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舊年禮物

——路邊的野花你要采

北明

折騰義和團和八國聯軍的事情已經有日子了。說到了八國聯軍罪行之一的“燒”,幾個月前,從國會圖書館東亞部的參考資料架子上,曾經復印過一部奇書﹕《中國火災大典》的有關章節。雖然自信對大陸當代歷史教科書的宣傳色彩已經有了相當的免疫力,其中關于八國聯軍的焚燒事件和義和團的焚燒事件,統計下來,二者的數字之間比例仍舊讓我驚訝不已。這個“大典”中所錄火焚事件,全部是從各類方志、筆記、史籍、文獻中直接摘錄的,沒有任何加工和指導性的說教。這在當代大陸史料中,十分罕見。可能因為這不過是一部關于火災的記錄,無涉意識形態。然而,我無法進一步確證這部著作的可信度,因為我數月前的復印,除了一個封面和諸多有關內文,沒有提供更多的關于這部“大典”的信息。早就知道我還得去國會圖書館一趟,專門查查這部書的出版年月,以及是否有相關的前言後記出版說明等等。

路程不長,一去來回三兩個小時,如果趕上上下班高峰,時間更長些。可是相比較案頭其他工作的重要性,我竟然一直均不出這點時間去了結這樁不大的“文案”。而且萬一沒有所需信息,去了也是白去。于是我找出號碼,拿起電話筒,撞大運。

國會圖書館東亞部的中文區。我先問人家,您說不說中文?說?好;能不能幫我一個幫?能?好;可不可以幫我查查某書某年出版某前言?可以?太好了!

于是人家去為我找出開架的這部上中下三大卷參考大典。然後在電話里回答我﹕這書某某年出版,而且有“前言”。

妥了。

剩下的事情,就是我去把前言復印下來,或者去了坐在那里閱讀前言。肯定不虛此行。不過我還是黏住人家不放。我拽著一線希望在電話里對人家放風箏﹕

“不好意思,您能不能把“前言”復印下來,傳真給我”?

說完之後,心里覺得太過份。國會圖書館的書從不外借,讀者自己復印所需資料是延長閱讀時間的必要手段。那里各主要閱覽室均備有復印機,還有復印卡刷錢機,還有辦理復印卡的程序。自己為了省時間,居然要求人家給復印,還要求人家給傳真過來!于是不等回答,又說﹕兩毛錢復印一張,我把錢用現款方式給您寄過去。人家就問﹕你在哪兒?

我真是理虧!我就在國會圖書館所在的華盛頓城里。我于是所答非所問地告訴人家我在什麼什麼地方工作。我又保證了一遍﹕“我把復印費用寄給您”。

人家回復﹕我先去問問這里的規矩好不好?

我就頂風拉直線了﹕“您不用問,一問準不行。要是讀者都我這樣兒,您們還不得累死?就求求您了。”既然人家不斷然拒絕,我的風箏就有一線希望。我就可能節省幾個小時的時間。可是人家說﹕

“我新來,不熟悉規矩,得問問。”

“您不用問,兩毛錢復印一頁,是讀者自己的事情。要是您們那里有滿足讀者這類要求的規定,您這活兒可就太累了!”我自己曾經從那里復印過太多資料,我想我知道得比這人清楚。

“您先別急,等我問問。”

人家堅持請示指示。

我差點就把電話掛了。

然而沒掛。

我抻著線,讓風箏堅持著在國會圖書館東亞部上空飄呀飄。然後我聽見了那些來最動聽的聲音﹕

“行。我給你復印。你的傳真號碼是多少?”

“……”

我是不知道先說什麼好﹕保證寄費?還是謝謝幫忙?

“您的傳真號碼……”

“您是說您請示過了,可以給我復印傳真?”

“是呀。告訴我您的傳真號碼,”然後又回答我說,“復印的錢不用寄,沒有幾頁。”

十分鐘之後,我在傳真機上收到了圖書館給我傳真過來的所需資料,14頁。到了,人家除了知道我大致在哪兒,連我姓甚名誰、干什麼的全不知道;而我,只知道人家姓雙木“林”。

“橫觀八萬里,縱覽六千年”;“撒下一張大網”,“地毯式大搜查”;“全國五萬二千余家圖書館、檔案館、地方志辦公室……查閱了圖書、報刊、檔案30余萬卷、冊,搜集到火災、消防史料13萬余條”;“為保持原始行和體例的一致性,以便讀者可以直接利用原始資料,故均未作改動”;“對其中一些眾說紛紜的火,如……清大火燒圓明園……大火等,則刻意多方采集資料,大量選用近現代人的研究成果,和當事人的回憶文章。”讀著上述《中國火災大典》的編輯宗旨、編輯過程、編輯方式,除了確證這部大典“信今傳後”的永久學術價值,心里還升起另一種感動。

舉手之勞,造福他人,修行自己。這樣的事情以後應當仁不讓呢。

在給這位國會圖書館中文部電話里的“人家”寄的感謝卡上,我說﹕“您的幫助不僅節省了我的時間,而且讓我覺得溫馨快慰。今天是舊年的最後一天,謝謝您給我的一年中最好的禮物!”

沒寫上的話還有---是說給自己聽的﹕

不要總是那麼步履匆忙,風塵僕僕!即便你擁有所有中國舊年加起來那麼多的理由,生活有時需要卸下重負,信步由韁,隨意走走停停轉轉。路邊的野花你要采。空中的風箏你要讀。偶爾手邊一棵斷枝也許正醞釀歡樂的成長,沒有人注意到的干涸可能正聚積生命的潛能。你不知道。但要把斷枝扶起來,把清水澆下去。然後,仔細憑風、聽雲、看星星。“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全仗你是否悟得﹕滿把的歲月要走得干淨從容,竟只需一把愛的鑰匙。

記於2002歲末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上海風情

落磯山風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