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一次在美國開刀住醫院的經歷

草茗

來美國多年,自認為身體健康,鮮少與美國的醫院打過交道。可是四年前的一場突發心臟病,讓我有機會住進了一家美國醫院。短短的六天半中,接受了氣球導通和開心手術,終于化險為夷。六天半時間雖短,但印象頗深。現把當時的情景記下,與大家分享這一段難忘的經歷。

一九九九年八月六日星期五晚飯後,我和妻子到一位朋友家去辦事。由於我們受到一對新人的委托,要為他們主持在八月十四日的婚禮。在籌辦這件喜事過程中,準備搞個小合唱助興。所以我們就邀請了一些人,晚上到這位朋友家排練唱歌。剛開始人未到齊,先來的人就在後院玩排球。我也很喜歡打排球,看別人玩得高興,就情不自禁地湊上去打打。約十五分鐘後,人都到齊了,大家就回屋準備練習唱歌。此時我忽然感到胸口不適,不能坐下來,一坐就好像整個心往下墜。 胸部象壓著一個沉沉的鉛塊,氣都喘不過來。當時心想,也許很久沒有運動了,乍一打球,身體可能有所不適。於是就請別人先開始練唱,自己慢慢走動走動,並到戶外透透空氣。這樣搞了五分鐘,不適感並無緩減,相反渾身直冒冷汗。不得已告訴妻子說我不舒服,快要撐不住了。妻子看我大汗淋灕,臉色發暗,說話直喘氣,知道不好,馬上駕車把我送到附近一所名叫考特基醫院(Cottage Hospital)急診部求助。值班醫生一聽我說感到胸悶氣喘,意識到與心臟有關,馬上就給我做了心電圖,診斷出是心血管栓塞。情況危急,急診部又沒有專門設備,醫生一面給我打針吸氧掛點滴,一面派出救護車急送我到總院的心臟科進行搶救。從急診部到心髒科大約只有十分鐘的車程,但為確保我的安全,還專派一位護士隨車護送。一路上噓寒問暖,對我關懷備至,其敬業的精神,令人佩服。

當救護車到達總院心髒科時,已有兩三位醫生在迎侯。原來他們已接到急診部的電話,決定用氣球導通術(Angioplasty)為我疏通血管。即把一支象鉛筆樣細長的特制氣球從大腿處置入血管,移至心臟附近,再通過一個泵的作用給氣球充氣以擴張血管管壁,增加血液的穿透,從而打通被堵塞的血管。血管導通後,我頓感舒暢,病情得以掌控。醫生說剛才我心臟的一根主要血管被100%栓塞,幸好送醫搶救及時,並未對心臟造成永久性傷害。第二天早晨再作心電圖和其他檢測,醫生發現主血管雖然疏通,但仍有15%左右的支血管殘存不同程度的堵塞。為了確保根治,需做心血管搭橋手術(Bypass)。即在那些有堵塞的血管處加接新的血管旁通,以確保血液循環順暢。這是一個大手術,在經過兩位心臟科醫生和一位胸外科手術醫生會診後,終於在八月八日星期天下午為我施開心手術。手術進行約五小時,共作了五根搭橋血管,這些血管皆取自我小腿部的靜脈。事後我被告之,手術期間,我的心臟停止跳動,肺也停止呼吸,全身血液和氧氣依賴于外部一個叫作心肺機的機器操作,進行循環。當我從麻醉中醒來時,已是八月九日星期一的早晨。但見自己手腳皆被綁在病床上,身上帶著點滴管,輸血管,輸氧管,導尿管,胸腔抽積液管,以及各種檢測用的導線,渾身上下,競無一清淨之處,不禁感嘆:我已變成一個機器人啦!一直守在旁邊監護的護士見我醒來,高興地大喊﹕他醒了,他醒了!馬上通知在門外守侯多時的妻子和兒子進來看望。親人相見,恍若隔世,安慰夾著心酸,喜悅帶著淚水,這麼大的手術啊,我畢竟是到鬼門關走過一遭!

以後的事就開始好起來。當天上午,護士就給我松綁並拆掉導尿管和胸腔抽液管。 醫生也輪流前來探視檢查,一句“You are OK!”或“You are doing good!”就會給我極大的鼓午。下午便有專門護士來到床邊與我討論術後保健運動的事宜。她要求我從現在開始,試著下床走路,如果走不動,就站站也行;如果走不多,就先走幾步,以後慢慢增加;如果測試儀表不能取下,就換上活動儀表。總之一句話,你得運動!在這位護士小姐的幫助下,我還真爬起來,繞著病房區漫步一周。

想想看,剛剛動過這麼大的手術,身上帶著測試儀表,手里拄著拐杖,還得由護士攙扶,就下床走路,這需要有很大的勇氣才行。由此亦可看出美國人不講迷信,勇于冒險的精神。八月十日星期二,在作了幾次漫步運動後,醫生便讓我轉入普通病房。在那里,我不僅要下床走路,護士還鼓勵我自己洗臉刷牙和大小便等,甚至鼓勵我去洗淋浴,並說傷口不怕見水。我雖盡力完成護士交給的任務,但始終不敢洗淋浴,因為實在害怕傷口被感染。八月十一日,醫生對我聽診後說,一切正常,祝賀你,明天可以出院啦!我給楞住了,不知是我聽錯,還是他說錯了。後來另一位醫生來復查,也認為我可以出院。他見我困惑,就解釋說,我的體質原本就好,術後恢復很快,現在只需靜養,並不需要醫院的設備和護理了。他這麼一說我也就明白了,設備和護理應該留給最需要它們的病人,我既然已經不需要,早日出院倒也是正理。況且住院費用高,多住也會造成負擔。妻子耽心我行動不便,還向護士打聽何處可租到醫用病床,能調節高度角度,便於起臥。護士笑答,應讓您先生適應家中環境,不要讓家中環境去適應您先生。就這樣,帶著對美國醫院的好奇和感激,我于八月十二日中午離開醫院。

家父生前在中國曾有九次心臟病發作之經歷,每次住院都不能根治,以致犯了治,治好又犯,十分痛苦。相較之下,我的病一刀根治,雖受點皮肉之苦,但無後顧之憂。為確保我的康復,醫生給我開了不少藥,並預約復診的日期,一再叮嚀,若有問題,立即告之。醫生還介紹我去心臟康復中心,每周兩次到那里去運動並檢測心臟功能,可見他們是相當負責的。特別令我感動的是,在我發病住院及回家休養期間,感受到所有的親戚和朋友以及公司的同事無微不至地關心。他們有的送花,有的送卡,還有的不時發來電子郵件或打個電話問侯幾句,令我感到溫馨無比。

四年後的今天回顧這段往事,還有一種“蒼天保佑我”的感覺。此話怎講?原來那年暑假,我們全家計劃到中國旅游。第一站是北京,準備爬長城,逛故宮。已和旅游社訂好機票,八月四日出發。由于那對新人的婚禮定在八月十四日,因種種原因,無法提前。我們只好將機票推遲兩周,以便參加過婚禮再走。雖然打亂了計劃,諸多不便,但成全一對新人的喜慶,自己也感快樂。誰知這一推遲,倒救了我一命。因為算算日期,發病之時,恰恰是原計劃爬長城之日。如果真在爬長城時發心臟病,後果不堪設想。我們以善心助人,由此逃過一劫,不可不嘆“老天有眼”也。

寄自加州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