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重審八國聯軍中的美國(二十)

--美軍守衛紫禁城,聯軍維護大清朝

北明

被刻意忽略的事實

一個始終被中國史學界忽略或避之不提的事實是﹕駐京美軍派兵守衛紫禁城。守衛區域包括紫禁城正門出入口的午門以及紫禁城內各殿堂廟宇建築設施,還有各公王府以及三宮六院妃子太監的所有居所。美軍留守北京的指揮官威爾遜在他的題為《老旗幟之下》(“Under The Old Flag”)的回憶錄中,對此有明確記載。

從當年的英文報道來看,日本人也是故宮的守衛者(注1)。

這個事實不僅有違于49年以後中國百姓的歷史常識,在當年京城百姓眼中似乎也出乎意料。當時美國的隨軍記者拉爾夫.佩因(Ralph D. Paine)在一百多年前,就為太平洋對岸的美國讀者描寫過這種戲劇性的場面﹕

“從天津一路打過來的多國部隊佔領軍踏上了這座皇城的土地,甚至穿過它更加威嚴的紫禁城建築。這種方式旨在向中國人炫耀,聯軍是北京的主人。中國人被他們極度褻瀆神聖的鐵馬金戈所震懾,認定,恣意搶劫的狂歡必將席卷而至,囊中之物將被悉數拋空,毀之殆盡。但令人嫉羨的是,仿佛皇太後頒布了諭旨那樣,當佔領軍蔚為壯觀的凱旋步伐終止之後,紫禁城的大門卻被關閉、封鎖和警衛了起來。”“美國人和日本人的哨兵巡邏于各大門之間……”(轉引自“China. Ancient and Modernby J. Martin Miller.1900.p.458

公使館在將近兩個月的圍困中飽受兵攻炮轟火焚,除了三家外國銀行、郵局、日本築紫辦館以及所有海關官員的住所悉數被毀之外,比、荷、意、奧使館的全部和法國公使館大部,也被徹底毀滅了(參見1900817日美國公使康格給美國國務卿海的電報及胡思敬《驢背集》卷二)。據當年的中文媒體記載,為安全穩妥起見,聯軍請各國公使暫時移住紫禁城。保衛各公使的安全是聯軍進京的目的,所以美、日軍守衛紫禁城,目的之一就是保護失去住所的公使們的安全。

不過,倘若守衛紫禁城的目的僅限于此,這個歷史細節就未必值得把庚子國難史當做宣傳工具的權力集團刻意回避,從而,也就不值在幾十年之後,于故紙堆中發現這個細節之後,對之進行專文論述。

事實上,聯軍守衛紫禁城並非僅僅為了保護其中為數不多的外國公使。否則,從里面把公使們的居住區或房間圍起來就成了。完全用不著興師動眾,輪著班,在紫禁城大牆下、各入口處巡邏、值班、守夜。更用不著禁止聯軍入內,想方設法嚴格限制進去參觀瞻仰的人數。

守衛紫禁城的目的

在駐華列國的觀念中,紫禁城不僅是東方建築文明的象征,它一如既往地,是中國政府所在重地。在義和團猖狂暴虐,“數百年精華盡矣”(李希聖《庚子國變記》)的北京,保護這個城中之城,是他們的責任。這個結論,可以下列事實為證。這些事實中的大部分,同樣被中國歷史教科書刻意忽略了﹕

第一,八國聯軍雖然聯合進兵中國,但是自始至終沒有向所謂交戰國中國宣戰。公開宣戰,乃是歷史上任何國際間戰爭的傳統。何況八個國家一齊“侵略”一個國家,這等重大國際戰爭,怎麼能不宣而戰?!究其原因,八國1900年夏季出兵中國,不是針對中國領土,不是針對中國政府,不是針對中國百姓,而是針對被圍攻將近兩個月的他們自己使館的危機,是為了解救危在旦夕的外國公使館和內里的公使,以及各地逃來避難的西方神職人員和中國教民。僅就八國聯軍190078月間在天津和北京的對華軍事行動而言,在本質上,它不是八國對華發動的侵略戰爭。

第二,不僅沒有宣戰。早在進兵北京之前,各國就對中國政府有過多次聲明和溝通﹕由于中國政府不能夠制止半年多來的義和拳匪暴亂,導致各國在華生命財產傷亡和進一步危機,所以決定派兵自救。各國兵源抵達天津港口之後,更進一步向中國政府申明,各國進兵並非要與中國和中國政府為敵﹕“此次進兵之目的,在討伐以義和團之名欲顛覆中國政府之有力叛徒”,同時也是為了“援助中國政府鎮壓叛徒,若中國政府不討伐叛徒,則各國自行討伐。”(王芸生《六十年來中國與日本》第四卷,1932年版,p10-11)從美國在73號對各其他列強發出的二度“門戶開放政策”內容來看,則這個意圖表達得更為明顯。

