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爸爸的心就這麼高--鋼琴天才郎朗和他的父親

劉元舉

第七章 再起波瀾

第一節  與殷承宗的緣份

眾所周知殷承宗是中國最著名的鋼琴家。他的知名度之高不僅來自他曾經榮獲的柴柯夫斯基鋼琴比賽第二名,而且,還因為他在文革的特殊年代中的特殊經歷。他彈奏的鋼琴伴唱《紅燈記》曾給我們這代人留下了不可磨滅的記憶。我更喜歡他彈奏的《黃河》,那是一條大氣磅薄的“黃河”,那種力度與厚實簡直令人不可思議。我尤其喜歡結尾部分那種超邁與豪放的《東方紅》旋律,每次聽到那里,都令我激動不已。他彈出了中華民族的精髓。

殷承宗的黃河有兩個結尾,一個是東方紅的結尾,一個是別的。這兩個結尾分別打著兩個截然不同的時代烙印。對于這兩個結尾,聽眾各有各的喜好。但是,我更喜歡“東方紅”。殷承宗自己也更喜歡東方紅,他到台灣演出,台灣聽眾也更喜歡東方紅,他們為東方紅這種“最強音”激動得近乎顛狂。

這些年來,殷承宗走出國門,經香港到美國,最後在美國落腳謀生,可以說歷盡滄桑。也許隨著年齡的增長多了一種回歸渴望,也許是在外漂泊的時間久了,更勾起某種故園情思,總之,他對國內鋼琴的發展特別關注。尤其是對于有才華的琴童更是看重。由于鋼琴狂熱的持續,中國涌現出一批天份極高的琴童,他們在國內外的比賽中脫穎而出,已經越來越為世人矚目。

在中國這麼多琴童中,郎朗是最搶眼的。他在埃特林根國際鋼琴比賽中獲得兩個最高獎項,這很為香港鋼琴界看重。殷承宗到香港時,聽到鋼琴界有關人士談到了郎朗這個孩子,那份盛贊的口氣一下子就讓殷承宗產生了興趣。他非常想見見這個天份極高的孩子,他不僅是愛才心切,他更希望能夠得到一個天份高的學生。幾年來,他一直想在國內物色一個學生,他所要物色的學生絕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學生,他要找到最好的。

殷承宗揣著一個美好的願望風塵僕僕來到了北京。

在中國的玄學界,我們時常可以聽到一位傳教傳功的大師會有這種神秘的經歷﹕即兒時的某天,突然被一位素不相識的道士或高僧認領為弟子,遂撇開庸碌的世俗,從而踏上仙途。這是某種天意還是天緣?反正是越玄越好。

寫書人不一定非要把殷承宗找郎朗一事往玄里寫,但,這確實是件與眾不同的事情。因為中國的鋼琴老師奇缺,高水平的鋼琴老師更是罕見,要想投入到他們門下,即便交納昂貴的學費,恐怕也難以承諾,而如殷承宗者更是求之無門,安有送上門來找學生之理?

事實上,殷承宗正是抱著找到郎朗親見一面的願望,來到了中央音樂學院。也許殷承宗先生的了不起處正在這里。這點,讓我想到了李斯特。

肖邦第一次到巴黎時,沒有人認識到他是一位多麼了不起的鋼琴家。但是,李斯特聽了他的演奏卻激動不已。李斯特為了把肖邦介紹出去,想了一個絕妙的辦法,那就是在他自己的鋼琴音樂會上,他正在彈琴時,突然停電了。等到一陣忙亂中把蠟燭點燃時,鋼琴重新彈響。人們只覺得這琴越彈越好,卻不知道李斯特已經換成了肖邦。就這樣,李斯特甘作人梯,讓肖邦一舉成名,轟動巴黎。鋼琴家之間親密感人的故事可以俯拾皆是。

