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格林斯潘有什麼學歷?

沈寧

一年半前,我給國內《博覽群書》雜誌寫專欄的時候,介紹過美國出版的一本新書,名叫《格林斯潘:金錢背後的人物》。居住於紐約的作家傑斯汀.馬丁說:格林斯潘有如此之大的權勢,卻始終過著非常隱密的個人生活,沒有多少人了解他的身世,很不可思議。馬丁相信,格林斯潘身後一定有些非同尋常的故事,於是他開始查訪。馬丁採訪了二百五十多個格林斯潘的朋友,從小學同班同學,到格林斯潘的前妻,及現在的妻子。雖然格林斯潘沒有簽署此書作為自己的權威傳記,但其個人和美國聯邦儲備局的人員,都對馬丁提供過切實的幫助,確証有關史料。

那是二000年的事,老掉牙了。可是我想,目前海內外熱熱鬧鬧討論牛津女孩,哈佛女孩,吳征學歷,神童作家等等,我來老調重彈,講講格林斯潘的經歷,也許可以做個比較,引起點思索,不算沒用。

美國人用不著關心政治,很多人連美國副總統是誰都不知道。可是前幾年美國經濟的飛昇,越來越多普通公民參與投資活動,也自然越來越關心格林斯潘的一舉一動,因而都認識了這個七十六歲的老頭子。美國中央銀行--聯邦儲備局局長格林斯潘的名字不僅在美國家喻戶曉,在美華人都曉得,而且世界聞名,中國也有不少人熟知。過去幾年,為了抑制美國經濟幾乎每年達十個百分點的過速增長,格林斯潘領導美國聯邦儲備局幾乎每個季度提高一次短期貸款利率,希望減慢美國經濟增長。近兩年因為美國經濟停滯和衰退,格林斯潘的聯儲會又連續降低利率,用以刺激美國經濟復蘇。

每季度當美國聯邦儲備局開會,研究如何對付美國經濟增長,從一大早,各大電視網就派專人跟蹤格林斯潘,看他怎樣從自己的車裡下來,怎樣走上台階,怎樣進聯邦儲備局大門。很多經濟分析家,甚至研究出一個皮包現象,斷定如果格林斯潘來開會時手提的皮包鼓鼓囊囊,就顯示他一定要提升或降低利率。如果他手裡的皮包很癟,那麼聯邦貸款利率就可能不會再次更動。

二000年格林斯潘的聯邦儲備局局長任期屆滿時,克林頓總統苦苦哀求,格林斯潘只好同意再續任一屆。白宮發佈這個新聞,美國人民三呼萬歲,遠比迎接美國新總統上任熱情高得多。對於美國這樣一個自由巿場經濟社會來說,總統每四年一換,又受制於聯邦參眾兩院立法程序,實際上幹不了多少事,跟美國人民切身利害沒多大關係。倒是銀行貸款,每時每刻影響著美國每個家庭的日常生活。所以格林斯潘上班時公文包的一鼓一癟,顯得比美國總統更有威勢。

就是患有天大狂想症的人,恐怕也難把這個整天板著臉,不苟言笑,舉止極為謹慎小心的格林斯潘先生,幻想成一個身穿鮮亮的黃色夾克衫,吹奏瘋狂的薩克斯管,浪跡美國,在城鎮爵士樂俱樂部裡演奏爵士樂為生的青年音樂家。可是格林斯潘年青的時候,確實就是這樣一個爵士樂隊的薩克斯管演奏員。他一生的第一熱愛,是音樂。

格林斯潘五歲的時候,父母離婚,母親只得帶童年的格林斯潘搬到紐約,跟娘家父母同住。從此一家三代同居一室,格林斯潘在這個只有一間臥房的破舊公寓度過他的少年時代。為了求他的舅舅們給他幾分錢硬幣,格林斯潘願意反复演唱一首美國大蕭條時期最有名的歌曲《弟兄,請賞一毛錢吧》。或者他自動表演心算三位數加法,請客人們賞幾分零錢。

上學以後,格林斯潘真正熱愛的是音樂。最後他考入美國音樂最高學府朱利亞音樂學院,當時他的職業目標是做一個音樂家。可是他並不安份學習,兩年以後中途退學,參加一個小舞蹈團的樂隊,隨著舞蹈團全國巡迴演出,演奏高音薩克斯管、單簧管,或者偶然演奏長笛,每星期賺六十二美元薪水。

同時格林斯潘兼做舞蹈團的帳務簿記,也替樂隊同事們做稅。這樣過了一年多,他終於承認自己的音樂天份不夠高,只得忍痛離開樂隊,回到大學,開始數字生涯。一九四八年,他取得經濟學學士學位。可是直到現在,他也並沒有完成碩士或博士學位的學習。他在紐約大學深造經濟學的努力,時斷時續,始終沒有完成他的博士論文。直到一九七七年,取得學士學位二十九年後,他已經成為美國總統福特的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了,把自己多年關於經濟學的著作,包括每年向美國總統提交的美國經濟咨情報告,加在一起算論文,紐約大學才勉強同意,算是破例給格林斯潘授予了一個博士學位。

