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什麼是愛情?什麼又是婚姻?

伊人

  還是決定離開我去澳洲,在婚期將近的前三個月。

我憤怒的對她吼道:「婚期不會延後的,無論新娘是不是你,這個婚我是結定了!」

我使出了最後的殺手鑭。

亦雲是我相戀三年的女友,在我們婚期將近的時候,她的姐姐給她辦好了一切出國手續,她不顧我的心裡感受,興奮的開始準備出國的事情,為此我們爭論了無數次,她讓我等她,而我心裡清楚,等待可能是無限期的。

她最終還是飛往了澳洲,我十分負氣的和一個陌生女孩在我們的婚期結了婚。新娘叫英子,剛中專畢業,是媽媽一位同事的女兒。

初次見面時,她很膽怯的不敢注視我,但我能看出她對我是滿意的,她很清秀,有一雙明亮而善良的眼睛。送她回家的路上,有點雨,她一直低著頭不說話,我伸出手臂攬住了她,她微的顫慄了一下沒有拒絕。在她的家門口,我停住了腳,告訴她我不上去了,她抬起眼睛看我,裡面有快樂和羞澀,我伸出手拂了拂她的頭髮後用手托住了她的下巴,「願意嫁給我嗎?」我定定的看著她。

「嗯。」聲音很小,我聽得很真切。

「不後悔嗎?」

她搖了搖頭。我突然有種莫名的感動。我想我會對她好的。

英子是很典型的賢妻良母,媽媽對她很滿意,不止一次的對我說,這才是過日子的人,娶老婆不能娶心太浮太高的女人,我和亦雲,她一直不贊同,說亦雲心太高,個性也強,但她無力反對,現在我和英子結婚,最高興的是媽媽。每當她在我和英子面前說這些話的時候,我就十分煩躁的躲進書房抽煙。

婚後,英子一直呆在在家裡,她很聽媽媽的話,把我和家照顧的井井有條,我們倆話不多,吃過飯,我會陪她看一會電視然後就躲進書房。

英子很懂事,從不進我的書房。

我的痛苦快樂全都淹沒在這個烏煙瘴氣的空間裡,我一支接一支的抽煙,回憶和思念無處不在的折磨著我,我可以盡一切做丈夫的職責,卻無法將感情給英子。

跟亦雲相戀三年,如果不是因為出國對她來說重於我的存在,我們是快樂而幸福的。三年的相戀饋贈了我許多的禮物。回憶甜蜜痛苦思念。我不可遏制的思念著亦雲。她走後給我打過幾個電話,都被我負氣的掛斷了。

英子很多時候是寂寞的,我們沒有太多的話題,只會說些家庭的瑣碎。假日我會帶他出去逛街,看看電影,她總是安靜的呆在我的身邊,似乎不敢多說話,亦雲走後,我開始習慣沉默寡言。

為了排遣無聊,英子開始做些手工活,她手很巧也很有天性,一件新買的衣服,她三下兩下就將它改成另外一種樣式,很隨意也很有美感。老頭老太太的衣服也開始由英子手工縫製。除此外,她有一手非常棒的廚藝。

我開始漸漸欣賞英子的這些靈性,有時微笑的看著她做這些事情,她在我面前也開始有調皮一些的笑容。

下班回家,一種非常溫馨的感覺越來越濃的包圍著我,吃過飯,我陪英子的時間越來越長了。

有些記憶隨著時間開始慢慢淡化,不再像初始時那般折磨得我一無是處。只是在不經意間,會有很疼痛的感覺,有時會是在夢裡,有時會是一件不經易曾發生過的事情。快樂越來越多的堆積在我和英子之間,在我面前她開始流露她活潑的一面,她開始對我有些嘮叨了,為我的一些不拘小節,我們開始俏皮的頂嘴。

日子就這樣細水長流的過了一年,我開始滿足於家庭滿足於現狀,對亦雲,我開始漸漸淡忘,對過去我開始當做一個曾經的故事。

秋天的一個傍晚,我下班回家,在小區的門口,我看見了被秋風吹亂頭髮的亦雲,她兩隻手絞在一起無措的站在那裡,在距離她幾步的地方我停住了。她黑了很多,一些疲憊和蒼老出現在她的眉目之間,但仍不失那份懾人心迫的美麗,我沒有說話,定定的注視著她。在她眼裡是久違了的熱情,在那裡,我看懂了思念。