殷承宗與郎朗之間的故事也很多,很感人,他帶著郎朗去美國,一路精彩。容慢慢道來。

殷承宗第一次見到郎朗時,郎朗坐在中央音樂學院的新樓大教室。他是早早坐到教室里,準備聽殷承宗上大師課。郎朗父子都非常看重上大師課。中外著名大師有好多來過這里講課,阿格麗奇來過,阿什肯納基來過,還有意大利的康巴內拉也來過,他非常看好郎朗,他要把郎朗帶到國外去深造,並且願為此創造一切條件。這位意大利的著名鋼琴家也有著李斯特的那種品格。聽了這些大師的上課,郎朗見識了很多,視野開闊,學到了很多寶貴的東西。郎朗是個好學生。聽課時,很守規矩。他對殷承宗早有崇拜,他的父親也非常敬佩殷承宗的黃河。郎國任在談到殷承宗時,操著那種世俗的精明口吻﹕殷承宗老有名了!

僅憑父親這種評價,就可以把殷承宗的權威在兒子心目中矗立起來。聽說殷承宗來授課,郎朗格外高興。

殷承宗來了,教室里發出一陣興奮的騷動。郎朗朝殷承宗望去,只見殷承宗跟照片上差不太多,一襲深色的西裝,領帶筆挺高貴,個子不太高,卻顯得很結實。他臉上掛著笑容,那笑容既像屬于每一位收在他眼中的學生的,又像是單獨賜給郎朗的。

“你就是郎朗吧?”殷承宗慈祥地盯視著郎朗。

郎朗孩子氣地點點頭,竟有些靦腆。

講課的時候,殷承宗的眼神一直注意著郎朗。仿佛他早就認識郎朗似的,只要郎朗在,只要郎朗聽得有興致,他就很興奮。他做示範的時候,朝同學中極自然地喊了一聲﹕郎朗過來試試。

郎朗就過來了。按著要求,坐下就彈。他能夠非常準確地表達出老師的要求。看到郎朗這個挺招人喜歡的小胖子,大大方方,還虎虎有生氣,殷承宗眉開眼笑。他覺得郎朗很像自己小時候的樣子。尤其是郎朗在彈琴時,那份投入,那份激情,那份樂感,更讓殷承宗回到自己的童年。他一動不動地盯著郎朗,特別入神,一時間竟然忘記了自己在給那麼多人上課。

郎朗活潑爽朗,快人快語,這也與殷承宗很對味兒。他太喜歡郎朗了,他們師生可以說一見鍾情,沒有絲毫陌生感,仿佛他們早就相識,只等這次會面了。于是,殷承宗主動提出教郎朗,而且分文不取。

殷承宗給郎朗上課,對于郎朗父子而言,是求之不得的。對于趙屏國老師呢,就不一定很舒服。這也完全可以理解。在郎國任眼中,趙屏國與殷承宗不能比,盡管他從未否定趙老師對于郎朗有著知遇之恩,對郎朗的成長功不可沒,但郎朗到了一定份上,需要水平更高的老師予以指導,對此,郎國任是非常清楚的。所以,那時候,郎國任也還是願意告訴別人郎朗的老師是殷承宗。郎朗從朱雅芬那里打了個好基礎,從趙屏國老師那里有了至關重要的升華,他從趙老師那里學會了彈琴時進入放松狀態;他從殷承宗那里學到了最寶貴的東西就是俄羅斯的發聲。俄羅斯的發聲太重要了,這對于成長中的郎朗簡直是雪中送碳,是他產生飛躍的重要前提。

數年之後,郎國任還說,殷承宗本身是演奏家,彈琴有感情,講課也有很強的感染力。他的基本功非常扎實,所以,他教郎朗,對郎朗很有收獲。他給郎朗上課,講得比較多的是肖邦、老柴。肖邦和老柴的東西情感比較豐富。我在旁邊看他怎麼彈,怎麼下鍵,怎麼發聲。同樣是下鍵,這麼下,就有音樂,那麼下,就沒有。