格林斯潘得以在白宮工作,完全是因為一個偶然的機會。六十年代,他偶然遇到早年爵士樂隊的一個同事。那人自己也早已改變專業,做了律師。他的一個律師樓合夥人尼克松當時正競選美國總統,所以這個前爵士樂隊同事便邀請格林斯潘參加尼克松的總統競選活動,這是格林斯潘給美國總統做經濟顧問職業的開始。尼克松競選成功,做了美國總統,提名格林斯潘作白宮聯邦預算主任。格林斯潘拒絕了,他後來說:他與尼克松一直不大合得來。尼克松總統因水門醜聞辭職,福特總統上台,格林斯潘應邀做白宮經濟事務總管。福特總統與格林斯潘兩人之間,建立起很親密的個人友誼。

我覺得,不光是研究美國經濟的中國學者們應該精讀此書,中國政府所有高級官員該人手一冊,中國所有機關企業事業領導也不可不讀,中國各大學教授該將此書放在案頭,中國從中學到大學的學生,和所有學生的家長,尤其要細讀。格林斯潘的一生,可以向中國各階層人都提出許多值得深思的東西。比如就我個人來說,有如下收獲:

第一,並不是只有出身權貴家庭的子弟,才能勝任集團公司總裁或者政府部長工作。格林斯潘出身極為卑微,照樣做了大事業。

第二,並不是只有拿到博士學位的人,才能夠勝任高級專業職務。中國經過五十年只看政治不看學識的失敗管理以後,現在正走另一個極端,只看學位。國內報紙聘人,公司秘書要大學畢業,大材小用。中國企業到國外招人,沒有博士學位免問,拒不少能人於國門之外。這種做法一方面給騙子提供機會,拿張假學歷,就給皇帝做新衣。一方面逼良為娼,有能力的人也非買張假學位,方得過關斬將。過去不看學識,輕視才能,教訓慘重。現在只看學位,同樣輕視才能,教訓又已不遠。政治好的未必有才能,政治不好的未必沒有才能。同樣,有學位的未必有才能,沒有學位的未必沒有才能。格林斯潘做福特總統的經濟委員會主席時,既沒有博士學位,也沒有碩士學位,只有一個普普通通的大學學士學位。

第三,中國政府和機關企業事業單位,在考評聘雇任免領導官員的時候,應注重才能,而非其他各種表象,比如政治表現,家庭出身,學位等等。提到在中國放棄政治表現的標準,可能會引起議論。但歷史反复証明,在和平建設時期,所謂政治表現無法進行實質性考量,頂多只能以嘴皮子功夫做標準。而最會說空話的人,往往是最不可靠的人,也常常是最沒有實際才能的人。尼克松、福特、卡特、布什、克林頓,和現任的小布什等六任美國總統,都沒有因為格林斯潘曾幹過爵士樂隊這樣的工作,把他推出白宮大門。而我大大懷疑,中南海會讓格林斯潘這樣一個出身的人擔任中央人民銀行的行長。

第四,中國父母實在沒有必要在自己孩子五歲時候,就替他們確定終身職業,逼他們上某種特定學校,不準他們有任何自己的愛好。許多在美國的中國人家長,在這方面可能比在國內的家長們更惡劣。硬逼孩子學電腦、醫學、法律等專業,以期將來賺大錢。殊不知強扭的瓜兒不甜,高工資大房子未必能夠取代滿足個人興趣所得到的快樂,將來孩子或許會怨恨父母一輩子。格林斯潘如果沒有退學朱利亞音樂學院,美國可能會多一個平凡的音樂家,可是卻失去一個經濟奇才。捫心自問,哪個中國家長會允許自己子女退學朱利亞音樂學院?或者誰家孩子像比爾.蓋茨一樣從哈佛退學,中國家長會活活氣死吧。

第五,中國社會和家庭應該給青年人創造一個環境,允許他們有機會順從自己的愛好發展,在實踐中認識自己的才能,尋找自己的事業。據調查,美國大學生在大學四年生活中,平均會更換三次學習專業。五個大學畢業生裡,有三個畢業以後從事與大學專業完全無關的工作。想想中國,孩子們從小學開始,就有數理班和文科班之分,定下終身。報考大學時選擇的學校和專業,幾乎一律成為終身職業,大學學生極少有更改學習專業和學校的機會。如果格林斯潘活在中國,一定一事無成。考上中央音樂學院,沒有音樂天才,當不成音樂家,又不能改學經濟,前途只有拿個音樂學士學位,去賣皮鞋。而中國人裡有多少種種失敗的格林斯潘,恐怕難以數計。

所以我說,不論是國內或是海外,中國人都應該好好讀讀格林斯潘的這本傳記,從中汲取一些營養。

原載《中外論壇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