她忽然撲入我的懷裡,開始哭泣。

我心裡開始有了疼惜,愛的感覺慢慢回復到心臟,我緊緊的摟住了她。她說在國外一直沒有停止過對我的思念。越生活下去越感覺到失去我是一生的錯,沒有我的音訊沒有愛的生活她走到了崩潰的邊緣。於是,她不顧一切的回國了。片刻,我放開了懷中的亦雲,看到滿面淚水的她,心臟一陣陣的緊縮。

「亦雲,一切都太遲了,我已經結婚了。」我低下頭,不去看她的淚眼。

「我知道,你結婚的時候我就知道了,我想忘記你,但我做不到。

 我以為你會等我,我想在國外稍微有一點自已的事業就回來結婚。在國外,一切都並不是我想像中的那麼好,我瘋狂的思念你和在國內的生活,得知你結婚了,我才知道自已犯了多麼大的一個錯,這麼多日子以來,我一直在努力的去忘記你,可是越是面臨這種失去,我就越無法面對自已的過錯,我想,如果還有機會,我不想再錯過一生。」

她用眼睛深深的看著我。一種疼痛爬過心臟,我想再次將她擁在懷裡,這個我曾經深愛的女孩,一切的感覺是那麼熟悉。抬頭看見小區的燈火,想到了家,想到了英子。

「亦雲,我已經錯過一次了,衝動的結婚是一種不負責任的表現,我不想再錯下去,我現在過得很平靜,我不想再去傷害無辜的她」

亦雲又開始流淚,眼底有失望,片刻,她轉過身走了。我想喊住她,但沒有出聲望著她的遠去,暮色籠罩著她有些孤獨無助的背影,心裡是一種無法言喻的苦澀。

回到家裡,英子做好了飯,她看到臉色異樣的我不安的問:「不舒服嗎?」

「沒有。」

「工作有麻煩?」

「沒有。」

「有什麼事嗎?你臉色很不好。」

「你怎麼這麼多話,我什麼也沒怎麼。」我有點不耐煩的回答著她。

英子閉口不語。我忽然有些內疚,她去廚房搬弄飯菜。

晚飯,我悶聲不響的吃著,英子沒再問我什麼,她就是這樣,在我心情不好的時候,她通常都是沉默的。這是個性格較內向的女孩子。

吃過飯,我進了書房,點上一支煙,英子在客廳看電視。我腦子裡全是和亦雲見面的事情,一些曾經的往事,還有一些未知的可能在腦海裡翻騰。無疑,亦雲的出現打亂了我的思維,也擾亂了漸漸平和的心,回憶將我的心緒攪得難以寧靜,我發現在心靈深處,對亦雲的這份感情根本就沒有淡忘。

和她在一起總是會不由自主的快樂,儘管有時很任性,她喜歡充分享受我對她的照顧和嬌慣,我在想,在國外的這一年她是怎麼過的呢?在她去國外的日子,我不止一次的去想她的生活。

感情是個很奇怪的東西,在我漸漸談忘亦雲這麼久的日子,如今再翻出來,還是那麼新鮮,甚至多了一些什麼。我開始想亦雲的話,她已經錯過我了,不想再錯過一生。愛情是什麼?我開始問自已,是可以用一生去維護呵護尋求的東西嗎?可是我們都那麼輕易的將愛打碎了。在我們沒有真正解讀愛的時候,用我們的自負和任性。我吸著煙,思想開始清晰卻又雜亂無章。

和英子之間,我們存在的又是什麼?在英子眼裡,我或許是她的愛情,因為她總是為我的快樂而做任何事情,就像我為亦雲的快樂而做任何事情一樣。

在和英子生活一年的時間裡,我也開始去動用感情了。通常有了愛,才有了婚姻,然後是相守。我和英子應該可以做到有了婚姻,開始相愛最後相守。在生活裡,在愛情的定義裡。這又有什麼樣的本質區別?