善于動腦筋的郎國任不放過對任何大師名家的研究與學習,從中總結出一套規律,一套屬于他自己的教學法。這是最關鍵的。

郎國任說,我和郎朗一塊研究殷承宗的發聲,他的發聲很有特點。在彈聯音聯線時,許多人只靠踏板聯,我覺得應該放到手上,主要靠手來聯。手聯非常重要。手抬起,再用踏板,手哪怕欠點縫,聲音也照樣好。但,光用手把線條聯在一起,起伏雖然有了,發出的聲音卻不是從內心發出的,也不能打動人。只有手和吸氣相聯,(說到這時,正在練琴的郎朗馬上做著抬手深情吸氣的示範,)深情地貼摸鍵,才能增強感情色彩,這就是郎朗在彈肖邦第二鋼琴協奏曲時,何以能夠靠音樂光色打動人,能夠一舉奪冠的關鍵所在。這也是郎家父子從殷承宗等國內外大師專家那里學到的東西,然後精心地加以研究所得到的屬于他們自己的絕活。

郎國任認為,許多人彈肖邦彈得不到位,在于彈得太外在了,彈肖邦的情感千萬不能外在。彈好肖邦得靠悟性,悟性從聽課中來。肖邦的旋律歌唱性特強,特粘聯,越粘聯越美妙,郎國任讓郎朗多聽弦樂,特別是小提琴的聯音,他讓兒子把鋼琴彈出小提琴的聯音效果。正是這種發現與努力,才使得郎朗成功地在仙台大賽中,把肖邦第二鋼琴協奏曲彈得那麼魂牽夢繞,富于魅力。

或許這就是郎國任所說的音樂奧妙?郎朗曾以激賞的口吻跟趙老師說起過他爸爸的音樂奧妙,結果,趙老師聽了很不以為然。郎國任的確不是科班出身,也不是正規的鋼琴老師,他在教學上的權威性無法得到公認。但是,他就像馬俊仁,土法上馬,不迷信權威,敢想敢干,有心智,出絕招,每每在關鍵時刻為兒子把握住機遇,因此,他就把兒子弄上去了。弄上去,就是好家伙。在國內受委曲,咱就到國外出氣;在中央音樂學院不受寵,咱就到國外受寵,在國際上獲獎,比什麼都強。就像馬俊仁如果不培養出一批打破世界紀錄的弟子,他能被承認嗎?馬俊仁至今也是個極有爭議的人物,而郎國任也正是這樣一個人物。起碼,他並不怎麼被趙老師這種科班出身的人看好吧?郎國任才不再乎這個。他一慣奉行我行我素。只要對兒子有利就是最高的原則。他最明白兒子彈到什麼時候需要什麼樣的老師。就像發射衛星時的助推火箭,是得一段換一節的,絕不可能一節火箭用到底的。

前邊說到了殷承宗曾在賓館的桌子上給郎朗講課,給他做示範。殷承宗壯碩的手指把桌子彈得叭叭響,那聲音蕩起一片熱烈。後來,郎朗也學著往桌子上彈,練手指的功夫。那是他從北京回沈陽時,因為鋼琴搬到北京了,家中一時沒琴,所以,他就一大早起來彈窗台練習。彈得來了情緒時,劈劈叭叭的聲音震天價響,暖氣管子也一同發出共鳴,帶動了整個樓房激動起來。這下子惹惱了樓下的人,立即有人從樓下上來找了,當鄰居得知是郎朗回來了,在用窗台當鋼琴練,便不好意思說什麼了。當然了,郎朗也不好意思再彈下去了。

殷承宗給郎朗講彈琴技巧,也講音樂的內在東西。響鼓不用重錘,郎朗一點就透。他的接受能力頗受殷承宗喜歡。殷承宗給他上課的次數雖然不是很多,卻讓他有了一個大的提高。殷承宗給郎朗留曲子,留的量很大,再大,郎朗也能消化。這段時間郎朗的進步是飛躍的,並且,眼見著郎朗在逐步往成熟走,隨後,郎朗開始了國際演出活動。

