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一只發了瘋的鐘擺——一評話劇《切•格瓦拉》

周舵

今春的北京,一出名為《切•格瓦拉》的極左話劇引起了一陣不大不小的轟動。某種直通通絕不拐彎,不加思索且毫不妥協的理想主義引起眾多人群的強烈共鳴。盡管它根本就不是什麼新事物,類似的極左痙攣自改革開放以來一直在反復發作,但它確實值得關注,因為它是當代中國政治—社會現實中的一個重要現象。

由于該劇的立場觀點表達得如此罕見地強烈、直截和簡單明了,把它定位于極左不會引起任何懷疑和爭議。只不過請注意﹕我們這里所說的極左不是中共獨家理論中加于“四人幫”頭上的那種,而是按照政治學主流理論的理解,居于政治派別光譜最左端的那種極端主義,它的目標是社會主義的極端形式共產主義,它的手段是極端主義的階級斗爭、暴力革命和一黨專政。明確地說,它就是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

令人震驚的,不是這出劇毫不掩飾的極左觀點本身——每一位從改革開放前的年代生活過來的人對它都是太熟悉了;也不是劇作者們的或者缺少這種體驗,或者健忘,或者干脆就是那個年代的受益者——對于這些人性的弱點,我們沒有多少事情可做。令人震驚的是,經過二十年的巨大變革,劇作者們卻沒有提出一點點新的東西,不管是發展或是批判。這使我想起一則故事中的一只發了瘋的鐘擺。鐘擺發瘋的原因已經忘記,但我還記得它的行為及其結局。它先是拼盡全力撞向極左,把左邊的鐘壁撞出一個洞,爾後又猛力撞向極右,又撞出一個洞。幾個循環下來,結局不言而喻﹕整架鐘散了,瘋狂的鐘擺也就成為鐘的垃圾堆的一部分。自1900年的庚子之變以迄于今,整部中國的現代史幾乎就是這樣一部決不肯從中汲取半點教訓的瘋狂鐘擺的行為史。

庚子之變是一場被中共大大贊美的所謂義和團“愛國反帝”的正義運動;“愛國”、“反帝”、“正義”,這些都不假,但效果卻是十足災難性的。這災難還不僅僅是喪權、辱國、賠款,更致命的是,這一極端保守的上層與同樣保守的下層,上下聯手發動的,反西方、反現代化的愚不可及的極右運動,徹底摧毀了傳統體制的合法性,斷絕了漸進改良的機會,最終引發了十年後的辛亥革命。一個極端激發另一個極端,世界政治史上很難找到比這段史實更有說服力的例證。同時,它也是一種正義的好意圖導致極不正義的壞結果的一個絕好例證。

辛亥革命的結果大出革命黨人的意料,得到的是比一個老暴君壞上十倍的一群新生小暴君長達十余年的血腥混戰。痛苦的經驗教育了孫中山,他嘗試用“聯俄聯共扶助農工”的新三民主義統合各派。不幸的是,他沒有料到自己會死得那麼早——如同列寧一樣,現實世界的多樣性總是超越出革命黨人的能力和自信,孫中山之不能預料軍閥混戰,類似列寧之不能預料斯大林的大清洗——更不幸的是,在第三國際的極左指教下,中共很快便報之以極端激進的農民運動和不擇手段的階級斗爭陰謀,合乎邏輯地引起國民黨右派的極右反彈,清黨、國共內戰,又上演了一出持續數十年的極左與極右的流血大拼殺。既然活得足夠長(83歲),毛澤東便有了足夠大的活動空間,把馬列毛主義的極左邏輯一以貫之地推展到文革的頂峰—也許並非頂峰,也許左是可以左得無限遠的。

當然,如同羊癇瘋(癲癇),大發作之間是會有間歇期的,如庚子後的十年清末新政,如辛亥後的十余年天下大亂,再如文革後鄧小平的改革開放。聽到象《切•格瓦拉》這一類的大喊大叫之後,我們免不了要自忖﹕瘋子們是不是又快要大發作了?當我們又聽說,劇組在和觀眾們交流時承認,該劇交中共意識形態主管部門例行審查時“沒有踫到任何問題”,于是確證了我們一向的觀察結論﹕極左與當前官方的意識形態主流有緊密的親和與一致;當我們看到竟然有那麼大量的人群對這種極左的理想主義、英雄主義熱烈鼓掌歡呼,然後我們又聯想到幾年來知識界關于激進主義與新保守主義、新左派與自由主義之間互不相容的對壘,我們就更有理由發問﹕究竟要到什麼時候,我們中華民族才能擺脫那只發瘋鐘擺的播弄?社會主義的旗幟難道只能永遠把持在毫不吝惜流血與暴力的極左分子們手中?人民的利益、窮人的利益難道只能由這些高調烏托邦理想主義者來代表?出路有嗎?它在哪里?

這就是我們下一次要談的話題﹕自由民主的正義;題目是"無知就是力量",這指的是極左派們對西方社會的極端無知。

2000.7.16.于北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