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爸爸的心就這麼高--鋼琴天才郎朗和他的父親

劉元舉

第四章 淚灑Ettlingen

第一節  熒光屏上有條流動的小溪

郎朗父子與趙屏國老師一同登上法航班機,在笑容殷殷的金發空姐的迎接下,他們緩緩走進了一個高貴的空間——這是一個材料精致、什麼都精致的寬敞通暢的空中大客廳,順著過道往前瞅一眼,就讓人胸襟開闊。座椅兩側坐了那麼多的人也不顯得擁擠,還有好幾台大彩電,屏幕上不時閃現出飛行線路。線路在屏幕上溫柔地流動著,在你不經意間延展著﹕飛出國門之後,線條的箭頭便指向了烏蘭巴托、莫斯科,而後還有華沙、法蘭克福等城市,這一切對于郎家父子來說都是那樣的陌生。郎朗仰頭眨動著一雙好奇的大眼睛盯著那道會流動的線條去處。他可以辨認出俄羅斯的拼讀方式,他知道那片領土太遼闊了,他也向往著那里,他崇拜從那里走出來的鋼琴大師們,那是些怎樣風光璀燦的名字呵﹕霍洛維茲、拉赫瑪尼諾夫、普洛科菲耶夫、斯特拉文斯基,還有肖斯塔科維奇、阿什肯納吉……這些人中郎朗見到的只有阿什肯納吉,那是在中央音樂學院上大師課時。其他的那幾位他雖然沒有親耳聆聽教誨的福份,但他卻把這些人都當成他的老師,隨著琴藝的提高視野的開闊,他覺得這些大師越發親近起來。

飛過這片遼闊的土地,就到了波蘭的上空,波蘭的國家不大,且有些軟弱,歷史上總遭受欺凌,卻出了一位偉大的標炳千秋的鋼琴家肖邦,在中國人的心目中,肖邦有著特殊的地位。具有詩人氣質的肖邦曾帶著對故園的怎樣的離情別緒,飄泊巴黎,寫出了那麼多不朽的鋼琴詩篇,至今還在為世界上眾多的鋼琴家們悉心闡釋。郎朗最喜歡這位鋼琴詩人的作品,他小小的年紀已經可以熟練彈奏肖邦的24首練習曲了。在他這小小年紀上,能夠熟練彈奏出肖邦24首練習曲的人是不多見的。

過了波蘭直抵華沙、柏林,然後就到了法蘭克福。從屏幕上標出的飛行曲線上可以看得真真切切,途中差不多用了七個小時。

精力過剩的郎朗頭一次乘坐國際航班,頭一次飛出國門,他像個彈性十足的皮球,從里往外澎漲的興奮使他無法在座位上坐穩當。他不斷地在過道上走動,不斷地接別人的話岔,他見身邊的父親坐得過于沉默,他就覺得難受,便不時地逗弄一下。這時候的郎國任顯不出一丁點的威嚴來,對于許多人來說,第一次出國,其高興的心情肯定是難以掩飾的,而郎國任卻完全不是這樣。他不僅沒有一點高興的神色,反倒顯得情緒低落,疲憊不堪地癱在座位上,不愛吱聲,甚至連眼皮都懶得往上抬。這位精力過剩、責任更過剩的中年漢子由于連日來的操勞,那繃緊的神經一旦松弛下來,他就再也挺不住了,他居然在如此舒適的法國民航班機上如同墜入棉花堆里,頭重腳輕,掙扎著往起爬卻怎麼也爬不起來,只能閉上眼睛任其游蕩。突然,郎朗發覺父親嘔吐起來。

郎國任像是大病一場,好容易止住嘔吐,閉上眼睛養神。他顯得很虛弱,臉色白得嚇人,汗也在往外直冒。他居然暈飛機了。

在兒子的眼里,父親是位鋼澆鐵鑄的漢子,有點小病什麼的,不會當作一回事。在隨行的人中,也只以為郎國任出現這種異常反映不過是身體有點暫時的不適罷了,卻不會去進一步揣摸一下他的心情究竟怎樣。

由于人的處境不同,其心情是不會一樣的。比如,郎國任與同行的趙屏國老師就不會完全一樣。趙屏國老師當然也希望他的學生獲獎,但這種希望的強烈度自然是與作為家長的郎國任不一樣。他們兩個人在對待郎朗的問題上,應該說是大同小異,但是,即便這種小異,也時常會使彼此之間踫撞出一些不快來。

在郎國任這邊,根本就沒有從這次出國中感受到一點點與旅游相關的樂趣,因為他沒有一點輕松的心情。作為一個辭去公職的“無業游民”已經幾年沒有工資了,為了這次成行,不僅得拿出父子倆的費用,還得給老師拿路費。五萬塊呀,借都不易,何時能夠還上?多大的壓力!

