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重審八國聯軍中的美國(十九)

--阻止英軍毀滅中國建築

北明

在追剿義和團拳匪的聯合行動中,美國除了制止德國的暴行,還對英軍的宗教復仇行動提出反對、進行制止。

英軍毀滅北京外圍中國白塔

1989年到1900年期間,大面積發生在中國的義和團暴亂在中國各地焚毀了不計其數的外國基督教、天主教教堂。這一行動曾經令全世界震驚。這種震驚在某種程度上基于對中國民間文化與宗教信仰以及仇外心理的無知。也造成了兩種宗教文明之間的強烈沖突。無以數計的外國教堂的被摧毀,引發了下列這則真實的故事﹕

1900年以前,北京外圍附近的山陵上,曾經聳立著一座美麗的白色寶塔。我們無法知道它的建造年代和具體外觀,但它的古老與美麗得到了美國的尊重。這座美麗的中國古代建築卻在美英聯軍追擊義和團殘匪的行動中,被毀滅了。它毀于英國軍隊之手。當英美聯軍在美國二任指揮威爾遜的指揮下,追擊義和團殘匪至此時,他們發現那里顯然是義和團的指揮部,為此英國指揮向美軍總指揮申請批準鏟平這座古建築。在遭到那次行動總指揮美國將軍威爾遜的嚴詞拒絕之後,仍然不顧反對和阻止,在美軍撤離時擅自毀滅了它。

美軍制止無效

當事人威爾遜將軍在12年之後,寫下了有關回憶,記載了這段故事的發生過程。于是我們有機會了解那座美麗白塔的存在,並具體了解它的消失所代表的英軍的一次對華暴行。下面是威爾遜將軍回憶的原文﹕

“全部行動在八點以前結束(指追擊義和團殘匪的行動----引者),半小時後,英國副總指揮參加了進來。熱烈祝賀並對整個聯合行動的方案及技術大加贊揚,這之後,他要求以麥克唐納(Claude MacDonald, 竇納樂爵士,英外交官,當時駐華公使---引者)閣下的名義鏟除美麗的白塔寺。這座塔就坐落在丘陵之脊,千年來俯瞰這下面的平原。它依然新美一如剛剛建造。我對這樣的要求感到驚訝不已,它似乎源自一種野蠻精神。我立即聲明,當我仍然是這次聯合行動的指揮官的時候,我不能夠允許毀滅一個如此美麗的建築。”(“Under the Old Flagp. 530

美國將軍威爾遜雖然參加過解放古巴的戰爭和解放菲律賓的戰爭,久經沙場,但是他的智慧顯然不足以使他了解,英國這樣的西方文明國家在面對異國文明時,為什麼這樣野蠻?“無論如何,我很想知他能夠提出什麼樣的正當理由來支持這樣一種奇怪的要求,我問巴羅(Barrow)將軍,為什麼英國大臣想要毀壞這個如此著名的歷史文物。”(同上)

結果,對方的回答使他更加驚訝。巴羅將軍直接了當地回答說﹕“如果基督徒不毀滅這個著名的中國寺廟,中國人,那些已經毀滅許多教堂的中國人將會認為,這個白塔寺所供奉的他們的神比基督教的上帝更有權威。”(同上)

美國將軍遇到宗教問題。他的先輩從歐洲大陸移民美國的原因不一定是由于宗教迫害,否則他不會對宗教之間的戰爭和殘忍沒有知覺。他覺得英國毀滅白塔的欲意不可思議,其理由更是匪夷所思。他當然無法認可這樣的理由,批準這樣的行動。于是,在北京郊外的丘陵上,白塔寺旁,沐浴著中國的殘陽和晚霞,兩國二位將軍之間有了一次相當微妙而簡單的對話。他們各執己見,相持不下。其實如果全然不守仁義之師的道德,全然沒有尊重文物的習慣,全然無視他國的尊嚴,以軍隊的暴力毀滅一座白塔和寺廟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但畢竟不是美國自己的軍隊,兩國雖然合作追擊拳匪,仍然存在著一個外交距離,而且美國人畢竟是美國人,他們通常的為人交往習慣是,堅持自己立場,尊重別人的主張。于是美國將軍威爾遜當即決定,放棄指揮權、解散英美聯軍司令部、帶美軍撤離現場。他不無憤怒地對英國那位野蠻的巴羅將軍表示﹕他“要解散英美司令部並將于次日凌晨把我們的士兵撤回北京。在這之後,如果英國大臣和英國指揮官認為這樣做合適的話,當然可以沒有顧忌地采取他們想要采取的行動。”于是談話結束,軍隊就地露營休息。

次日清晨,美軍撤離。而那座如今已經從中國文物古跡中消失的美麗白塔寺是這樣被毀滅的﹕當美軍在白塔矗立的丘陵之下“艱難地穿過平原撤離時,已經開始破壞這座塔的基礎的英國陸軍,向這塔的基座發起猛烈射擊,使這座世界著名建築不可避免地坍塌為一片廢墟。”(同上)

國際輿論中美國代人受過

聯軍對此一行動持批評態度。依據威爾遜將軍的記載,各聯軍一般認為,英軍毀滅白搭寺的做法“是一種迷信導致的野蠻行為“,雖然如此,美國認為“它同樣損壞英國軍官的聲譽和他們所代表的英國文明。”(同上)

西方媒體至少英國媒體“倫敦時報”(London Times)報道了這一暴行。但是英國媒體駐中國記者米德爾頓(Middleton),卻在沒有核查事實的情況下,把毀滅白塔寺的暴行歸咎于美國將軍威爾遜的命令和授權。這一媒體誤報事件大概是近代史上美國因為中國問題屢次蒙冤中的第一次。這樣的誤解當然情有可原,因為暴行就發生在那次的軍事行動之中,而那次軍事行動的指揮者正是威爾遜將軍。記者也許順理成章地將暴行責任者張冠李戴。

但是這一誤報被威爾遜本人稱為“不能饒恕的錯誤”。他在很快得知誤報消息之後,立即要求那米德爾頓澄清事實。他回憶說,事實確實得到了澄清。但是這次在西方國際間的失實報道,給這位始終譴責野蠻暴行的美國將軍留下了非常不愉快的記憶。威爾遜將軍在12年之後回憶說,其嚴重程度可與他親眼看見中國古代建築被毀于一旦所造成的不愉快印象相比。(同上,p.530-531

(下期預告﹕美軍守衛紫禁城)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