我從《鋼琴藝術》雜志上看到一幅照片,那是配在一篇寫殷承宗的文章中發的。照片上,殷承宗正在以大師的風度給郎朗上課,照片下邊標著一排字,說明殷承宗下大給他的學生上課。郎朗抬頭瞅著譜子,那眼神特別專注,殷承宗立于鋼琴一側,面部神態莊重深沉。

我在端詳這幅照片時,我就想,這份雜志在鋼琴界肯定影響較大,許多人都會看到,而經常在這本雜志上發表文章的趙屏國老師無疑也會看到的。那麼,他會作何感想呢?他教了郎朗好幾年,卻不曾在這種雜志上發過這樣一張照片。

殷承宗的出現,對郎朗父子無疑是個福音。他不僅免費教郎朗彈琴,而且,他還為郎朗提供了去美國演出的方便。

19967 31日,郎朗父子去了美國,第一站就是紐約。紐約的大樓,紐約的繁華,到處都令郎國任目不暇接。明亮的玻璃幕建築,像鏡子一樣不僅折射著陽光,也照亮了路上的行人和車輛。立于這種鏡子面前,郎國任目炫神迷,禁不住回想起他所在的工廠,和那位鐵嘴書記曾對他的尖刻批評。因為他超假了,去北戴河學二胡,鐵嘴書記說﹕你還上北戴河,你咋不上扭腰(紐約)呢?旁邊聽到的工友吃吃笑他郎國任。他當時好沒面子!他就是再有決心,再有眼光,他那時也不敢去想數年後,他真的來到了扭腰。

美國集中了世界上那麼多的優秀鋼琴家。如果說,以往世界鋼琴的中心在巴黎,在德國,那麼,現在的鋼琴中心肯定是移到了美國。美國這片土地太富有了,也太有魅力了。世界各國有才華的鋼琴家都往美國集中,中國的年輕鋼琴家們也都涌入美國,中央音樂學院和上海音樂學院的鋼琴系學生無論本科還是附中,也都想方設法去美國。光他們熟知的鋼琴家就有好多在美國的。美國的鋼琴家現在太多了,但是,美國仍然歡迎真正有才華的鋼琴家。

到了紐約,人就覺得渺小起來。樓那麼高,人怎能不變渺小呢?

郎朗此番赴美,是應美國的斯坦威演出公司所邀。第一場音樂會就在斯坦威音樂廳演奏。音樂廳呈圓形狀,四周的走廊掛著許多音樂大師的油畫肖像。郎朗一眼能認出的有貝多芬、霍洛維茲等。這些畫像在這里看比在別的地方看要神聖得多。

斯坦威音樂廳在美國享有盛譽,到美國來的所有著名鋼琴家音樂家必到這里演出。殷承宗對郎朗說﹕這里是鋼琴家的聖殿。

于是,郎朗開始仰頭瞅屋頂了。他瞅出了一片崇高和神聖來。在斯坦威音樂廳的馬路對面就是更有名氣的卡耐基音樂廳。後來,郎朗也到卡耐基音樂廳進行演出。越好的音樂廳就越能讓郎朗興奮,越能調動起他的激情,就越能使他發揮好。

郎朗父子非常看重這第一場演奏。一定要一炮打響。這是美國,在美國打響有多重要!為了演好這第一場,父子倆精心選擇曲目﹕肖邦的12首練習曲、OP10塔蘭泰拉、柴柯夫斯基變奏曲、匈牙利狂想曲第6 首。這些曲目都是郎朗最拿手的,他們爺倆堅信不會出什麼差錯。

也許是斯坦威音樂廳空間太好,也許是到了美國人就變得心情舒暢,反正,那天郎朗每一首曲子在郎國任聽來都比過去彈得好。光色好,音樂也好,還不斷有那種靈感升騰的火花。因而,所得到的歡迎也是夠激動人心了。

