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讀李敖《上山  上山  愛》

吳銘能

李敖,一個令人哭笑不得、又頭疼的人物,更是一位特立獨行的奇人。

傳統中國人講「君子群而不黨」,在當今聚黨營造勢力、各霸一方的結盟時代堙A李敖一直是獨來獨往,不結營私黨,尤顯得另類突出,獨樹一幟!冷眼觀世態,熱情剖世情,以大無畏精神,一一點名當世人物,並敢於向當權派說不,堅持不合作主義,這種毫不遮掩內心好惡的人,求諸中外古今,可謂鳳毛麟角,而他確是台灣島內的一位奇人,不得不令人得刮目相看!

不管你喜不喜歡他,也甭說你對他的觀感,他許多記錄就不是一般人所及:第一位代表台灣作家受提名角逐2000年諾貝爾文學獎、生平著述有96本書被查禁、能夠數月蟄居不出戶卻用筆如刀令敵人膽顫心驚、坐牢照樣如期出版雜誌、競選總統卻幫別人拉票、官司訴訟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這些多采多姿的人生插曲,誰說不是奇蹟!

《上山  上山  愛》是他最近完成的第二部小說,甫出版就頗受文化界矚目,成為一本知名度極高的暢銷書。書名很怪,但依然有跡可尋:愛情是什麼?愛情的關係好像一起上一座山,上山時候,可以在一起,到了山頂,就該離開,不要一起下山,不要一起走下坡路(頁387)。由此可見,這部小說是李敖的愛情故事,是李敖談情說愛的故事。

內容大要是說兩位二十歲女大學生與他相愛溫存的故事。三十五歲的他,認識了二十歲的她,在六天豐富而歡愉共處一室之後,他被捕入獄,她也無奈被迫離去。十年後,他出獄。又二十年後,他六十五歲,與另一女子巧緣相識,而更奇巧的,眼前這位令他意亂情迷女子與三十年前認識的那位女子,竟是母女關係!她們異代蕭條,彼此不知,因為這位女子出生時,那位女子就羊水栓塞導致休克而死,換言之,這對母女的生命就在母體內外完成了接續延伸關係。對故事中的男子而言,二十歲的母親,二十歲的女兒,一前一後各走進其生命旅程的其中一段,他的心境,他的一生經歷,就透過這種離奇罕見情節展開……。

由於書中有大量露骨性愛場景描寫,箇中神魂顛倒、纏綿悱惻之餘,極盡挑逗煽情之能事,因此很容易被視為黃色出版品,李敖或深感於讀者有此誤讀,於是在故事開頭之前先以醒目字眼說「清者閱之以成聖,濁者見之以為淫」。

細讀內容,不妨先理解「清者閱之以成聖」的意義:原來李敖有意識地藉由小說來表現一己的思想,在小說中,他提出對政治的批判,也說出自己的人生觀與處世之道。如他對國民黨高壓統治的強烈不滿,有這樣的一段話:

一九四九年,獨夫蔣介石被共產黨趕到台灣的時候,有兩三百萬大陸人,跟他或被迫跟他同來這個島上,我的父母身在其中,當時我十四歲,沒有選擇權,也一起來了。對一個從十四歲成長的少年,那真是漫漫長夜,從初中到高中,從大學到軍隊,到處都是藍色統治下的白色恐怖,令人窒息。(頁20

對自我努力淵博讀書的自剖:

『絕學棄智』當然也好。不過只是覺得,古今中外,那麼多古人死去了,但他們偶爾留下些吉光片羽、鴻爪遺痕,或驚人之舉、或神來之筆,足以豐富我們的生命,吸收他們,更可補充我們生命的多姿多采。──我們的一生,在許多點上,表現得未必超邁古人,現在把古人『先得我心』之處吸收到自己生命堙A予以欣賞、享用,該多麼值得。(頁249

對於朋友交往的哲學,他有獨特的見解:

我做了一個夢。…… 直到後來,事實一再證明,你的確有遠見,你說有麻煩,果然就有,不但有,還一大堆。第一次見到你,你迎頭就沒頭沒腦的問有什麼麻煩,我還奇怪,我說我沒有麻煩啊,你說不會沒麻煩,會有的,原來認識了你,就開始了麻煩。我就做了這麼一個夢,如今噩夢初醒,原來你就站在我面前,還跟我同台演出,天啊!醒來的比噩夢還噩夢!(頁240

