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不捨夢想──辭別台灣親友

陳真

翻滾的風,在夜堜I號,我的小狗,在黑暗中叫著,是什麼力量,使我奔波環繞不息?妳赤子般的情懷,使我忘記死亡。死亡的列車堙A我們還活著,我想聽些曼陀鈴。

----亞歷桑那夢遊,Emir Kusturica

西班牙內戰,一戰敗軍官流亡國外,流亡前夕,告別阿母說﹕「我會再回來看妳。」若干年後,阿母重病遽逝,敵人以此為餌,放出假消息,誘騙軍官回來見阿母最後一面,有人同情軍官,偷偷告知真相,促其勿回,軍官毅然自陷險境,在病床邊擦拭死去多時的阿母眼角淚痕,中伏而死。故事結局是敵人發現軍官原來早知有埋伏,卻仍故意直奔黃泉,感到無法理解與震驚。李敖聞曲有感,翻譯一段﹕「遣盡悲懷,我尚何求?死亡日喚,魂得自由;親我阿母,念伊雙眸,親拭情淚,長為我流。」

離鄉日近,腦海反覆浮現這故事,心有戚戚,也許是長年流離、無家的心情。今年夏天,將暫別這塊土地以及識與不識的人們。幾年來,因公或私,住過十二個縣市,一一如故鄉,並且認識許多朋友。人物草木、一景一物,都將深藏腦海,一世不忘。書籍、各種大小家當無處存放,全部分送給各團體及朋友。望著六坪大小租來的小房間,原本擁擠不堪,如今卻一天比一天空蕩,環顧這個熟悉的小天地,想要保存住昔日記憶的感覺,也越來越強烈。

七年前(1990年),仍是實習醫師,因所謂「煽惑群眾」,遭叛亂罪法辦,確鑿「罪証」兩項,各種錄影、文字為証,一是「主張台獨」,一是「煽惑群眾推翻政府」。醫界人見人厭,避之唯恐不及,畢業後,遲遲難以謀生。不管公私醫院,院方迫於壓力,動輒以「不要連累院方」為由要求「自動離職」,曾半年不到,連續換了三、四所醫院,搬了五、六次家,各種騷擾不斷,求職、留學均不可得。去年(1996)五月,竟輾轉收到自說自話、「遲到」多年的不起訴公文。小九歲的女友,當年(1989)僅高二,也因任校刊社長,轉載一篇我在「北美州台灣人醫師協會」(NATMA)得獎的「1988年台灣兒童人權報告」,旋遭退學, 繼之親人或離或逝,家變連連。不管明的暗的,都是那猥瑣難解的力量。長夜漫漫,不知去從。

往事歷歷,寫來滿紙荒唐,但,荒唐事卻帶來真實的困境。我們多無所求,故亦無從損失,但一路走來,看那河水潺潺,亦頗為感慨。

災難使人體會沉默的力量,詛咒黑暗、歌頌光明,似乎都不必要。幾年來,為能專心工作,少與外界連繫,唯一使我們掛念的是,識與不識的親友們,彷如上天所賜的情意。要不然,在個人瑣碎的長久挫折下,我們也許會逐漸走向另一種但求自保的生活方式,而不再懷抱夢想。

目前,女友正在劍橋大學國王學院(King's College)歷史研究所,研究英國工運史(按﹕博士改做十九世紀英國動物保護運動社會史),我也已順利申請上該校,並考取國家公費,研究西方哲學。往後,實為研究生,但同時也得以「訪問學者」(Visiting Scholar)名義,在劍橋附設教學醫院(Addenbrooke'S Hospital)接觸一些臨床活動、維持基本臨床能力(按﹕指第一年)。若語言可行,將來也希望有一兩年時間前往法、德等其它歐洲國家,增廣一些見聞。

世上悲歡,縈繞我心,揮之不去。當醫師愈久,夢想愈烈,如果夢想像一把火,火光熊熊,幾至焚身。此行若順利,少則六、七年,不期待能習得多少知識;更無意憑藉學術名器,日後謀求個人名位,只盼上蒼憐憫,保守我等素志不變、不捨夢想,使能少為己求,而有益於人。一人之力縱然渺茫,但眾志成城,夢想可期。希望有一天,台灣及台灣以外的其它社會,能在尊重生命、憐憫痛苦的基礎上,向一個好的方向,逐漸走去。

臨行匆匆,無法一一辭別,留下幾個字,一則感謝,一則明志。日後亦盼各位訊息。

日後亦盼各位訊息。

祝福。

01-23-1997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