想著亦雲轉身離去的那個背影,我的思維又開始亂了。有種想回到從前照顧她的衝動。

人,真是奇異的動物,什麼都複雜,還愛自已給自已上套。

回到臥室,英子已經睡著了,床頭燈發出幽暗的光,我脫衣躺下,俯下臉看了看熟睡中的英子。我輕輕的歎了口氣關掉了燈,躺在床上,一晚上我處在半睡半醒狀態,英子和亦雲交替的在夢裡出現,做了很多奇異但又沒有什麼記憶的夢。

亦雲開始給我打電話,我沒法再做到當初她出國後打電話給我那樣絕情的掛斷,我想關心她,我對她做不到不管不問。

我們開始見面,雖然我努力克制自已對亦雲的感情不再表露。但我卻阻止不了亦雲對我的熱情,是那種久違瀕臨失去而又想緊緊抓牢的方式。

最終,我們回復到了過去的熱情。

我開始晚歸,找一切藉口和亦雲廝磨在一起。經歷過一次失去,我們比從前更珍惜這份感情,只是在快樂的時候,英子會不期然的劃過心底。在英子的眼睛裡,我看到了憂鬱,她就是這樣,總是默默的把心事藏的很深,我想在我的眼裡,她也一定看到了慌亂。

在夜半無法入眠時,我又躲入書房一支接一支的抽煙,矛盾和選擇不停的侵害著思維。

亦雲開始催我離婚,唉!愛是自私的,只能擁有全部,不能與人分享!我也知道保持這樣的現狀對誰都是一種傷害,就算亦雲不要求我離婚,我也無力面對英子。我們這樣長期下去實際上是對英子的一種欺負!這樣想著的時候,我決定和英子離婚。

我打算將房子和所有的存款劃在英子的名下。我無法給予她我的感情,只好做這樣的安排,英子一直沒有工作,我希望她可以重新找一個為她付出真心的人。我不知道我這樣做是不是很卑鄙。

在一個晚飯後的夜晚,我向英子提出了離婚,她沒有表示出驚訝,也沒有表示憤怒 ,她靜靜的坐在沙發上,眼睛看著我,裡面有很多的委曲和悲痛。我的心開始抽搐,我坐過她的身旁將她攬入懷裡,第一次,她拒絕了我的擁抱。眼淚開始從她的臉上滑落,她開始輕輕的抽泣。

我無言無措的坐在那裡,我們不說一句話。房間很靜,她進了臥室並將門反鎖。我聽到了她放聲的哭。我拚命的敲打著門卻無濟於事。我頹然的在沙發上坐了一夜,抽煙抽的嘴巴發苦。

清晨,英子走出臥室,我看到她憔悴的臉和腫脹的眼泡。本不是漂亮的臉在這一刻顯得黯然無光。我無言的看著她,不知道該和她說什麼。我一直沒有和英子做過心靈的交談,我想,我們倆的思維一定是互相陌生的。她靜靜的坐在我的對面,想說什麼卻又停止了。

「你先去上班吧,晚上我想和你談談。」英子聲音有點沙啞的對我說。

我洗漱完畢,看了看英子,去上班。在公司裡,我一直無精打采的坐著,想著英子會怎樣決定這件事情,想著我對她的傷害,想著該怎樣對英子做個好的安排,也考慮著父母會怎麼面對這件事情。管它呢, 事情已經到這一步了,總該有個結束。不該傷的也傷了,就讓一切風雨來吧,時間終究會忘記的,英子也會像我當初忘記亦雲那樣不再想起我。終於熬到下班,當我打開房門的時候,英子像以往一樣招呼我換拖鞋,飯菜也上了桌,她還買了酒。她的精神似乎好些了。坐在飯桌上,我有點舉措不安,她倒好酒,舉了起來,沒有說話,我和她碰了一下,她一口喝完了。看著她,我開始難過。

「英子,對不起」我說。她搖了搖頭,眼淚開始流下來。

「我從沒有和你在一種我想要的氣氛下這樣喝酒,」她幽幽的說。

「在我面前,你總是顯得那麼高大,讓我夠不著你,

 有時你像個謎一樣讓我摸不透你。」她擦掉眼淚,開始定定的看著我。

「第一次,你和你媽媽到我們家玩的時候,我才高中剛畢業。你玩我的小狗時,我就莫名其妙的喜歡你了,儘管你只去過我們家一次。」

我有些吃驚的望著她。她給我們的杯子裡倒滿了酒。我開始隱約記得媽媽在反對我和亦雲戀愛時常提到她同事的一個女兒。

「知道相親的對象是你時,我竟然有些激動和緊張。

 我一直不想我的婚姻或愛情是以相親這種古老的方式開始。」她接著說。

「那天看見你,我就知道自已不可救藥的愛上了,你多了一份成熟和說不出的憂鬱。是那種我非常想去撫摸的感覺。」

「可是我不自信,在你面前我感到自卑,當你眼睛望著我問我願不願意嫁你時,我覺得你的眼睛特別真誠可靠,是我想要的那種安全感。」

我和英子從沒有像今天這樣坐在飯桌上談論我們的感情。我也從未想過去瞭解她,沒有問過她為什麼會只見我一面就決定嫁給我。因為從一開始我就自信的相信只要我願意,她一定會嫁給我,可是我沒想過她會有這麼柔弱的感情。

