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Metaphor﹕人鬼之間的橋樑

陳真

為了「獎勵」妳(Tina)第一次發言,底下再說幾句其實說過很多次的老話。

人與人可以溝通科學般的事實,比如說「我排行老五」、「我17年前被『白道』開槍暗殺過」、「我現在養三隻小老鼠」等等,卻不一定能溝通「事實」(fact)以外的「價值」(value),因為「價值」無法「直接」陳述,無法寫成公文格式,無法主旨、理由、說明、辦法,而只能寫「詩」。

要理解「科學」,需要某種智商;要理解「詩」,卻需要某種靈魂。靈魂差距越遠,理解的程度也越低,除非你具有一種很好的天賦,叫做“empathy”,一種像「電腦駭客」一般、「直接進入」別人靈魂深處的能力。甚至對方不一定要是人,是鬼或萬物都可以。

這種能力不是靠「表面字意式」的理解,而是一種「圖畫式」的理解,就好像理解詩、理解音樂、理解一幅畫、理解感情、理解價值觀等等這些不是由字面能解的東西。這些東西「本身」沒有「意義」(meaning),它的意義在它之「外」,所以,我們可以說它是一種“metaphor”。

用個學術方式說,“metaphor”就是要吸引你去“see something as something else”,而不要一直在本來的那個“something”上打轉。可是,「詩」或“metaphor”都沒有那種科學或邏輯才有的強制力量,它無法強迫我們看到任何一個特定的“something else”,比如說,算術上“一加一”,我必然得看到“二”這個答案才行,而“metaphor”卻只能努力地把你的注意力從本來的世界吸引開來而已,至於會吸引去什麼地方,會看到什麼,它卻無法掌握。

無法掌握,不是因為「詩人」無能,而是因為沒有「答案」可以被掌握,因為「詩人」不是在談某種「事實」。

「班長」看「蒙那麗莎」,可能只是看到一個傻笑的怪女人,別人卻可能看到別的完全不一樣的東西。至於看到什麼,這當然說不準。如果說得「準」,說得「像真的一樣」,那麼,那個「詩人」恐怕也是得趕緊發表聲明、昭告天下知我心了。

empathy”能力越強,越能理解人事滄桑,越會讀「詩」,也越能感受“metaphor”般的人事物,所以,大概也越適合從事像「藝術」那樣的工作。反之,則越適合當「蔣公」或「班長」或「糾察隊隊長」或「青年導師」。

我發現,跟經常出入「不正當場所」或「大學功課倒數比較快的」或二十歲以下的「小朋友」或「生平無大志的」或「做土水的」比較好溝通,跟「好學生」、「名人」、「正人君子」(按﹕這當然是指白天的時候)、「企圖心強的」、「有錢人」、各種「專家」則難以溝通。

如果要把以上這些討論放在精神科的架構下來談,那麼,我們可以這麼說,精神科人員,其實常常不了解某些病人在想什麼,但他們還是努力地給了對方許多很好笑的建議,或謂之「治療」。可是,如果我們無法了解一個人,有可能給對方「生活建議」或甚至「心理治療」嗎?這些東西與「價值」無涉嗎?一個人的心靈只是由一堆「事實」組成嗎?

一個老師教學生算術“一加一等於二”,我們可以說師生正在做「溝通」嗎?所謂「溝通」,不就是指「價值」上的互相理解嗎?如果只是提供「事實」,那不叫溝通,那叫「交換名片」。

臨床上,我卻從來沒聽過有誰提起過「雞同鴨講」的可能性。精神科人員彷彿有一種奇怪的信心,他們以為可以透過某些「事實性的知識」的學習,來了解人的心靈,而且是所有人的心靈。

可惜,心靈雖然看不見,但心靈之間卻有個差距,這個差距可大可小,大可以大到就像人和鬼的差距,「鬼」當然是令「人」無法理解。

無法理解,當然也無從建議,就好像我們無法建議鬼多多洗澡一樣,因為,或許對鬼這個“form of life”來講,根本沒有洗澡這回事。企圖忽略人鬼界線,不代表界線真的會消失。

鬼若聽到有人建議他多洗澡,一來,他可能無法理解什麼是洗澡,二來,如果這是一隻有超強empathy能力的鬼,知道什麼是洗澡,那他可能會聽了嚇一跳,就好像愛因斯坦提出相對論,如果看到編輯評論說「人生無常、世事相對」,愛因斯坦是不是也得趕緊自力救濟、發表聲明?!否則,以後還要怎麼說話呢?!其它科學家不是也會滿頭霧水,以為愛因斯坦吃錯藥嗎?!

7 Dec. 2000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