第三,各國公使們在公使館被圍之初,仍然努力與被動之極的清廷總理衙門保持聯絡,卻最終發現那里已經人去樓空。但是他們萬萬沒有想到,進城之後竟發現,紫禁城這個清廷重地也已經變成了空城一座!秉實研究中國這段歷史的人應該知道,大清朝廷,主要是慈禧太後等文武重臣出走西安,其實等于是畏罪潛逃。因為他們對這場國難爆發的原因從頭到尾心知肚明。從鼓勵、利用地方團匪,到下詔他們為義民,征召他們進京,頒發他們國庫貲財,到組編他們由清軍統一指揮,最後下令圍攻所有外國公使館,並且公然以弱國勢力、和八國同時宣戰(另文詳論)!國際協約、一個國家對國際間合作的承諾和應當履行的義務,從來就不是咱們大清王朝處理外交關系的參照系!從來也沒有歷史學家論述過,西方列國在這場中國庚子國難中,對清政府之作為的了解程度是多麼膚淺!他們頂多發現這個政府至少在義和團問題上,簡直沒有效率,後來進而懷疑有支持拳匪之嫌(注2)。就是在進京之前,他們也不過驚詫于這個軍事弱國居然宣戰了,而且是和八個列強同時宣戰!不過宣戰之威還沒逞過十天,即刻就忙著反悔議和。面對空曠的皇城,八國聯軍和各國駐華使節寧願認定,大清王朝由于不能控制北京暴亂局面而逃走了。他們逃的是義和團拳匪,是失控的局勢,是皇權的危機。因此,聯軍相機采取了三項措施﹕

第四,首先,聯合決定,終止紫禁城內的剿匪戰斗。原因是紫禁城乃清廷重地,不宜卷入戰事(詳情另文論述)。

第五,然後,為了維護北京的秩序,防止義和團拳反攻,不僅分兵守衛駐守暴亂與戰亂中驚魂未定的北京城,而且規定,對于紫禁城也要派兵守護,嚴禁他人隨意出入。旨在為清廷保護這個京畿之重地完好無損。

第六,其次,派出日軍馬隊,沿途追索慈禧太後和皇宮大臣一行,希圖將之請回宮中,恢復朝政。這正是聯軍進京前再三聲明的目的之一。聯軍之所以派日軍承辦此事(以及後來許多與清廷官員談判期間的類似公務),是因為“日本與中國同處亞洲,中國之事尤悉。”(《申報》1900823日)

一些聯軍士兵進京後有搶劫行為,但是他們的搶劫與義和團拳匪和各路匪盜的搶劫相比,是小巫見大巫(詳情將另文論述)。盡管如此,聯軍守衛紫禁城,在防止拳匪以及竄入京城趁亂做案的各路匪盜的劫掠燒殺之外,同時對他們自己內部將劫掠行為擴張到紫禁城內的動機和做法,也是一種無形的制約。

關于八國聯軍侵略中國的另一種思考

在當代中國的觀念中,八國聯軍出兵中國當然就是“侵略中國”。“八國聯軍”這個詞匯,已經成為中國近代屈辱的象征詞匯。既然侵略中國,必定無惡不作。而故宮,作為中國特色的絕代建築群和京畿重地,不可能不是實施暴力的重要目標。由于中國民間對“八國聯軍侵略中國”這一歷史事件的真實情況無從了解,許多歷史事實在相關教科書中缺席,另外一些事實則被放在了錯誤的歷史背景之中,成了誤導民眾的工具。從而致使中國民眾曲解外國聯軍進京的援救目的,強化它抽象的政治意義。例如曾經有讀者來電話,在談及對于這段歷史時,在錯誤事實的基礎上提出了一個無法成立的問題﹕“八國聯軍火燒圓明園的政治意義是什麼?”(參見“關于火燒圓明園和中國的誤解”一文)

只是基于這樣的一種普遍的錯覺和錯解,美軍和日軍守衛紫禁城的事實,才值得鄭重提出並認真解讀。否則,按照庚子國難發生前後的事實和邏輯,聯軍守衛紫禁城是意料之中之事,無需特別提出和進行分析。

不過讓人深思的是,既然認定八國聯軍侵略中國殺人放火搶劫奸淫無惡不作,為什麼沒有人以此思路發現一個不合邏輯的問題﹕八國聯軍為什麼竟把故宮完好無損地留給了中國?大清政府反正已經逃之夭夭,且追之不及!清軍潰敗,義和團做鳥獸散。為什麼不趁此天賜良機,焚燒搶劫故宮,將之夷為平地?或者佔領故宮,建立八國臨時政府接管中國?那不正是西方列強唾手可得,求之不得的嗎?

當年有中文報紙在報道中明確指出﹕“各國聯軍入京以後,並不擾及頤和園及紫禁城各處”。不過這將是我在本系列的附篇中,要向讀者報告和請教教的內容。而在本文結束之前,我不禁感到遺憾的現象只是﹕圓明園廢墟一座,雖然冷在荒地,卻觸目驚心,教我們不斷回憶洋鬼子的暴行(順便也掩蓋和忘卻自己同胞在那之前的焚搶暴行);可是故宮完好無損,就立在眼前!可以瞻仰和參觀。然而在五十年代起延續至今的、對八國聯軍侵華暴行的聲討中,卻沒有人意識到它在八國聯軍手中毫發無損的事實,或者沒有發出過這樣的疑問,乃至思考一下這個事實所包容的歷史信息。我為此感到的驚訝和遺憾,也包括對自己接觸到這些資料之前的、失去獨立思考能力的驚訝遺憾。還包括對我們所處的、被控制的信息環境之強大洗腦功能的驚訝和遺憾。

1﹕一說紫禁城由各國封閉,派兵把守,具體不詳。但是從聯軍將軍瞻仰紫禁城的批準特權掌握在美軍手中來看,此一說即便成立,美軍至少是守衛紫禁城的主力。

2﹕聯軍解救任務完成于814日,但是直到9月份,美國國務院仍在調查清政府與義和團的關系,並通過美國公使出示證據確證清政府確實是義和團圍攻

北京公使館的組織者指揮者。

(下期預告﹕聯軍將軍參觀紫禁城)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