她一邊說著話一邊喝著酒,眼睛明亮而憂傷的看著我。

「我知道在你心裡一定有個故事,每當你呆在書房的時候,我就會悲傷的不能自已,我不想探詢你的過去,只因你把你的將來全給了我,我希望自已可以好好把握將來,讓我和你有一個新的開始沖抵你的過去。」

我沒法言語的看著英子一點點的喝酒,酒精的紅暈開始出現在她臉上。使她看上去很嫵媚。

「在我感覺愛情就快降落在我們身上時,我很快樂,我每天最高興做的事情,就是忙碌完一切靜靜的等你下班。」

「可是最近很長一段時間,我已經感覺不到這種快樂了,每天的等待在於我已經是一件痛苦的事情,每次樓梯響起腳步聲,開門看卻是別人回家的腳步,一次次開門,又一次次失望。」

眼淚又一次湧出英子的眼眶,我忽然非常想伸出手去握英子的手,她抽出了。

「你又開始坐在書房了,每當你這樣的時候,我就感覺災難要來臨了,可是我不敢問你,看著你的眼睛,已經不再是從前那種坦誠和可靠了。」

「我期待這樣的日子快些過去,就像最初結婚時那樣不是過去了嗎?可是我等來的是離婚,我想過這種結果,但總信任你會是個負責任的男人。」

英子又一次喝掉杯子裡的酒,眼睛幽怨的看著我。

「我……」我欲言又止,我還能說什麼?在她面前談論我的愛情嗎?忽然間,我發現在她面前,我和亦雲的愛顯得那麼渺小和不光明。

「你做出離婚的決定一定是經過深思熟慮,這說明了我的存在,遠不及你心中的那個人,我在你書房看到了她的相片,我知道要失去你了!」

她開始發出有聲的低泣,她用兩隻手不停的去擦臉上流下的淚,我的眼眶開始有濕潤的感覺,我站起身,摟住她的肩膀,在我懷裡她開始放聲的哭。漸漸,她開始安靜下來,我們又開始沉默。我放開她,坐回原處,我開始喝酒。

「英子,我不知道我可以對你說什麼,說對不起我根本不配,從一開始我就在傷害你,她在我快要結婚時出國了,而我的婚事都辦的差不多了,我那時氣昏頭了,本來父母就不同意我和她,一下子我覺得臉面全無。」

我費勁的說出這些話,「我接受父母的意見同意跟你見面,我想愛都沒有了,跟誰結婚都一樣,我以為時間會忘記一切,和你在一起,我感受到很多的幸福,可她為了我又回國了。」我沒有再說下去,還能說什麼呢?

「我同意跟你離婚」沉默很久,英子說出了這句話。我有些驚詫的看著她。

「這份感情已經開始勉強了,我已經努力不下去了,維持下去誰也不會開心,而我走了,至少你們倆會開心,而我愛你的結果就是希望你開心的生活,儘管我很不甘心,也很捨不得,但我知道我沒有資本將幸福攬在身邊,這是我一晚上想透的問題,也是目前存在的現實。」

英子收拾了一些她的衣物,提著皮箱離開了我們生活了一年的房子,她拒絕了我的存款和房產。

父母很快知道了我的情變,憤怒使他們變得語無倫次,一年的時間,他們和英子結下了深厚的情義,媽媽說她永遠不會認亦雲做兒媳,也不會踏進我們這個家半步。

亦雲搬了進來,她將房子重新收整了一遍,將英子生活中用的東西全換掉了。她說從現在開始,這個家要完完全全屬於我們兩個人。

而我在經歷過這些事情以後,發現我沒有辦法回到最初的熱戀中去,在我的生活和記憶裡已經不再是開始時的狀態。

亦雲開始接一些美編設計的工作回家做,這使得她的生活規律和我有很多的不同,她喜歡在晚上工作,白天睡覺。我每天去上班時,她通常才剛入睡不久,下午下班,我們就在外面吃飯,有時叫外賣,甚至有時吃泡麵。我們倆都不太會做飯,吃過飯,有時散步或看電視或纏綿一會,她便去工作,佔用了我的書房。