這是下了一次賭注,一次不小的賭注,問題是究竟有多大把握?這已經不取決于他了,而是取決于他的寶貝兒子。

他第一次顧不得照顧兒子了,索性就讓他自由自在吧!

圍繞著父親成長的兒子總是離不開一種管束,突然到了不受干涉與管束的時候,竟高興得不知如何是好了。要是總能這樣自由自在該有多好。可惜,飛機上時間過得太快了,似乎還沒有呆夠,就該收拾東西下飛機了。有父親在身邊,他什麼都不用管,所有的包裹統統都由老爸負責。

郎國任在飛機停穩于法蘭克福機場時及時醒來。他強打著精神,拎起包裹,緊隨在兒子身後往出走。郎國任瞅瞅機窗外面那片陌生的世界,心下里說﹕到了,到外國了!

法蘭克福機場是歐洲的第二大機場。僅次于倫敦的希思羅機場。這里有260 條航線與世界各地通聯,被稱作“通向世界的門戶”。這里晝夜都有飛機降落,從來不肯寂寞,有一家雜志稱這里是“震動世界的地方”。

郎朗他們一行四人被空姐非常有禮貌的微笑,送出了機艙門,順著B 號指狀的登機艙艙道緩緩走了出來。艙道四周的玻璃透視性能極好,可以望見廣闊的室外機場,停機坪泊著各國的飛機,有的正在疾速沖出跑道。就在他們的頂部設有一個大平台,作為游人的觀賞處,可以登臨眺望整個機場景觀,以及機場周圍的城市輪廓。顯然郎朗他們不知道這個游覽處,就是知道,他們也不會有閑心去的。他們要抓緊時間去取行李。

行李是從一條傳送帶緩緩輸出來的,人們守在旁邊,沒有一點擁擠和雜亂,一切都是那麼井然有秩。德國人的一切都是講究秩序的,只要你的雙腳一踏落這片土地上,你就會感受到某種不曾有過的束縛。同行的四人中有一位女孩子,她也是自費前來參加比賽的。她的哥哥就生活在這座城市。電話中已經聯系好了,他前來接站。有人接站,郎國任繃緊的神經多少可以放松了,腳步也隨之變得疲沓起來。一向精神頭十足的郎國任不知怎麼,在德國的這片土地上始終打不起足夠的精神頭。郎國任有點發蔫了。

趙屏國老師倒是顯得神清氣爽。他穿戴講究,走到哪里都是一幅興致勃勃的樣子,看上去顯得比實際年齡要年輕得多。他帶了一台小型攝相機,隨時隨地拍攝著。鏡頭上凡是出現他的形象,都是滿面笑容,滿面欣慰。其中不乏透出那種久違的中國人踏入西方世界的新奇與欣喜。從神情到衣著,都具有那種解脫的輕松和愉悅,與郎國任的心事忡忡狀態恰好形成較強的反差。

如今,我所以能夠有幸捕捉到當時他們一行進入德國後的場景,包括許多細節,這得感謝趙老師。他把他的學生郎朗第一次走出國門的情景逐一拍攝下來,這肯定是一部有價值的資料。如果不是趙老師的細心,哪能記錄下這麼多生動的場景。

我發現那時候的郎國任對這種攝像機沒有足夠的心理準備去適應,這也許是他的生存狀態的拮據導致他對這種奢侈品的漠然,也許是一看到這種四處晃動的“眼睛”就立時想到了他為此拿出的金錢,特別是為別人拿出的路費,他的心情能夠輕松平衡嗎?

這種不平衡在他們這一行人的旅途中投下了一道陰影,而且這道陰影拖拉得挺長挺長……

原載亦凡圖書館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