據點的要求,同時我們也沒有準備以軍事力量支持這項中國拒不接受的要求,從而使中國安心。我們不認為我們對未來的不測會袖手旁觀,但是現在我們認為最好的政策是在不與其他國家正式結盟的情況下守護我們的商業利益。”(引自同上)

門戶開放政策之前,美國已經成為新興的工業強國,它在與西班牙的戰爭和拉美事務中已經證明了自己舉足輕重的存在。它當然擁有足夠的實力步俄、日、英後塵,利用強權剝削中國。但是對于美國更為重要的是,它擁有被英國殖民統治奴役的記憶和平等獨立的“先天”的立國精神。因此,截止那時的美國歷史沒有書寫過單純為了自己利益跟別國開殺戒的先例。在中國問題上,美國全然絕與在華殖民列強同流合污。

然而,時隔不久,由于歐洲各國為瓜分中國而持續地相互爭吵,18999月美國終于采取進一步行動,超越中立立場,更加積極地站在中國一邊,為中美雙方的利益邁出了重要的一步。這就是美國著名的門戶開放政策的制定和出台。

“門戶開放”政策的制定和出台

以國際貿易史眼光來看,美國的門戶開放政策從內容到表達方式都頗具美國特色﹕海在18999月給德、俄、英、法、意、日各國發說帖(現代外交詞匯叫做“照會”或“通告”),要求這些國家保證所有所屬貿易港口鐵路都對其他國家開通;並請求這些國家所屬港口和鐵路的一切船只貨物通用當時中國規定的關稅率,按照中國統一的標準收取並保存關稅、路費。簡單直接一句話﹕美國要求各國開放門戶,要求各國沒有例外地遵守中國標準,在相互平等的基礎跟中國做生意。

各國對美國的說帖反應消極。尤其是日本在心理上已經把中國視為己有;而俄國干脆對美國那一紙告示不理不睬;如果說英國這個從來“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的殖民老手反應積極,那僅僅是因為想利用美國的公道原則阻止其他對華貿易的競爭對手。美國跟歐洲霸權絕對劃清界限的外交風格和獨闢蹊徑、我行我素的外交方式更典型地表現在下面﹕雖然各國反應冷淡,五個月以後的1900320日,美國國務卿直接了當通知各國﹕“門戶開放政策即日起生效。”

事實上,門戶開放政策的精神其來有自。至今一個不為中國當代的讀者所知的事實是﹕18998月,當美國國務卿海要求他的助手羅克希爾(W. W. Rockhill)為他起草給六國的的條子時,羅克西爾采納了英國的中國海關總稅務司司長希皮斯利(A. E. Hippisley)的建議。這位英國的中國海關總稅務司負責人一度是赫德(Robert Hart)的親密同事和助手。赫德是英國駐北京的關稅稽查總管。這位總管在中國關稅稽查問題上,采取與大英帝國官方不同的立場和政策。他代表了一些英國官員私下與當時的英國官方不同的對華貿易立場。他的立場和與之相應的主張是﹕在與中國進行貿易往來的各國中采取平等稅收,平等交易機會的原則。所以,門戶開放政策最初是英國的非官方貿易見解。由于它符合美國的多邊貿易平等互惠原則,所以被美國官方采納了。

美國有關專家認為﹕美國雖然不是自由貿易原則的首創者,卻是以“門戶開放政策”集中表達這一原則、並首先將它應用于列強威脅下的中國的國家。美國照會日、俄、英、法、意等國家之後,在沒有得到積極反應的情況下斷然宣布門戶開放政策的生效,這種理直氣壯的做法,一是由于的美國作為強國在國際間的威懾力,二是基于美國對公平貿易原則的信念。(待續)

(注,科布登 晚年致力于英國與法國之間的公平自由貿易,他主張貿易往來中的“任何一國都不能強行反對其他國家的進出口的禁令,任何一國的進出口的禁令對其他國家都無效”。他的這一觀念被列入英法貿易協議中的“最惠國”條款並在後來被寫進英國與其他許多國家的貿易協議。科布登公平自由貿易的理念雖然在他死後被科布登俱樂部〈Cobden Club〉所繼承並努力發揚,但卻持續受到

國際間的普遍忽略和踐踏〈參閱《大英百科全書》英文版相關條款〉。世界上最早主動接受並努力實踐這一理念的是美國,最典型的例證就是美國在華實施的早期門戶開放政策。)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