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重審八國聯軍中的美國(四)

--警衛進京清政府認可

北明

中國婦孺被殺,康格要求全面調查

義和團運動在1900年5月下旬已經發展為公開的全面的殺戮和暴動。5月25日,又有9名歸依美國基督教衛理公會派的中國婦孺教徒以殘忍方式被害,家園被搶劫並焚毀。與此同時,北京附近保定的鐵路橋梁、車站被毀,車上外國公民逃往天津。清兵違規襲擊外國公民。接下來,北京附近通往天津的車站豐台被焚燒,京津交通中斷。義和團繼續向北京進發。

美國卻依然相信中國政府的誠意,康格28日電告海說“中國政府試圖平息但是顯然無法奏效。”(Telegram. Mr Conger to Mr. Hay. May 28.1900. p.132 and June 2, 1900)

各公使館已經一再調整對中國時局的策略。而美國的注意力卻首先集中于中國基督徒被害事件上。經過兩天的調查核實,確證9名婦孺被害消息無誤。美國公使館遂于29日將事件調查報告作為備忘錄呈交清政府總理衙門。

30號,公使康格寫信通告清政府總理各國事務衙門,憤怒地指出﹕僅僅由于這些婦女兒童歸依美國宗教就被義和團殘忍地殺害了。“我曾經最早並多次為此警告您的聖上和閣下,堅持要求保護這些窮苦人,避免這樣的事情發生。而中國政府並未立即派兵制止。而且很多情況下士兵行動遲緩,不僅沒有逮捕凶手反而與義和團關系密切。”歷經半年多與清政府官方的交往,康格終于意識到他所面對的棘手局面,中國政府並非無能,而是縱容殺戮。康格言辭明確卻仍然有所保留地指出,美國“不能夠忽略中國政府部分官員公然無視中國在協約上所承擔的義務的事實。因此,對于這項恐怖事件,中國政府不能逃脫其全部責任。”康格要求立即全面調查事件,逮捕並適當懲罰凶手,保護目前幸免遇難的中國教徒安全返回家園,並不再受到迫害。康格最後要求清政府就處理上述問題所采取的措施盡快通知他。最後,他這樣結束這封令他十分焦慮而憤怒的外交信件﹕“我再次提供一個機會以便確保我對您的最高敬意。”(letter. Mr. Conger to the Tsungli Yamen. Legation of the Unites States, Pekin, China, May 30, 1900)

各國連續通告清廷派警衛進京

5月28日,收到9位婦女兒童被殘害的消息之後,其他各國的反應首先是自己的安全。包括美國在內的德、英、奧、法、意、日、俄八國聯合致信大清總理各國事務衙門,通告說八國決定為立即派軍事派遣隊抵京召開會議。並要求清政府為此安排火車運送派遣隊到京。通告強調說﹕各國使節長時間以來一直呼吁解決義和團問題。這個問題的持續發展只能使中國當前的局勢惡化。對此一要求,各國使節沒有授權中國政府置之不理。(The Dean of the Diplomatic Crops to the Tsungli Yamen, Pekin, May 28, 1900)

次日,29日,總理衙門的回復重復過去的陳詞濫調說,已經派清兵赴各地平息暴亂,同時將再度頒發御旨令有關地區恢復秩序。盜賊源起于長矛大刀並無槍械,故易于迅速平息。總理衙門請求三五日之後各國再做決定。(The Tsungli Yamen to the Dean of the Diplomatic Corips. Pekin, May 29,1900)而事實上, 自1890年代山東巡撫李秉衡對義和團的暗中暗中煽動到1899年繼任巡撫毓賢公開庇護,朝廷對義和團的縱容乃至支持在民間已經不是什麼秘密。雖然由于裕祿和袁世凱的勸阻,朝廷沒有收納義和團拳民為團練。但是慈禧已經召拳民入京,不僅獎勵其首領,而且命內侍宮女習其武藝。此風一開,不少拳民還被親貴、公王府召去衛護宮邸,清軍官兵也入團習拳。

各國公使未必了解這些情況,但是清政府和總理衙門的信譽資源已經在長達半年的時間里喪失殆盡。在華各國公使接到總理衙門回復,斷定乃是一紙空文。“八國聯軍侵略中國”的歷史就這樣拉開了序幕﹕

