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重審八國聯軍中的美國(五)

--試圖迫使清政府采取強力措施

北明

危勢迫近,各國再度強調警告出兵

各國警衛人員的到來寬解了公使館外國領事及各國難民們的心情,然而實際情況並沒有得到任何緩解﹕北京外圍義和團的暴亂持續加劇。鐵路作為西方工業文明的標志已經成為義和團破壞襲擊的重要目標。由于受到5月29 日朝廷另一上諭的鼓舞,復修通車的京津鐵路再度被拳民截斷。鐵路工作人員受到威脅,保定府鐵路暫時廢置,而北京---漢口一線交通運輸告停。此外英國傳教士(Robinson)在距北京四十英里處的一個村莊被暴民殺害,他的同事(Norman)被囚。所有外籍人士四處逃避。“武昌的鄂督張之洞和督辦鐵路大臣盛宣懷奏請朝廷鎮壓暴動,但徒勞無功”(《劍橋中國史,晚清篇》)。

駐華公使開始了解到朝廷為守舊派所掌控,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在于危險決非僅僅來自民間,也不是十數武裝警衛可以應付的,因之更加憂慮北京外人的安全。6月初,英國公使致電天津艦隊司令西摩(Seymour)求助。而各外國公使紛紛以照會或口頭形式反復通告清政府﹕

1,繼續要求恢復秩序;

2,再度通報將出兵保護本國公民;

3,嚴重警告此舉一旦失敗或引起更嚴重後果,清政府負有全部責任(Telegram. Mr. Conger to Mr. Hay. Pekin, June 4, 1900)。話已說得十分明白。各國公使開始真正意識到武力沖突的不可避免了。

康格試圖創造清政府解決問題的條件

美國公使康格似乎總算悟出問題出在清政府內部。6月4日,他給約翰.海寫了長信,說“清政府不能夠或者不願意(也許二者兼有之)對付他們。”“有充分理由相信,雖然朝廷下諭反對義和團,但他們秘密號召受命的愛國者和士兵不要與他們(義和團)開戰。”康格終究不是一個中國政治家,他至多只能相信朝廷授命清兵不要和義和團正面沖突。諸如朝廷明諭“人民習技藝以自衛身家不應視為會匪”一類的上諭(1900年1月12日頒布,T‘an, The Boxer catastrophe),以及拳民被召入宮廷,受獎、授拳、守衛宮邸一類的事情,就超出他的想象能力了。雖然如此,再遲鈍的外交官也不能不開始懷疑統治集團解決義和團問題的誠意。他確實開始意識到這場暴亂能夠曠日持久並愈演愈烈的原因在于朝廷內部的權力斗爭,他告訴約翰.海﹕目前情況主要是由于清政府內部在義和團問題上的嚴重分歧,削弱了控制力量而導致的。他說可靠消息來源證明,宮廷內派系間的關系非常緊張。

同樣意識到義和團之亂的不可避免,康格作為美國公使,他的反應跟其他各國公使不盡相同。他集中考慮的仍然是依靠中國政府自行解決問題。當然他不再消極地訴諸口頭照會,而是希望增加外部壓力。他在給約翰.海的電報把這個意思表述得非常清楚﹕“如果這個政府足夠強大,各國當然可以以不同的方式迫使他們恢復秩序保護安全。”他為此設想的非常具體﹕“事實上,也許唯一可以促成這個行為的辦法是,幾個政府聯合行動從而迫使他們(清政府)或者訴諸必要的兵力,或者承認他們缺少兵力。”他最後表示,“過去二十八小時發生的事情充分暗示采取如此行動是必要的”。(Telegram. Mr. Conger to Mr. Hay. Pekin, June 3 and 4, 1900,上同)

康格再度要求海軍保護

上述電報發出之後,康格立即得到消息﹕通往北京的鐵路電線已被切斷。康格畢竟不可能把安全的賭注全部壓在八字沒有一撇的對清政府的外力作用上,而他也不可能不受其他公使的影響,尤其不可能不注意到周圍具體情況的嚴峻。他轉身有又發了一封﹕“情況惡化。……我們可能被圍困在北京。鑒于此,我請求----正如我的同事所做的那樣----給海軍司令下達指令,與大沽騎兵領隊配合,采取措施,做好準備,保證最終抵達北京。”(Telegram. Mr. Conger to Secretary of State. Pekin, June 4, 1900)

5月21日獲知六十名天主教徒被害,康格就開始“希望並相信最壞的(情況)已經過去。”(Telegram. Mr. Conger to Mr. Hay. Pekin, May 21, 1900)但是情況只是越來越糟。而且對于美國既定的門戶開放政策而言,最壞的情況還沒有到來。這個書生氣十足的美國公使在那些日子里, 每日要到公使館的窗口向外焦慮地張望很多次!同時,他也在電報員身邊往復多次並在打字機旁不停地敲字。然而他許多時候都是白忙活﹕從開始希望並相信最壞的情況已經過去的時候起,他的電報就被攔截,而他寫的前述長篇分析清政府內部原因,陳述拳亂情況之嚴重根源的電報正是被攔截的多封電報之一。美國國務卿約翰.海是在三個多月之後的9月下旬才收到這封跚跚來遲的電報。(Papers relating to the 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 December 3, 1900. Washington: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1902)

美國政府對于康格對海軍的要求沒有作出任何回應。太平洋另一邊的美國政府關注的是列強的在華行動是否將蠶食中國領土和進一步瓜分中國利益,從而導致美國在華門戶開放政策的破產。不過這並不意味著美國擁有一個整日替中國著想的“中國總理大臣”,卻對自己的安全反應遲鈍。當政府官員從媒體上讀到有關在華美國牧師的朋友的報道,代理國務卿希爾立即打電報問康格﹕“他們是否受到了足夠的保護?”(Telegram. Mr. Hill to Mr. Conger. Department of States, Washington, June 6, 1900)但是聯絡的不通暢使美國多次失去具體了解北京危機的機會。

次日,康格再度給海發報,全文只有七個英文字﹕“More ships are badly needed at Taku(大沽急需更多船艦)。”(Telegram. Mr. Cinger to Mr Hay. Pekin, June 5 1900)康格的要求不是沒有道理。當時各國為了保證北京的安全,已經紛紛調遣戰艦抵達抵達大沽。但是二十四艘戰艦中,只有一艘是美國的。而逃到美國公使館尋求保護的美國人一點不比別的使館少。

國務卿海這次沒有猶豫,次日復電,準許康格采取所有與海軍配合的可行措施。但這位國務卿這次仍然沒有忘記同時強調﹕這些措施應當是“切實可行的和慎重的”,而且僅僅是為了“保護公使館和美國的利益”(Telegram. Mr. Conger to Secretary of State. Pekin, June 6, 1900)。

(下期預告﹕絕對不結盟!)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