對男女之間的看法:

我相信男女之間的一切關係,都是唯美的關係,戀愛應該如此,分手應該如此,結婚應該如此,離婚應該如此。男女之間除了美以外,沒有別的,也不該有別的。別的一混進來,套子就亂了。(頁273

他的愛情觀是建立在歌頌健康、歡愉的男女關係上,是充滿情趣與難忘回憶的永恆。如〈愛是純快樂〉(頁340)、〈只愛一點點〉(頁342)這兩首新詩,既有男子漢為深情狂歡的甜蜜,也有英雄式的壯別瀟灑,去來有何難!

愛情是什麼?愛情的關係好像一起上一座山,上山時候,可以在一起,到了山頂,就該離開,不要一起下山,不要一起走下坡路。(頁387

愛情不宜一個人等另一個人,愛情不該是有太多等待的藝術,愛情有點像是平行的車子,它總是前進著,誰也不要等誰,大家可以前後交會、可以同站小停、可以林中小駐,可是,這些都是偶然的,沒有競爭、沒有比賽、沒有拖泥帶水的憐憫,一旦一方在前進上發生遲延、發生故障、發生意外,不要要求別的車等自己。(頁389

這似乎可以看出,李敖的愛情觀是及時行樂式的、是無法等待的、是短暫而逝的,所以,他沒有胡適筆下所謂「千思萬想,直到月落天明,也甘心願意」的執著。是不是李敖不願意接受相思之苦與分手的難過?所以他就用理智戰勝情感,不為情牽腸掛肚?當然,這並不是說李敖不懂什麼是愛情。愛情是不必說太多的,感受勝於千言萬語。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這又是不同的境界,李敖是懂的。但李敖也沒有必要非要如此不可。

人生聚散的意義,他有一番自己的看法:

人基本上不是連體嬰,基本上是孤獨的。對大千世界而言,大千世界中進入了你的生命,你本是過客,而進入你的生命中的人,又是你的過客。有誰能與你終生廝守呢?你有八十年的親人嗎?有六十年的友人嗎?有四十年的敵人嗎?有二十年的情人嗎?都不太可能有,甚至你活得愈久愈沒有。所以,你的過去,其實也是你的過客,每一個階段過去,就是每一個過客。過客走了,你又回到孤獨。你永遠是現在,你無法跟過去長相廝守。(頁386

這種見解,說穿了,就是達觀,就是隨緣,一切不強求,一切順應自然。

而對臺灣知識份子多數曲學阿世,他是頗為不屑的:

這個島的知識分子是最沒有人品的。(頁67

東林黨表現知識分子不隨波逐流的一種特徵、不諂媚權貴的一股正氣、不與當道合作合拍子的一個立場。這種特徵、正氣和立場,不單是東林人物所具備的條件,也是古今中外任何第一流知識分子所具備的條件。……而這個島上的知識分子,不但不是『第二個政府』,反倒是第一個政府的應聲蟲,這是我最看不起的。(頁69~70

至於他個人選擇反抗一黨極權統治,不免有坐牢的心理準備,本書中迭有深刻剖析,成為他以個人獨特遭遇為寫作主軸,也是苦思勉行生命媟平垠n的部分。這一點,讀者是不能忽略的。

再來是「濁者見之以為淫」的意義:小說不乏男女之間床地神魂顛倒的特寫,如果讀者未細讀前後連貫的情節與男女對話的含意,僅是摘取片段閱讀,則會令人有不折不扣的黃色小說聯想。茲引一段,看看讀者的觀感:

我緊抱住她。慢慢把他放在床上。我先脫她襯衫,再脫她內褲,然後為她指出那顆小痣所在。當她好奇的接受我的指引時,我拿出床頭櫃中的手鏡和手電筒,讓她從強光反射中看個清楚。那是一顆淡淡的褐色小點,安謐的躲藏在一片柔軟的陰毛叢堙A令人關愛。它的位置,本來是一個防守者的位置,防守粗硬龐大敵人的進逼,可是,當我擁有的出現的時候,它彷坲由防守者的位置變成歡迎者。它背叛了小葇,倒向了我。在我每一次出現粗硬龐大的時候,都會不斷接觸到它、摩擦到它,它是我的小可愛。(頁201)

