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12月22日是我下鄉插隊的紀念日,獻上此文,算是對這一經歷的懷念。

 

身邊的《小芳》

 

張亭

 

  一曲《小芳》唱畢,掌聲雷動,在單位這次卡拉OK比賽中我獲得了“優秀歌手”獎。熟悉我的人都很驚訝地問我﹕你怎麼會拿這首歌參賽?是的,我一向對這首歌都持批評態度。我是知青,我在農村時除了傻吃猛干窮歡樂,就是摳報紙、學馬列,還有後來的自學微積分、微分方程,很少考慮什麼“前途”,也沒有過什麼和村里“小芳”吊膀子之類的風流經歷。我一向嘲笑這首歌的油腔滑調。

 

  可是後來,我的態度卻有所轉變。

 

  在96年的春節前,我利用出差的機會去了一趟我插隊的小山村。雖說那里已經于92年通上了電,但我上山那天偏偏踫上停電,所以窯洞里看到的仍是二十八年前的“麻油燈,吱吱響,點的還是那麼丁點兒亮”。

 

  農村人真不經老,當年的房東也就比我大15歲,我剛到村里時他是隊里最精明強干的勞動力,但此時老得牙都快掉光了。油燈下,我們回憶著往事,談著其他知青的下落,他驚嘆我還是可以操著純正的當地土話和他聊天。

 

  他忽然對我說﹕“要是丑花知道你回來了,一定會從前沙澗回來看你。”

 

  哦!丑花,我回想起這是個留劉胡蘭短發的小女孩。接著,他告訴了我一段我一直不十分了解的情節....

 

  丑花雖然沒有“一雙美麗的大眼睛”,也不是“辮子粗又長”,但是卻並不丑,也許小時候很丑吧。她是隊長的小女兒,68年她大約只有十一、二歲,是個性格開朗、愛說愛笑的小姑娘。我是知青負責人,經常去隊長家,當然和她也很熟悉。在我眼中,她不過是個村里的小丫頭片子而已。當地的風俗,小孩到這個年齡就由大人包辦婚姻。丑花定親那天跟著她嫫去前沙澗,經過我們知青門口時大家正在吃飯,我早知道這事,就帶頭哄起來。她滿不在乎地回過頭,沖我們撇了撇嘴,似乎在說﹕你們什麼都新鮮,少見多怪!

 

  後來的日子,十多個知青走的走散的散,有後門的去當了兵,有路子的轉到了“五七干校”農場,有“本事”的成了“工農兵學員”。到73年時,村里就只剩下連我在內的兩個“臭老九”子弟了。那年夏天,另一個知青到大隊學校當了民辦教員,在隊里干活的知青就只有我一個了。雖然學校也曾點名要我,但我在隊里是保管兼出納,偶爾還要代理隊長,我也對教書不感興趣,所以也沒去。即便如此,我還仍舊是個樂天派,成天和村里的小伙子們打呀鬧呀地,不懂什麼叫發愁。在這一年的麥收季節,我才忽然注意到﹕丑花已經長大了。

 

  在我插隊的地方,平常干活都是男女分開,女社員由婦女隊長帶著干,只有在麥收時才“男女混雜,干活不乏”。那個地方以自然村為生產隊,人少地多,不足百人的生產隊卻有七八百畝地,正經勞動力僅僅二、三十人。所以一到麥收,那就是從天不亮干到天黑,只要能看得見就別閑著。每塊地都是又窄又長的梯田,淨是些近公里長的地壟。這季節是男女老少齊上陣,連放麥假的小學生帶“三寸金蓮”的老太太一塊算,每天人均割麥子都要在2.5畝以上,以我那時的年紀,割三畝地也是不在話下的。那天正忍著腰疼割得歡,一個姑娘從後面左一個“交叉把”,右一個“搶把”地趕上來﹕“冒洞啦!”原來是丑花。這里割麥子的規矩是三人一組,一人三壟,當中這個人叫“鞏洞”,必須割在前面,如果被兩邊“掛翅”的超了就叫“冒洞”。好吧,我就把“鞏洞”的位置讓給你,看你能好受得了!但跟在她後面我發現這已經不是以前的丑花,她動作干淨利索,要跟上她還真不是那麼輕松的事,沒多一會兒就被她拉下十多米。當然不能服輸!我憋足了一口氣左躥右跳地玩起了“搓把”——隊長一般不準用這手法割麥,因為腕力小的這樣會留下較高的麥茬。用隊長的話說﹕“看你割那麥茬,婦女還能蹲下尿嗎?”但我是例外,論掰腕子全公社的小伙子也沒幾個是我的對手。不到100米遠,我終于再次追上丑花也要“冒洞”了,我卻偏偏不冒,直起腰,舉起鐮,象趕牲口一樣得意洋洋地吆喝她“跑快一點兒!”讓大家都看得哈哈笑,那得勝者的感覺就別提有多爽了。

 

  下午該擔麥子了,小伙子們都是一人一條大扁擔,挑起兩個比人還要大的麥子捆,爬坡翻梁地從地里挑到場上,全部那幾百畝麥子都是要這樣干的。殺麥子捆的是挑麥子人自己,這樣可量力而行。我一手按著麥捆,另一手接過女社員們抱過來的麥子,正在和大家取笑上午丑花如何被我趕著走,丑花咯咯笑著跳到我身後,趁我兩手騰不出來的時候胳肢我來了。我忍著笑,急忙殺緊了牛皮繩,抽出一只手向後狠拍了一掌。沒料到這一掌正拍在她屁股上,隔著那層土布褲子,我第一次感覺到什麼叫“豐腴”。眾人大笑,丑花鬧了個大紅臉。我有些後悔——我這才意識到,她已經不是個天真的小女孩,而是一個實實在在的女性了。

