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午夜驚魂--神秘的砸蛋事件

草茗

那是在兒子高中三年級的暑假,我們全家剛剛從中國大陸旅游歸來。這次我們帶兒子爬長城,逛故宮,漫步上海灘,瞻仰中山陵。還在故鄉南京小住幾天,讓兒子與他的堂兄弟表姐妹好好地在一起玩玩。

等回到美國自己的家中,已是七月底。南京正是酷暑季節,而我們所在的位于美國加州海濱的小城卻是清涼宜人。這里是海洋性氣侯,空氣中濕度低。盡管驕陽似火,只要往背陰的地方一站,馬上感到涼爽。特別是晚上,海風陣陣,睡覺非得蓋被子不可。

經過二十多天的奔波,大家都疲憊不堪。到家當然是個個能睡得好覺。頭兩天晚上我幾乎是躺下就睡著,十多個小時的覺,一氣呵成,心中暗暗高興﹕看來這次時差效應對我不起作用啦!

第三天夜里,當正我享受著沉沉的睡意時,忽然好像聽見外面人聲嘈雜,似乎還夾雜著棍棒打擊聲音。什麼人在此喧鬧?我在半睡半醒中嘟嚕一句,發現妻子睡的很熟,好像一點反應都沒有。剛才一定是作夢,我一邊想,一邊又掉入了夢鄉。

早上開門取報紙,好像聞到一股蛋腥氣味。抬頭一看,不禁大吃一驚。只見門前汽車道上被慣上四、五個破雞蛋,房門和窗戶也被雞蛋砸中,潔白的房子被黃黃的蛋漬涂的東一灘西一灘,散發著令人作嘔的氣味。隨著我的大聲呼叫,妻子和兒子也沖出門口,吃驚地觀看這恐怖的景像。“看那郵筒!”順著妻子所指方向,只見郵筒被重物砸的皮開肉綻,扭曲著身子,痛苦地倒在地上。“是誰干的? Stupid!”兒子氣的大罵起來。還是妻子頭腦清楚,罵人沒有用,應當趕快報警。

警車很快就到了,下來兩個二十幾歲的年輕警察。他們查看了現場後,便問我們最近有沒有與人爭吵過。我們說沒有。我們家是在一條幽靜的海濱路上。路面很寬,交通也不擁擠。鄰居多是美國人,平時大家相處融洽。我們在那里居住了十多年,從未與別人鬧過矛盾。警察又說,這好像是Teen-ager(青少年)干的,你們家有沒有Teen-ager?我們說有。那他最近有沒有和誰結仇家?絕對沒有,我們還是了解兒子的,他整天都在學校,除了上課,還參與許多課外活動,比如學校的Marching BandTheater,地區的青少年交響樂團,平時在家沒事喜歡搗固汽車,他的朋友不少,可我們從未聽到他與別人打架吵嘴,生怨結仇。哦,對了,他最近還被同學選為Marching Band的指揮哩。警察看看沒有什麼可疑的線索,便說,我們可以簽署一個Case number,你們若有任何新情況,就與我們聯系。這幾天,我們也會加強這一帶的夜巡。

早晨上班,與同事談起此事,大家都覺得這像是Teen-ager干的。可是為什麼單單挑中我們家呢?我滿懷狐疑地問。嗨!全屬偶然,瑞杰(Roger)說。有一年,我家也被這樣砸過,找不到任何理由。時間一長,也就沒事啦。聽說這一帶有青少年幫派,按照幫規,新入伙的人要干件此類的事才可以被接受。所以誰要是踫上這幫小子,就算倒霉。其實,如果真像瑞杰說的那樣,我倒是感到有點“安心”了,因為這些幫派分子並不是專門與我家過不去,而只是偶然選中我們而已。

不過我的這種“安心”,很快隨著第二次的攻擊而消失了。那是在一個多星期以後的周末,我和妻子因為看電影錄像,大約到午夜才結束。剛剛上床,正要入睡,忽然聽到街上有嘻笑叫罵聲,接著就聽到噗噗的聲音從前窗和屋頂傳來,不好,又有人砸東西!我一驚,翻身起床,隨手抓起壁爐火叉,沖出門口。但為時已晚,街上早已無人無影,只見門窗和屋頂上到處淌著新鮮的蛋汁。“快,快,快報警,打電話!”我朝妻子喊道。由于極度緊張和氣憤,我的心跳加快,渾身戰兢,說話也有點語無倫次。在我一生中,也曾經歷過類似的場面。那是在中國的文化大革命中,父母受到沖擊,周圍的頑少地痞,也趁機公報私仇。除了白天批斗抄家外,晚上也會時不時扔進石塊砸碎玻璃,搞得我們心驚膽顫。不過,那時我是小孩子,有什麼事反正靠父母親頂著。可現在我是一家之主,遇到這種事,只能靠自己來頂。