無疑的,這是性交的前戲與進行動作,令人有綺麗的遐思。其中「在我每一次出現粗硬龐大的時候,都會不斷接觸到它、摩擦到它,它是我的小可愛」句,明顯是以男性為中心的性器官特寫。

再來一段吧:

我從她背後「強暴」著她,除了享受肉體的接觸與廝磨,騎在她身上,我盡情的前後看遍她的背影:她翹起的小屁股、她緊夾在一起的大腿、他修長細嫩的小腿、她用腳趾抵住床的雙腳。最後,我俯下身來,扳住她的頭,側面向上,把她性感的嘴唇朝向我,我再親吻上去。她全身被我壓住,又被迫向右扭著脖子,近乎窒息的被緊緊吻住,只能發出惹人憐愛的喉音。更可憐的是,她身體的另一部分,不但要翹起小屁股來迎接、來服侍,還得以嬌嫩的、緊緊的、滑潤的「性服務」,一任那令她陌生的、疼痛的粗長硬大蹂躪不已。直熬到從接吻中,突然傳來了巨大顫動與喘息,她才被放開。這時候,她已經癱瘓了。(頁271)

這種大膽而赤裸裸的性交描寫,與一般低俗的黃色小說又有何不同呢?

可是,在這些黃色情節細膩描寫之外,不乏也有思想深度,如前所引述,這就不是一般黃色小說作家所能望其項背的!無怪乎,李敖自負地說臺灣島上每月上市黃色小說高達三百六十萬本,「又何勞大師李敖執筆」?(見頁550)言外之意,不該如此小看他!

以上是筆者對本書「清者閱之以成聖,濁者見之以為淫」一語的理解。

以下談談個人對本書的評價。

就宣傳而言,本書無疑是成功的。李敖挾其在文壇上的盛名,以挖掘資料的長才為基礎,文章早為讀者所傳誦,又善於宣傳包裝,因此其書《上山  上山  愛》先在媒體上說十七年前未寫完就被查禁,而且又說隱居蟄伏多日完成,這點是很能引起讀者的好奇心:究竟十多年前寫了什麼連載未完被查禁?隱居之後又寫出什麼呢?果然,這是很能挑逗眾人的心理。筆者並不是第一次就順利買到此書,當我買到此書時,正好是台北車站前金石堂文化廣場內最後的一本,可見宣傳是成功的。

就情節而言,被捕入獄前,與小葇分手,實踐「我們的哲學」──不許哭,要笑。可是,十年後,他出獄了,情人的禮物,使他回憶,使他落淚,對他而言,眼淚是陌生的,這回竟奪眶而出!人,是因有情落淚呢?還是為青春老去落淚呢?有時候,說也說不清。看完〈第一部  三十年前〉,覺得尾聲太理智了,太不合乎常情,而〈第二部  二十年前〉總共僅僅有五頁又多三行一個字,尤其最後三行一個字的文字張力,起著扣人心弦的悸動,令人回味,覺得這才像人生!〈第三部  三十年後〉,寫認識過去情人的女兒,同一張面孔,同樣雙十年華,可是不同心境,難以排遣的情懷,想說又不能說,誰能理解這種人世滄桑變化的內在聲音!這裡,充滿了跌宕懸疑卻真實如繪、非比尋常又震撼人心的離奇曲折,的確令人低迴。

就思想深度而言,文筆雋永,耐人尋味。如說奇情與俗情,且看有一番精彩的言語:

