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重審八國聯軍中的美國(二十一)

--附篇﹕聯軍將軍參觀紫禁城

北明

翻出一百年前的英文報道來,看看當時“洋鬼子”自己寫的他們對大中華帝國京城中的城中之城——紫禁城的態度,令人耳目一新。

最初聯軍無人可以進入參觀

自從西方打開中國古老的大門,北京這座皇城中的紫禁城,就一直是西方人心中的神秘處所。當時來自美國東海岸費城的隨軍記者拉爾夫•佩因(Ralph DPaine)寫道﹕“從外國人第一次描寫這個神聖王國開始,這個天國子民的神聖皇城就被西方獨特的、充滿猜測的、浪漫和神秘色彩的、甚至困惑的好奇所渲染。……紫禁城被列位世界上最奇妙的城市之一。文學的想象狂亂地渲染著它沒來由的、臆念中的輝煌。”(轉引自“China, Ancient and Modern, In the Imperal City of Peikingp.457

如今外國大兵進城,清廷重地的紫禁城則已經基本上是一座空城。雖然各處把了門,但把門的是聯軍自己。常駐北京的各國使節,總有機會進宮辦事,順便觀瞻。初來乍到的聯軍就不同了,他們無人不想近水樓台借個方便,見識一下傳說中神秘輝煌的紫禁城。可是駐守京城美軍二任指揮威爾遜,自知“責任重大”,他與日本人聯合布置崗哨,在各門之間巡邏,自己不進去參觀,別人也一律不準進。為此,各聯軍“將軍們進入參觀的請求徒勞無益”,而“記者們只能在大牆之下探頭張望,咬牙切齒。”(同上,p.458

俄國將軍破例進入,參觀需要美軍批準

不過日復一日,總是有人前來說情,威爾遜將軍壓力很大。末了,說好不能破禁的這個禁城之禁,最後是讓俄國將軍打破的﹕駐守天津大沽的俄國海軍上將阿列克謝耶夫(Alexiev)遠道而來,據說旅途相當艱辛。他一路風塵僕僕到北京,目的就是想看看這座禁城!他覺得自己不過進去走那麼一遭兒,四處觀瞻一下而已,有什麼了不起?威爾遜知道其實不那麼簡單。但是念及人家拳拳之心和旅途辛苦,猶豫再三,最後批準了他的申請。

紫禁城大門這一開,就難以再全然封閉。

阿列克謝耶夫參觀完不過“幾天以後,日本海軍監察長尾阪(Osaka,注1)中將,提出了同樣的申請。”其實尾阪在俄國人阿列克謝夫獲準參觀之時,就主意已定了。他有他的道理﹕俄國將軍都去進去了,為什麼我大日本將軍就不能進去?我還是守衛紫禁城的負責人呢!他據理力爭,找了個翻譯,跟威爾遜說情。威爾遜左思右想,覺得無法拒絕。因為“拒絕他的請求等于打破國際間親善友好關系。”尾阪終于獲得批準。參觀時間定在上午十時。威爾遜將軍決定陪同前往,他也想借機會仔細看看這座傳說中了得的皇宮(同上)。

本以為二人悄沒聲地就把紫禁城看了,誰料這次開宮門的消息沒能封鎖住。消息在美軍總部不脛而走。美軍總部共有大小官員三十名,全都不甘心﹕“當人們得知威爾遜將軍特許日本將軍進行這次朝聖游覽的特權,並將陪同前往時,美國官員紛紛提交申請,要求肩負這項臨時的義務陪同任務。”

威爾遜面對嘩啦一下冒出來的諸多正式申請,咬緊牙關,力排眾議。美軍大小官員都讓他們跟進去,跟其他聯軍怎麼交代?他權衡去、權衡來,最後只批準了三個人﹕他的副官里夫斯(Reeves)。他作為日本將軍的陪同一道前往。這項應允在美國記者眼中被認為純粹是“一項私人性質的允諾”,言外之意,不那麼公平。另外獲準“義務陪同”的還有兩名官員,他們分別是美國第九步兵團的韋布•海斯(WebbHayes)少校和柯立芝(Coolidge)中校。他們將專門“負責警衛工作。”

