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重審八國聯軍中的美國(八)

--十萬義和團在京行暴,清廷對外職能癱瘓

北明

中國庚子國難在聯軍兩千人進京之時加快了速度。中外交火,清政府已經失去最後控制局面的機會。面對突然出現的聯軍,為了保住政權,清政府必須作出選擇,雖然無論什麼選擇都為時晚矣。慈禧為首的清政府6月13日終于作出重要決定﹕認可義和團的合法性,準許他們進入北京。這招棋一出,“八國聯軍侵略中國”就基本成定局了。

13日後,義和團十萬人涌入北京。關于他們的在北京的作為,我願意援引著名史學家唐德剛在他著作《晚清七十年》(在中國大陸出版後被禁)中的陳述。他把義和團比作文化大革命時期打砸搶的紅衛兵。而且認為,義和團的作為比當年的紅衛兵有過之無不及﹕“義和團也要殺掉他們的一龍二虎。一龍者光緒爺也;二虎者搞洋務的李鴻章、奕劻也。這還是比較文明的上層。那些設壇長街,十萬人摩肩接踵,歹徒再乘間鬧事,一呼百應,群眾獸性大發,燒殺奸擄,一時俱來,北京城就秩序大亂了。義和團在北京之燒也,始則逢“洋”必燒。6月16日拳眾在大柵欄焚燒‘老德記’西藥房。一時火焰沖天失去控制,左右前後,烈火延燒三日不滅,把最繁華的前門大街一帶,千余家鉅商大鋪(一說四千家),焚成廢墟。正陽門樓亦被燒塌。京師二十四家鑄銀爐廠亦全被焚毀。北京市所有錢莊銀行因之被迫歇業。通貨既不流通,市場交易全停,一夕之間。北京就不是北京了。(見6月18日[穩定行市事上諭],見[史料匯編]頁604。)義和團在北京之燒也,是從殺教民開始的,他們集體殺教民的屠場,便是莊親王府前的大院。在這空闊的廣場之上,他們一殺千人。真是人頭滾滾、尸積如丘、血流成渠啊。(見[義和團史料]上冊,頁50。)迨教民為之趕進殺絕,幸存者則逃入使館區和西什大教堂,依附洋人,築壘自保。教民既絕跡,義和團便捕斬私仇,濫殺無辜。市民被他們以‘白蓮教’三字獄砍頭者,為拳民趁火打劫燒死戮死者,軍團相斗、軍軍相殺、團團武斗而暴尸街頭者,尤不計其數。天熱尸腐,臭氣燻天,全城鬼哭神嚎。……庚子夏天的北京城,尤其是莊王府前的廣場,天天殺人,雖婦女兒童亦所不免,實是當時世界上最大的人類屠宰場啊!與北京這個屠宰場相比,巴黎瞠乎後矣(指法國大革命時期的大屠殺--引者)。至于庚子夏天發生于北京的奸和擄,則禁軍、甘軍也是首惡啊。婦女被奸被殺的無法統計。而商戶被搶被劫的,則1992年美國有史以來最大的洛杉機暴動,相形之下也是小巫見大巫啊。我們的義民和軍人,在洗劫北京商民之後,並擺出興隆的‘跳蚤市場’把贓物公開拍賣呢。(見[要錄]頁190,引[史料叢編]及[史料檔案]。)搶掉商戶不算,象吏部尚書孫家鼐和大學士徐桐那樣的深院大宅,也不能幸免。他在被搶時,義和團小將還把這位‘老道’[徐的諢名]拖出公審。八十歲的老進士只得跪地哀求,才幸免毆辱。義和團和各路清軍在北京搶夠了,殺夠了,再分頭攻打東郊民巷和西什教堂來助興。”(另參見《劍橋中國史,晚清篇》)

義和團在京瘋狂肆虐的暴行不僅直指北京外國公使館和所有洋人,也不僅直接危及北京市民生命財產,破壞北京商業經濟和文化設施,同時潛在威脅清政府權力。唐德剛教授這樣陳述道﹕“總之義和團運動發展至此是完全出軌了;7月初,清軍副都統(一“旗”中的第二位高官)神機營翼長慶恆一家十三口,竟為義和團尋仇,全部殺害。慶恆是二品高官,又是滿族,且系載勛、載漪的好友,而一家被殺,兩位王爺皆不敢深究。終以凶手為‘偽義和團’而銷案,可見義和團此時的聲勢了。”

對于當時中國的前途,唐德剛先生認為﹕“若非清軍打敗仗,‘八國聯軍’入京‘助剿’,任義和團如此發展下去,則老太後的四人幫是否控制得了,猶在不可定之天也。”

大清總理衙門人去樓空

“整個北京城處于騷亂和暴徒的謀反殺戮中”,美國公使康格報告說。雖然危在旦夕,康格報告北京情況,仍然一本正經地把筆觸放在清政府的職能上﹕“看不到政府以任何方式限制暴亂的跡象。”(Mr. Conger to the Tsungli Yamen. Legation of the United States, Pekin, China, June 8 and 12, 1900)

6月14日瘋狂的義和團拳民包圍了公使館區。使館區內警衛力量以障礙物攔截了鄰近的街區。然而空間大,警衛少。使館區內人員隨時可能在涌入的暴民中喪生。聯系中斷,道路阻隔,使館封鎖,該逃來的都來了,該逃走的都走了。新上任的一、二、三、四名總理衙門大臣,康格已經知道“據雲是更加抗外的”,更不大可能接受美國的勸告了。(Mr. Conger to Mr. Hay. Legation of the United States, Pekin, China, June 15,1900)除了守住公使館,保護好逃到公使館內的七十名美國公民(其中五十一名是婦女和兒童),等待援兵到來,康格基本無事可做了。使館外圍義和團拳民拼命向里沖擊,警衛被迫還擊,拳民死傷慘重。

康格聽著外面的槍聲和呼喊,看這倒在使館外面的拳民,他一面祈禱平安,一面明知無用地給美國政府發了一封發不出去的電報,匯報情況。這封電報一經發出,就不知去向。直到義和團暴亂解除的三個月之後才抵達美國。在電報中,康格喃喃自語般地表示,“無論如何,我們希望堅持到救援軍的到來。”他同時為被迫擊斃沖擊領事館的拳民感到憂心忡忡﹕“我們只是簡單地希望保護自己的安全,直到援兵到來。但是將近一百名拳民已經被使館警衛擊斃。如果要保持我們的安全感,更多的拳民將在這樣的反擊中死去。”

這位性格非常美國化的康格竟仍然希望與清政府取得聯系!而要將這樣的希望付諸行動,在日本公使館書記官暴尸街頭之後相當危險。不僅危險,而且注定徒勞,因為次日發生的對義和團公使館的圍攻,正是在清軍的參與和協同下進行的。不明就里的康格在13日義和團涌入北京的那一天,痛下決心,派手下切希爾(Cheshire)冒生命危險,悄然繞道清政府總理衙門,希望設法溝通,依靠清政府解決問題。令他失望而憤怒的是,那里大門緊鎖,空無一人!

康格憤怒地指出﹕從那時起,就不再有任何跡象顯示總理衙門的存在。“事實上,目前外國公使們認為,總理衙門不存在。而且切實地說,不管什麼樣的中國政府部門,都不存在”。

雖然如此,美國政府尤其是約翰.海似乎總是懷疑情況是否真有這麼嚴重。他把著兵權,權衡美國的對華政策和出兵後果,遲遲不肯從美國派兵。最後真正促成美國決心用兵實際上另有原因。

(下期預告﹕美國正式調兵北京前後「上」﹕殺戮中的孤城)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