我有時會對著電視發好久的呆。不看電視時,就開始整理開始亂七八糟的家,亦雲一直不會好好照顧自已,用過的東西從不知道放回原處,需要的時候總是不停的翻找,找不到了就去買新的。

日子很快變得乏味,我很多時候會有無名的煩躁。常去想和英子生活的日子。想那種溫馨,我開始想知道英子現在生活的怎麼樣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人都會有這種感覺,那就是總是失去後才知道曾經有過的美好,在沒有英子的日子裡,我開始懷念她,我只所以用懷念,是因為我不配用思念。

亦雲對我有些不滿,她說她找不到那種從前我對她呵護備至的感覺,我們時常為了一瑣碎的小事爭吵,在爭吵中,英子也常常做為話題被扯進來。心中的壓抑越來越多,我卻無從發洩。

啊,真他媽賤,我越來越多的將這句話用在自已身上。

這天我接到媽媽一個電話,她告訴我英子懷孕了,快五個月了!

這個消息使我震驚的坐在那裡好久沒有反應,天哪!

我和英子分手三個月了,在我們分手之前,她就有身孕了,可是她沒有說。

我不知道媽媽說了些什麼,掛掉電話,我將頭埋在十指裡,一種說不出的揪心,一種極其複雜的情緒佔據著我整個頭腦。

我撥通了英子家的電話,接電話的是英子。我沉默了好久不知道說什麼,她猜到了是我。

「你最近好嗎」英子在那邊先說話了。

「不好。」

「為什麼不告訴我你懷孕了。」

「說與不說有區別嗎?我不會用孩子做為籌碼換取婚姻和愛情」英子平靜的說。

「我想要這個孩子,因為是我們的,我會好好的對待這個小生命。」

我不知道是如何掛斷電話,沒有任何一種方式或語句可以形容我現在的心情。

回到家,我將這個消息告訴了亦雲,她沒有吭聲。我懶散的躺在沙發上,點了煙。我們沉默不語的呆著。

「亦雲,我想我一定要盡這個責任的。」她沒有說話。

「愛情是什麼?婚姻是什麼?為什麼我總是越來越不快樂。」我對亦雲說道。

「我也一樣。」亦雲說道。

「你會離開我嗎。」她接著問了一句。

「我沒有想過這個」我回答。一種沉悶的氣氛籠 罩著家裡。

第二天,我買了很多補品去了英子家,她父母什麼話也沒對我說。

英子的氣色不錯,胖了許多,她帶我進她的房間,我看著她已經凸起的肚子,心裡忽然有點感動,還有一點說不出的另樣的滋味。

英子倒了茶,坐在我對面的床上,她的眼睛不再像我初見時那樣明亮和羞澀,一種說不清的內容在眼底,不知為何,看著這雙眼睛我有點膽怯。

我沒有在意亦雲的感受,在得知英子懷孕後的日子裡,我隔三差五的去看她,父母跑得更勤快,我常常陪英子在江邊的大堤上散步,有時看她手法嫻熟的為將要出世的小寶寶做衣物小被子。晚上我趕回家睡覺,亦雲有時會表現她的不滿,有時會沉默不語。我沒有太多心思去考慮更多事,只是盡可能做到照顧英子的同時也照顧亦雲。

孩子終於出世了,是個兒子,當我小心翼翼的將孩子托在手裡,看他的小眉小眼,皺巴巴的小臉。忽然一股熱流直射我的面部,小傢伙居然對著我尿了。當我看他的時候,他居然微微的笑了一笑。這小子!屋子裡頓時傳出愉快而大聲的笑。

這一刻,我忽然間感受到一種無比幸福的感覺抓住整個心房。看到虛弱的英子帶著一種幸福的笑容,我忽然覺得她異常的美麗。

父母因為小傢伙的出世樂得快昏頭了。老頭老太太裡裡外外的忙活著,快樂而高興的轉來轉去。亦雲在孩子出世後跟我去過一回醫院。在那裡,英子第一次見到了她。英子說她很漂亮。亦雲在大家的忙碌下顯得很無措,我有點後悔央求她來醫院。讓她來我只有一個目的,我不能將她當做一個完全的局外人,也不想忽視她。同時我希望她能理解我應該盡這份責任。