不過事情到此還沒完。日本方面的要求又有加碼﹕另一位日本將軍山口(Yamaguichi,注2)不甘被自己的同事關在門外,提出要求,希望一道參觀。

最後,這個讓所有人羨慕得牙根癢癢的參觀活動,人數從一名將軍變成了由三名將軍、一名陪同、兩名警衛組成的六人,一個小型參觀團!用美國記者報道的話說就是,威爾遜本人不算在內,“日本將軍將由三十名美國官員中的一名和一個小的步兵警衛組陪同,進行參觀”(同上)。這已經是最嚴格的限制了。

記者聞風而動,乘機混入

然而事情到此還是沒完。記者們聞風而動。“無論如何,兩名美國記者在官方隊伍指定進入的時間,等候在紫禁城的北門外。當威爾遜陪同山口和亞馬歸齊兩位將軍及隨從官員一行人走過的時候,兩名記者溜進了隊伍。穿過威嚴神秘的高牆甬道和皇宮建築,他們伴隨著將軍們完成了上午觀光游覽。”終于,威爾遜將軍發現參觀隊伍中多出了人!但是高牆之內,木已成舟,這位鐵面無私的將軍還算通情達理。他對兩名死皮賴臉記者板著臉發話說﹕‘記著,我沒有準許你們來。但是既然你們已經在這兒了,我就不把你們趕出去了。’”(同上)

要求參觀皇帝太後臥室,太監為難

宮內太監們在聯軍進城前後,經歷了和城里百姓同樣的戲劇性心理變化,先是飽經拳匪殺人放火的恐怖;然後耽心聯軍進城必定大難臨頭;繼爾發現聯軍竟然為他們守衛大門,心中不免竊喜;不過終于發現好日子不到一個月就開始了新一輪的精神痙攣﹕進來了俄國軍人。說是參觀參觀。還好,看完了走人,沒弄出什麼麻煩來。剛松一口氣,不幾天,又來了日、美將軍,還說是要參觀參觀。看守殿門宮門的太監們臉上堆著笑容,心里審時度勢,知道參觀比先前想象中的燒殺搶掠不只要好多少倍。況且人家已在皇城安營扎寨了,不過客客氣氣要求參觀,焉有不恭敬從命之理?于是再度帶路,走東穿西,亭台樓閣橋榭殿里殿外,能看得都給看了。不僅讓洋人驚嘆各種法國、英國、美國等制造的“外國貴重鐘表(一些價值連城),對古老中國時間計算法的和平演變”,而且對這些將軍和隨員們好茶好點招待著。(同上)

“參觀的隊伍在樹蔭里、避暑別墅、牆蔭下和花園里拉得老長。太監們呈上了更多的茶水和齁甜的果點。他們大概覺得朝聖要結束了。不過威爾遜將軍不這麼想。要是他只帶著聯軍士兵隊伍穿行紫禁城,他就不會因為只進行了這類一般性的參觀,而要求看得更多更具體。這會兒,通過翻譯,他要求參觀皇帝和太後的臥室。”他覺得即來之,則“觀”之,過了這個村,真的就沒有這個店兒啦!“可是太監們聽聞此言,臉色由白變青,然後喋喋不休地尖著嗓子發出抗議和警告﹕從來就沒有外國人邁進過紫禁城中這些最神聖的地方!要是讓洋人進去了,等待他們的將是被斬首的厄運!但是時間不多了,威爾遜將軍變得語氣強硬、態度堅定。最後,太監們只能默認。”他們軟著腿,哆嗦著手,弄的鑰匙嘩嘩啦啦亂響,終于為這些外國軍人啟開了封條,卸下了大鎖,打開了城中之城、房中之房的門中之門,帶他們走了進去。