郎朗彈奏肖邦第二練習曲震動了斯坦威,也震動了紐約。這首曲子對指法要求特高,一只手的大拇指與食指伴奏,其它三個指頭是旋律,要同時進行,要有分有合,其難度極高。不僅技術上要求精湛,音樂上也要求極高。郎朗在吸氣時很有功夫,他好像吸的不是氣,而是音樂的底蘊,音樂的精華,他慎慎地吸著,不敢有一絲的松懈。他對音樂有著驚人的控制力,這麼小的年紀能夠有著這樣了不起的自力,確實了不起。

郎朗一炮打響,隨後而來的另外六場比賽,也是場場發揮出色,場場精彩動人。他們從紐約到波士頓,與了不起的波士頓樂團合作彈協奏曲。波士頓樂團喚起當年的郎國任多少崇拜啊!波士頓到過中國,給中國人留下深刻印象。

郎朗完成了父親的要求﹕每場演出必須彈好,必須要留下好印象,必須要有一批崇拜者跟隨……台灣一批學生聽完郎朗的演奏,感動得紛紛落淚了。他們對郎朗說﹕“你是未來的大師!”

《世界日報》一位女記者追蹤采訪。她問郎國任,郎朗這孩子如何練琴?幾歲學琴?一天彈幾小時?在哪兒上學?郎朗一一作答,她什麼都問,都打聽,都感興趣,唯獨沒有問到郎朗彈琴的苦難和遭了多少罪。當她發現郎國任對孩子管得特別嚴,一點也不放松時,便不解地問﹕不什麼要這樣管孩子呀?

郎國任說已經管習慣了。不管的話,他們父子都不得勁兒。女記者對這種回答很不理解。郎國任只好向她訴說了在北京他們爺倆舍家撇業,天天在一起呆了5 年。5年,已經把孩子管得習慣成自然了。

管了五年?她“NONO!”地連連搖頭。郎國任無法給她解釋,越解釋,人家就越費解。她怎麼能夠理解中國的父母?怎麼能夠弄懂望子成龍呢?

郎國任只好避開那些沉重的話題,揀點輕的說。比如郎朗彈什麼曲子,獲過什麼獎項等,當他聽完郎國任的這種回答,忍俊不住地連聲稱郎朗是天才。

這位資深的女記者很敏感,她問這孩子是跟誰學的琴。郎國任一一道來﹕朱雅芬、趙屏國、殷承宗。這幾位老師只有殷承宗在場,女記者就上前采訪殷承宗。她問殷承宗什麼時候開始教郎朗,怎麼發現了郎朗,如何評價郎朗雲雲。

殷承宗的情緒特別好,他非常愛回答記者的提問。他的學生在美國為他這位老師爭了光,他臉上便放起光了。那光也能照亮別人,且也能給人以溫暖的。殷承宗肯定地說,郎朗是中國最好的琴童。

女記者又問﹕“像他這樣的孩子在中國還有幾個?”

殷承宗馬上答道﹕“什麼幾個,僅僅一個!”

僅僅一個!這是殷承宗對郎朗的評價,也是對郎朗的信任。這很令郎國任感動。他在對我訴說這件事時,他的高興是溢于言表的。

在美國這段時間,郎朗父子和殷承宗朝夕相處,彼此都覺得很愉快。殷承宗很細心地照顧著郎朗父子。無論生活上還是練琴上,都安排得很好。即便業余時間,他們也玩得很開心。殷承宗愛好游泳,可郎朗還是個旱鴨子,殷承宗就耐心地鼓勵他下水,教他游泳,還讓他趴在自己厚實的背上,馱著他在游泳池中前行。在外人看來他們一點不像師生,倒像是父子或者兄弟。總之,郎朗非常難忘與殷承宗在一起的日子。

盡管他們郎家父子是那樣感激殷承宗,但是,最終,郎國任在為郎朗前途的抉擇上依然沒有順從殷承宗的意願。這就又一次說明了郎國任的不同尋常之處。這也是後話。

原載亦凡圖書館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