警察旋即而至,這回是一個中年人。他也和前次一樣,問了一些同樣問題,然後說,你們如果知道是誰干的,我們馬上就會處理。你們最好自己再想一想究竟會是誰,說完就匆匆離去。再次遭襲,加上警察這個態度,一下把我們推進恐懼之中。首先可以肯定,這是蓄意騷擾,是誰干的?為什麼這樣干?我們毫無所知。我們希望警察能幫助制止。然而現實是,警察不能為我們做些什麼,除非我們自己先提供犯案人的線索。我們雖然來美國多年,但對這個國家還是不夠熟悉。平時處人處事,一貫小心謹慎,生怕惹到麻煩,誰知道還是遭到別人暗算。現在警察無法處理,一切只能靠自己。兒子說,他把車停在街對面,自己在車里等。只要搗亂分子一來,他馬上按喇叭抓人。這個提議很有電影情節的味道,但不適用。因為我們不知道搗亂分子什麼時侯來,總不能天天晚上坐在車里不睡覺。妻子提出立即養條大狼狗,晚上一有動靜,大狼狗馬上就叫,嚇死這些搗亂分子。這個想法也不現實,因為養狗訓狗不是一周兩周的事,萬一狗沒訓好,反而天天亂叫,豈不苦了自己又吵了鄰居?最後還是我想出一個主意﹕搬家換房子。三十六計,走為上計。只要把賣房牌子一掛,那就是免戰牌,意思就是告訴搗亂分子,別鬧啦,我們認輸,惹不起你,總能躲得起你。當天就聯系到一位房地產代理,咨詢一下房價,同時也把我們的處境據實相告。這位房地產代理蠻有經驗,他說賣房也需要一定時間,急著賣是賣不出好價錢的。另外,買房也要慎重,需要花時間多看看,如果買的不合適,也會很後悔。所以賣房買房的事現在就開始進行。與此同時,可以考慮采取一些措施來保護自己,比如說安裝監視設備。他的話提醒了我,對呀,安裝監視系統!于是打聽一下專業公司,才知道這種服務很貴,對我們並不合適。不過,這個主意對我有啟發,請不起專業的,我們可以搞個業余的,起碼可以在家門口架個錄像機,看看是否能把這些搗亂分子錄上像。

于是每晚睡覺前,我都悄悄地在門口附近架起一個小型攝像機,把它藏在灌木叢中,以免被人發現。不到十天,又遭到第三次攻擊,檢查一下,發現此法不行。為什麼呢?首先是在黑夜,錄像根本看不清;另外我家的小型攝像機一盤帶只能用兩小時,搗亂分子來晚一點,帶子就用完了。第三次砸蛋攻擊就可能屬于這兩種情況之一,反正錄像里什麼也沒有看到。經過一番調查研究,又想出個好主意。在屋檐安裝兩盞Motion Lights,這種燈靠紅外線探測,一有動靜,馬上自動照亮。這燈還真管用,安裝好沒兩天,就遇到再一次攻擊,不過當晚我們並沒有聽到任何動靜,是第二天早上才發現的。原來搗亂分子的雞蛋全部掉在街上。據分析,可能是他們下車正要砸,沒有想到燈會突然大亮,以為我們已經嚴陣以待,準備捉拿他們,倉惶而逃,連雞蛋也不要了。只可惜在灌木中的攝像機架得太低,未能將他們留下像,否則警察就會有事做啦。

初戰告捷,全家士氣大漲。這就說明我們制約是有效的,而搗亂分子也只是偷雞摸狗之輩,亮亮燈就能把他們嚇跑。為了穩、準、狠地打擊這幫搗亂分子,我又在兩盞Motion Lights旁又安裝兩只“電眼”,即微型照相機,與我屋內的VCR連結,在電視機上顯示。我任何時侯都能觀察到門外的情況。特別在晚上睡覺前,塞一盤普通錄像帶到VCR里,可以有六個小時的錄像(SLP設置),涵蓋了搗亂分子幾次作案的時間。

有了這套自己安裝而又經濟實惠的監視系統,晚上睡覺也感到踏實多了,那顆被“砸蛋事件”攪得幾個星期整日不安的心,也終于放松一些。在經歷了恐懼,害怕,失望,憤怒等錯綜復雜的感情之後,心中慢慢升起些許勝利的喜悅。在企盼回到過去寧靜日子的同時,卻又有些希望搗亂分子再來一次。因為如果他們再干一次,我的錄像機就會派上用場了,定叫他們吃不了兜著走。不過,他們也許真的害怕了,或者也許看到免戰牌--賣房招牌,起了惻隱之心,總之從那以後,直到我們順利賣掉房子搬了家,他們再未出現過。

光陰荏苒,我們搬到新房子已有一年多了,兒子也高中畢了業,考上大學,去到外地。有一天,他打電話給我們,問是否還記得兩年前砸蛋的事。怎麼會記不得,一輩子也忘不掉的,妻子答道。兒子說,這事是他的一個同學干的。為什麼?我和妻子不約而同地問。“因為他想當Marching Band的指揮,結果大家選了我。他不服氣,就召了兩個死黨來砸雞蛋出氣”。那你怎麼知道是他呢?我們還是有疑問。“是他自己在別的同學面前吹牛時無意中透露的。他大概以為高中都畢業了,同學都分散了,沒有關系了。誰知被我的一個朋友聽到了。這不,剛剛來email告訴我”。聽見兒子這麼說,我們才相信。想想卻很難理解,你瞧這事多麼荒唐,沒選上指揮,居然三番五次到人家家里砸雞蛋出氣,害得我們終日不安,不得不賣房搬家。事後他還不覺害臊,居然到處吹噓。不過細想下來,我們還算運氣。如果這小子要學那些“校園殺手”,拿槍過來放兩下,我們可就更慘啦。對這種人,還是躲著點好。我們在電話中再三叮囑兒子,事情過去就不要再追究啦,免得怨怨相報無休日。兒子倒很大度地說,我根本沒把這事放心上,也希望你們忘掉它。是的,我們一定要忘掉它,忘掉他!我一邊回著電話,一邊也暗暗地下了決心。

(寄自加州)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