一行人從光緒居住的殿堂出來覺得還是不夠過癮,威爾遜將軍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了當提出最後的要求﹕把慈禧太後的住殿也打開讓他一行人參觀。聞言,“太監們表現得幾乎要跨掉”!也不知是真是假,反正“他們找不到鑰匙了”!不過這又如何可能?太監掌管大內各殿鑰匙,此乃他們職責所在,丟了什麼也不可能丟這個!區區伎倆在洋人面前根本不奏效,弄得太監的臉色青了又白、白了又青。他們既不敢對主子不忠不效,也不敢對洋人不恭不敬。“經過了大約十分鐘的異常混亂和持續爭執”,最後還是太監讓步。慈禧居住的大殿“內門終于被不情願地旋開了。”(同上)

洋人驚嘆西方表鐘對中國的“時間”演變

對神秘禁城的瞻仰,某種程度上滿足了聯軍將軍們的文化好奇。不過結果他們發現“在許多方面,紫禁城的都明顯地、毫無疑問地令人失望。”而且“從歐洲的標準來看,這個聖城的任何建築都使這個世界之‘宮’名不副實。”“……威爾遜將軍及其一行穿過這座橋離開了這個天堂子民的家園。雖然美好的佳肴和欄桿上繁雜的雕鏤可以仔細品味和觀賞,但對紫禁城的深刻印象也在這樣近距離的漫游中消失了。”(引自同上p. 457-464)這是美國記者1900913日關于聯軍參觀紫禁城的記述。顯然,這位來自美國的記者對中國傳統建築,從審美風格到實用功能乃至文化內涵既不了解也不欣賞。而紫禁城內空曠如野,威嚴之氣隨文武百官逃離而散,“衰草離離,臨風搖曳”(西方報紙,轉引自1900912日《申報》)的凋敝景象,更使洋人先前不著邊際的想象和神秘感盡掃一空。

雖然如此,紫禁城內還是有讓這些戰爭專家、建築外行們目不暇接的東西﹕光緒的臥室里“精巧的木雕家具桌椅、古老的鏤雕櫃、裝臻精美的中國書、文房四寶、扇子、煙具”統統讓洋人大開眼界。倉皇逃離的皇帝的大殿里,家俱擺設竟然“散陳各處”,氣氛如此典雅安詳,他們為此感到驚訝,覺得出這里與外界的鐵馬金戈戰火硝煙有天壤之別。他們覺得,“似乎這個地方全然被聯軍在北京大街上 啪的槍聲所引起的、必定席卷紫禁城的驚慌失措和逃離旋風所遺漏了。”(轉引自“China, Ancient and Modern, In the Imperal City of Peikingp.461

在皇帝和太後房間里,最讓洋人印象深刻的是他們熟悉的東西----那些從歐美進口的外國鐘表。在中國皇城宮室里,外國鐘表不僅用于時間計算器,更作為貴重稀有物品,被多多益善地掛在牆上,好象“富麗堂皇的展覽”一般。“法國、美國和英國造的鐘表掛在牆上顯著的位置,至少有一打”。不僅展覽鐘表本身,也彰顯鐘表的價值﹕“光緒的臥室內所看到的全部鐘表,都是第一流的。”那些鐘表“全部貴重之極,有些藝術價值連城。”慈禧太後殿堂大牆上陳列的鐘表更令“洋鬼子”們驚嘆﹕其價值“足夠買下百老匯街上的一個珠寶店”!(同上,p.462

西歷19009月是光緒二十六年八月間。那天,中國皇城上空艷陽高照,紫禁城里一樣酷暑難當。唏噓驚嘆之間,被外國將軍們折磨的幾乎要昏過去的太監,在最後一刻終于挺著沒有昏過去。畢竟他們知道,主子已經逃亡在外,武衛中軍等清軍大小兵將已人影全無,大清敗局鐵定如山。這種前提下,外國佔領軍其實可以其勢洶洶、為所欲為。至少,可進入紫禁城如入無人之境。

1,英文“Osaka”代表多重日本姓,有多種中譯法。由于此處英文原文不是全名,故無法確定翻譯的準確性。請以英文原文為準。

2,據《世界人名翻譯大辭典》,沒有這個日本姓。疑為“Yamaguchi”,並據此譯為標準日本姓。

(下期預告﹕“聯軍無擾紫禁城”)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