 

  還是在那年,秋收季節婦女摘棉花,作為保管我每天將摘回的棉花過秤入庫。一天中午已到吃飯時間,我在場上還有些豆子沒碾完,一個人在忙。丑花來到場邊,要我開棉花庫門,說她的摘棉筐忘在里面了。我好只放下活去了。庫房的院子四孔大窯洞,不住人,此刻又是中午,社員們都在家吃午飯,只有我倆在一起。她拾起了筐挎在肩上,卻不走,坐到棉花堆上端祥著我,好象有話要說。從那略帶嬌羞的目光中我也似乎感到了些什麼,便拿起了門鎖催她﹕“回家吧!我要鎖門了。”

 

  那年入了冬,我終于不堪忍受一個人自己磨面、自己做飯的日子,上四十多里外的後山水利工地去鑿洞開山了,干的是打炮眼,吃的是“大鍋飯”。那里全是小伙子,更是混得像個高興的傻瓜。

 

  這樣的水利工地,勞動保護是極差的,再加上農民的文化素質低,不到兩年就已經死了三個人。在我來之前不到一個月,這個一號天井工地就有我們大隊一個小伙子掉下去摔死了。其他工作點分別還有排啞炮炸死和觸電死亡的。按城市里的看法,這樣的活是給多少錢也不能干的,但是農民們在干,每天除了記工分外只有可憐巴巴的三毛多錢補助,而且住宿條件極其惡劣。說老實話,這是十分令人感動的。

 

  在這里,由于沒負擔,我成了第一號大玩命。這已經是下鄉插隊的第六年,那些自稱“一輩子扎根”的人們早就離開了農村,那“猴子稱大王”的原理居然落到我頭上,我成了全縣知青中最知名人物。盡管我在地區知青代表會的大會發言中,把“扎根農村”改成“堅持農村”、把“一輩子接受再教育”改成“繼續接受再教育”,那些當領導的還是沒聽出來。我的名字甚至還上了省報。當然,除了給縣領導壯門面的那些活動外,我還是在工地賣我的苦力玩我的命。

 

  不知不覺地又到了春節,民工們回家過年,我沒家沒業,正好在工地值班。過了初五大家都來了,領導放我十天假。然而回到村里發現慘了,我還得現搭鍋台現做飯,這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十天,值得費一回工夫嗎?以往回村來都是因為要照顧那兩個知青總共的一畝二分自留地,最多也不過忙上三、五日,背回幾個饅頭就對付過去。農諺“麥在種,秋在鋤”,說的是冬小麥用不了多少田間管理,所以我們的自留地就年年種的是冬小麥。春節後小麥還沒返青,我這十天可怎麼熬?

 

  真是天無絕人之路,恰好丑花家利用農閑在打私人窯洞,我就又有了幫忙和吃飯的地方。在工地是掄大錘打鋼 ,回來是掄大鎬打窯洞。這掄大鎬也是當地的一個功夫,只要使勁使得對,一天接一天地掄鎬,手上也不會打泡。這十天就不難熬了。

 

  接受了這一次的教訓,以後我不再輕易回村,對我來說,“好出門不如賴在家”的說法,在村和在工地都是一碼事。後來在工地擔任了民兵營長,“水不下山,人不下山”,整整干了一年半。

 

  75年的夏天,縣知青辦將各點的零散知青來了個“合點”,我被合到了山下平原地帶。為了甩掉知青的“包袱”,公社主任親自跑上山來監督我和另一個知青的搬家,我們離開山村時相當匆忙。我自嘲是“糧未增產獎增產,水不下山人下山”。在村里只聽說,丑花不久前已經出嫁(當地只要虛歲滿18就發給結婚證),過門那天哭成了個淚人。

 

  這次舊地重游,丑花她爹已死于胃癌多年,這是當地的常見病。房東告訴我,我在後山水利工地時丑花要她爹退婚,要嫁給我,說自己是大姑娘,不能親口說,讓她爹來跟我說,並一口咬定“他同意,我知道”。她爹卻是理所當然地大罵她一頓“死不要臉”,關在家里幾天不準出門。

 

  我這才回憶起,那次幫隊長家打窯洞,伺候吃飯就只有丑花的嫂子,打了十來天窯洞,就從來沒有見到丑花露面。我死活再也想不起來和丑花最後一次見面是在什麼時間、什麼地點。

 

  我終于明白﹕這,原來就是發生在自己身邊的《小芳》的故事。

 

  下山時我“回頭看看走過的路”,村邊沒有“小芳”。我回憶起了她的爽朗笑聲。可是,如果她當年有膽量向我直接提出來的話,我有可能接受嗎?這麼多年來,我幾乎從來就沒想起過她,也不知道她老成了什麼模樣,見了面還能認識嗎?真沒想到她還在望眼欲穿。當初別人告訴我她哭得死去活來時我並沒有特別在意,卻不料只有我一個人悶在葫蘆里,如今也實在沒有再去見她的勇氣。

 

  為了這份感人的情意,我也只能獻上這首《小芳》,雖然這首歌並沒有唱出她心中的淒惶,雖然她這輩子到頭也未必能夠聽到....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