英子拗不過我父母的死纏硬磨,同意回到我父母那裡坐月子。我知道老頭老太太捨不得孫子。不可否認的說,我似乎也沉浸在當父親的喜悅中,下了班我就心急火燎的奔回父母那裡,享受著那份天倫之樂。我不得不承認有時人是自私的,在我享受這份喜悅的時候,我忽略了亦雲很多感受。在我思想空閒下來的時候,我突然有種深深的內疚。

這天在下班後,我沒有去父母那邊,直接回家,我想我該和亦雲好好的過一個愉快的晚上。我在一家老牌烤鴨店買了一隻烤鴨還買了一些熟食,同時買了一瓶紅酒。

我打開家門,亦雲卻破例沒在家,我將食物拿到廚房,裝盤,再擺上飯桌。我開始收拾零亂的家。忽然我感覺有些異樣,亦雲的很多日用品都不見了。在書房裡,我看到了一封她留給我的信。

凡:你好!

我決定走了,這些日子我終於想明白,其實我是一個第三者,儘管我是最初的被愛者,但事過境遷,很多美好的事情已經被我無情的錯過了,當回過頭來再遵循原有的腳步找回失去的東西,卻發現很多東西已不在原地了。

你為了我和英子離婚,使我感動也很知足。當我看見你們一家三口時,我突然開始想你問的那些問題,愛情是什麼?婚姻又是什麼?同時,我又問自已幸福是什麼?

在我看見英子的一瞬間,我看到了自已的卑劣,為了愛,我採取了掠奪,而她為了愛,採取了割捨。我看到她眼底的清澈和善良,也瞭解你的矛盾和痛苦。

我們有時拼盡全力尋找的幸福或愛情,所得到的遠遠不及所付出的。真正得到了卻並沒有因此而感到幸福。

望著你們的家庭,我想人一生的幸福也不過就是這些概念和涵義吧。我想愛情最終的幸福歸宿也就是和相愛的人相守,然後平淡的過日子。你和英子其實已經走在幸福的邊緣,我卻是破壞這幸福的劊子手,但我卻並沒有因此而得到自已想要的。

我一直不太相信緣和宿命的說法,可是我現在信了,我們相愛著卻未能像我所想象的那樣可以毫無顧及的生活著,即使我們可以一直生活下去,我也始終無法面對你的孩子將來長大會有一種怨憤的眼光看我。

這只是離開你的一方面原因,另一方面,我已經發現你不能再用最初的熱情付出你所有的感情了。也許我太自私也許我太在意完美,我不能忍受我的愛情殘缺不全。原諒我的不辭而別!

亦雲即日

我將信折疊起來,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說來很奇怪,我並沒有太多悲傷的情緒,這甚至是我所希望的一種結局,我不想在此隱藏我的自私和齷齪,我想亦雲如果知道我此時的想法,一定會悲痛欲絕。我想要好好照顧我的兒子,讓他在沒有缺陷的家庭中成長。一種強烈的責任感衝擊著我。我將整個房間自裡到外,全新的打掃了一遍,騰出一間從前用來放雜貨的臥室給兒子用,我請人佈置了這個嬰兒臥室,去買了一張功能很多的嬰兒床。

我去了父母家,我想無論英子同不同意,我一定要把兒子和妻子一起接回家。

完結

看完這篇文章,心中感觸很多;想想看,我們是不是也常常這樣,當嘴裡還吃著蘋果時,就在想別人手上的梨子有多甜美,常常三心二意,抓不住主意,這就是人性嗎?其實我們真得應該對自已行為負責,對自已的決定負責,也對自已的人生負責,因為別人沒有必要承擔我們對錯誤,我想這是一個成熟的所應該有的認知,珍惜身邊的事物,別等到失去了才想去挽回、補救,一面破碎的鏡子,能讓它回復原狀嗎?這是一個老掉牙的道理,但真正能做到的卻是微乎其微,而你,做的到嗎?

很多美好的事情已經被無情的錯過了,當回過頭來再遵循原有的腳步找回失去的東西,卻發現很多東西已經不在原地了

本文由馮翰偉提供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