5月30日,英國公使麥克唐納(Claude MacDonald.即竇納樂爵士)帶領各國公使面見清政府總理衙門徐用儀、許景澄、袁昶、廖壽恆和聯元五位大臣,懇切要求特許派送各國武裝警衛人員到京保護外國公使館並提供運送設備。麥克唐納舉例說明他們無法再依靠中國軍隊的保護(兩個英國人在豐台遭受守護永定門的清兵襲擊以及保護法國工程師的清兵在法國人離去後燒毀了他們的住房)。麥克唐納強調,如果中國政府拒絕應允這項合理要求,警衛將在沒有準許的情況下抵達。衙門官員回應說要請示正在頤和圓的光緒皇帝,次日清晨才能做答。麥克唐納指出,回答不能延遲,每一刻的延遲都導致更為嚴重的後果。在俄國、法國、美國公使表示了對麥克唐納意見的明確支持後,麥克唐納再度強調指出,中國軍人的行為證明與盜賊並無二致,在如此的緊急情況下無法依靠。清政府官員表示當日下午就將此次會面內容上奏皇帝。焦慮失望而憤怒各國公使們在會議結束前再次告知,無論清政府是否奏準,他們都堅持引兵自救。(Memorandum of an interview between the ministers of Grant Britain, Russian, France, and the united States and Messrs. Hsu Yung-i, Hs Ching-cheng, Yuan Chang, Liao shou-heng, and Lien Yuan, ministers of the Tsungli Yamen, on the 30th of May, 1900.下同)

會晤結束在31下午四時許。接下來三十個小時內焦慮等待中的各國公使沒有得到任何回復。

各國警衛抵京

31日凌晨,聯合公使發出聯合命令,緊急調遣警衛隊進京擔任公館保衛任務。命令同時抄送清政府總督。31日凌晨兩點,公使館得到通知說,命令已經送出。5月的最後一天夜間八點許,三百多名英國、俄國、法國、日本、意大利和美國的警衛人員(美國50名,俄國75名,英國75名,法國75名,意大利40名,日本25名)終于抵達北京。德國和澳大利亞的警衛則已經登途。(Mr. Conger to Mr. Hay. Legation of the Unites States, Pekin, China, June 2, 1900)

人都到了,清政府的回復才跚跚來遲。說是,如果外國公使堅持派軍隊進京,清政府將采取中立立場而不進行阻止。(The Tsungli Yamen to the Foreign Ministers. Pekin, June 1, 1900)

按照國際慣例,保護外國領事館的安全是所在國政府的責任。外國武裝出兵實屬違反規定。然而這一慣例並不適合八國警衛進京。因為誰都知道,義和團報暴民正在外圍濫殺無辜,並向北京接近。半年之久的和平交涉非但沒有緩解危機,反而清軍又和義和團私下聯手。清政府政府違反協約在先,各國派警衛在後。及至德國公使和日本書記官死于北京街頭亂匪之下,就更無慣例可言了。再者,最初所謂軍隊進京,不過是些駐天津大沽港口的水兵。因為情況緊急,遠海來不及運送正規軍,所以美國在內各國大都以水兵湊數,只求有武裝人力進京自保。此外,八國從召開會議到決定派出安全警衛,從通知清政府到下達命令,所有過程不僅公開透明,而且通知到位。對義和團暴力心知肚明,算盤精細的清政府,當然知道事情如何發展到今天的地步。清政府沒有理由象一百年後今天被誤導的中國民眾這樣,認為八國武裝入京,鐵定是“對華侵略行為”。

康格對于警衛到達的感覺是﹕在義和團燒殺搶掠的威脅中,北京極大地獲得安定。然而他還是過于天真了。(Mr. Conger to Mr. Hay. Legation of Unites States, Pekin, china, June 2, 1900)事情並不象康格想象的這樣簡單,“八國聯軍”還必須對更嚴重的危機作出更嚴重的反應。康格本人面臨亂局,身陷困境,感受日漸臨近的危難,為了保護在華公使和美國人及中國教民的安全,他與遠在太平洋彼岸的美國政府還將有一場相當艱難的溝通。而美國政府為了自己的理想和原則,還將作出更艱難的選擇。

(下期預告﹕試圖迫使清政府采取強力措施)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