人間很多事,看起來完了,其實沒完;看起來沒完,其實常常完了。用詩來說,前者是『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後者是『枝條始欲茂,忽值山河改』。因此,智者和達者看人生,多能不斤斤於盛衰榮枯,他們是失馬的塞翁,不以得為得,也不以失為失,因為在許多方面,得就是失,失就是得。這種得失之間的哲理,漢朝賈誼說得深刻,他說:『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憂喜同門兮,吉凶同域。』意思是說,一切禍中都有福分、一切福堻藏禍根(中略)『奇情』論者的價值判斷,是絕世的、是獨立的,它對得失的衡量與鑑定,與『俗情』標準不同。『俗情』的標準是『盡』字,『奇情』的標準卻是『捨』字。『盡』是一切事情都隨波逐流的做,做到胃口倒盡、感情用光、你煩死我、我煩死你為止,一切都『趕盡殺絕』的幹法,不留餘地,也不留餘情。……現代小鼻子小眼的政治人物,他們實在俗不可耐,毫無趣味,不但做他們朋友沒趣味,甚至做他們的敵人都沒趣味,他們連做敵人都不夠料。他們今天跟你是『親密戰友』『肝膽相照』,明天就把你從百科全書或機關刊物中挖出來,一桶黑漆,把你革命勳業全部抹殺,打成『敵我矛盾』,於是,你變成了『懦夫』、變成了『叛徒』、變成了『漢奸』、變成了『大騙子』、變成了『脫離革命隊伍的反對派』……你變得一無是處,你的功績全不提了,天下變成他們打的,你若有畫像在凌煙閣堙A早就拉下來,撕毀、鬥臭。天下是他們的了!什麼?你是二十四分之一?笑話!滾!──以理想主義起義的人,最後拋棄理想不談,反倒事實都抹殺,見權力起意,這是現代人物最大的『俗情』、最大的反『奇情』悲劇。我清楚知道,隨著時代的『進步』,早年人類的一些動人品質,已經花果飄零、消磨將盡。但對我說來,我仍忍不住一種內心的吶喊,使我在俗不可耐的現代,追尋『今之古人』。可是,暮色蒼茫、蒼茫,又蒼茫。我失望。(頁277─281)

如果對中國歷史掌故沒有深厚浸染涵養功夫、沒有覃思妙悟以及別具隻眼的敏銳洞察力,那能將此道理寫得如此鞭辟入裡,發揮的境界如此深刻高明!

不常看李敖作品的讀者,看了這部小說的寫法,可能會覺得很有意思,因為作者文字駕馭圓融純青,流暢筆鋒略帶幽默風趣,反應作者黠慧才情與人性感同身受的敏銳,寄奇情於哲思之外,出妙理於欲愛之中,兩者似矛盾又統一糅合調配得恰如其分,即使有乳房、陰毛、粗壯、插入等字眼,使人不覺得是黃色低級趣味,又儘管大量掉書袋搬挪掌故,也使讀者不覺得難以承受而消化不良。

不過,從另一角度來說,對於熟悉李敖其文的讀者,這部小說是失敗的。因為它既沒有新的見解、沒有新的主題探討,只是從前的文章或演講錄的拼湊剪貼!對於擁有被提名諾貝爾文學獎作品的世界水準為衡量尺度,讀者與作者諒該同意此種苛刻而無情的要求。試舉其例,如中國人的宿命論與造命論(頁62~63),是抄自於《中國命研究》(頁19),論語與水經注解題(頁110),皆分別抄自於《要把金針度與人》(頁31~32以及頁388),好人的壞(頁444),是抄自於《上下今古談》(頁12~13),地藏菩薩『上求佛道,下化眾生』(頁450),是抄自於《中國命研究》(頁249~250) ,破山和尚破『執』(頁451),是抄自於《北京法源寺》(頁131),牢獄生活對時空觀念改變與對敵友的看法(頁460~465),是分別抄自於《李敖快意恩仇錄》(頁407~409,頁405~407)以及《李敖回憶錄》(頁382,頁383)等,夠了,不必一一詳列,這難道是讀者所願意看到的小說嗎?重複過去的作品,大量文字原封不動的截摘搬挪,這部小說帶給讀者的,是《李敖大全集》的精華選萃,並沒有表現作者新穎的思想,以寫出《北京法源寺》如此一流作品的功底,這次的期待,的確令人大失所望!

   

寫完本文之後,抒了一口悶氣,很長很長。不由有幾點感想:首先,深覺李敖以其廣博學識與深刻人生經驗,絕對有條件寫成第二部如《北京法源寺》水準的小說,不料,卻挾其文壇盛名,以拼湊方式發表《上山  上山  愛》,真令人有上當的感覺,尤其是核對《李敖大全集》之後,這種受騙的心情已化為憤怒與失望,一種美好形象的破滅,內心是頗為難受的。而眾多媒體,又一片吹捧,以為真是曠世鉅作,讀者也聞風悅之而急忙一購,成為近日暢銷書,但對於認真看書的人來說,評書還得實事求是,因而將此感受寫成文字,同時也給媒體記者一個警惕,不要未細心閱讀原著,就瞎寫評論,自毀言為天下則立場。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