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重審八國聯軍中的美國(六)

--“絕對不結盟”

北明

充分意識到義和團失控問題根源在大清政府,七國已經先走一步調兵遣將了。而且由于總理各國事務衙門一再失信,朝廷內部最高決策人慈禧和光緒意見不和,各國決定進見光緒皇上,直接與之溝通,通告各國對事態發展的態度和將采取的行動。顯然,各國的外交方式已經進一步升級了。身在其中的美國公使康格最不好拿捏。他管其他各國的公使叫自己的“同事”。同在中國為外人,各自對本國政府負責。由于義和團拳亂的危機,各國公使無形中加強了相互的溝通和聯系。無論他們的對華外交政策有多少不同,卻同是受到威脅的一方,在維護本國公民及財產方面利益是一致的。

然而美國政府不光顧及自己利益,同時要執行門戶開放政策,要看住俄、日、德、法、英這些對中國野心勃勃的國家。康格深知局勢已經發展到十分嚴峻的地步,面對各國調兵遣將,他將采取什麼行動,站在什麼立場至關重大。所以,曾經多次和各國公使一起行動,會見清政府總理衙門的康格,這次破例發電報請示國務院他下一步的行動﹕

“任何地區的情況都沒有緩解。天津受到嚴重威脅,鐵路又被切斷了。中國政府仍然兩面三刀見風使舵。如果外國公使團認為有必要要求與皇上特別會面,我是否應該參加?”(Telegram. Mr. Conger to Secretary of State. Pekin, June 7, 1900)

次日,忙亂焦慮的康格再往美國連發兩封電報。頭一封是就保定府傳教士的安全問題,婉轉地表示目前沒有可能從北京抽調警衛力量前去執行保護任務。這封電報遲到三天(Telegram. Mr. Conger to Secretary of State. Pekin, June 8,1900. No.1.)。接著獲知,更多的鐵路線被破壞,而保護京津沿線鐵路的清軍已經撤兵。這意味著派送更多警衛力量到京的難度加大。他再度發電通報這一情況,並告知說,俄國、英國、日本軍隊將肩負保護鐵路暢通的任務。同時提醒說美國艦船在大沽告缺。(Telegram 2. Mr.Conger to Secretary of State. Pekin, June 8, 1900. No2.)

接下來,康格就收到了國務卿約翰.海關于他是否可以參加七國要求皇上特別會見的指示﹕

“獨立行動,以保護美國那些切實的利益;如果確有必要,與其他國家代表進行進行合作。”(Telegram. Mr. Hay to Mr. Conger. Department of State, Washington, June 8, 1900)

身在美國大洋彼岸的約翰.海覺得再也不能比這個回答更為滿意的回答了。原則已經十分明確,具體怎麼做應由具體辦事人權衡。但是什麼叫“確有必要?”究竟康格能否就要求皇上特別召見,參加在京外國公使團的聯合行動?牆外刀光劍影,殺氣逼近;牆內束手無策,等待援兵。北京公使館內外每一天的日子都十分具體。具體辦事人康格當然對美國對華外交政策和行為方式了如指掌。正因此,他才意識到事關重大,才在各國突破常規的接觸計劃中,要求具體指示。康格一腦門子官司,不滿意海的答復,當即給國務院又發了一封急電。這次他把問題提得十分清楚,而且要求作出具體的答復﹕

“我的大部分同事提議要求拜見皇帝。這項要求獲得支持並(將)向皇帝陳述,除非義和團戰爭立即被鎮壓、秩序恢復,外國將被迫自己采取措施直到它的結束。我應否加入?快回答。”(Telegram. Mr. Conger to Secretary of State. Pekin, June 8, 1900. No.3)

海見電終于明白康格此時面對的局面非常相當嚴峻,他的回復不僅迅速、而且明確,同時極為簡短。只有一個字﹕“Yes.”(Telegram. Mr. Hay to Mr. Conger. Department of State, Washington,June 9, 1900)這是中國庚子國難期間,往來頻密,為數眾多的美國有關外交電報文獻中最短的一封。

然而,約翰.海做完他任國務卿期間最簡短的外交指示,覺得不放心。他拿著康格的電文仔細閱讀,注意到康格在電文中已經使用了(並第一次使用了)義和團“戰爭”這個字眼。而且他對電文中外國將“被迫自己采取措施”結束戰爭的字句相當敏感。這位門戶開放政策的掌門人,美國大胡子,感到有必要重申美國在中國問題上一貫堅持的外交方針。他說完“Yes”之後,次日又發了一封電報,對康格做了一番指示。這項指示確定了康格在京行動的原則界限,這就是不與任何其他國家結盟﹕

“除了用心保護美國利益特別是美國公民和公使館的利益,我們在華沒有任何政策。你一定不能做任何事,致使我們將來行為有違于你的通常指令。絕對不結盟。”(Telegram. Mr. Hay to Mr. Conger. Department of State, Washington, June 10, 1900)

美國的不結盟對于中國國難的來臨而言並沒有實際的用處。詳細觀察歷史進程,發現從那時起,對于阻止庚子國難而言,中國已經基本上把手里可以利用的棋子一個個放棄,把可以利用的時機一次次錯過了。

(下期預告﹕全方位升級的緊張局勢)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