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夢想

陳真

Tosca的故事我沒辦法用寫的,只能用講的,因為口氣和比手畫腳很重要。而且,我的版本具有機動性質,要加哪些油和添哪些醋,我得見人見鬼各有不同調味才行,更重要的是,要看我當時的「奇檬子」。

我不是想到Tosca之後「就會接著」想到紀伯倫那段話;那段話是寫那回信時才臨時想到。我倒是看到許多精神或心理或諮商專家寫的東西,就會想到蔣公,就會自動想立正,不過,我不敢舉例。

我明白你所說的「夢幻」或「幻想」的意思,但如果把它扭曲一下,做「形而下」解,那我應該說﹕我沒有夢想。

如果人死後得填一份生平資料表跟上帝報到,那,「夢想」一欄,我一定會留白。

我看過文溫德斯的「尋找小津」,看到小津安二郎的墓誌銘上,自己要求寫了個「無」字,以表心跡。但是,我在想,他為什麼不乾脆什麼都不寫呢?這樣不是更好嗎?

因為親友太多,無法一一告別,我出國前就寫了一封公開信在媒體上,致各方親友,文章標題是「不捨夢想」。有些人就以為什麼出國唸書是我的夢想,到現在都還有人來跟我「恭喜」,很好笑,這怎麼會是一個人類該有的夢想?!

不過,很奇怪,我確實聽過無數的人說「出國留學」是他們的夢想,我真不知道他們心埵b想些什麼?!

不管到哪教書或做任何事「本身」,對我來說,當然也不會有什麼意義。老實說,我想開計程車的意願都還比教書或當醫生高上許多,只是我從學開車迄今三年,還不會、也不敢、更不需要上高速公路,所以,大概也只能在市區內沿著固定路線營業吧。

「事實真相」對我不重要,「行為」對我也意義不大,因此,我對將來也不會有任何所謂「生涯規劃」。這不奇怪,因為,能規劃的,社會早就「幫」我規劃完了;而且,也的確沒有什麼事是我非做不可的。

經常有人會問說我以後想做些什麼,聽起來,好像我能未卜先知似的。我是蠻「合群」的人,所以,通常我會尷尬地給對方一個他們希望聽到的答案,或至少一個聽起來像答案的東西。

我能理解為什麼很多人忙著「規劃」他們的人生,但是,幸或不幸,我並不屬於那一國。我真正想做的事,完全不需要任何努力,它不存在這世上,它只是一念之間。

現實世界好好壞壞,我不是很在乎,因為山不轉路轉,路不轉我轉;我們實在不必老想著改變世界,因為念頭一轉,「世界」就瞬間整個改變。

幾次聽過林義雄先生說,他自坐牢後,就不再做生涯規劃,聽來頗令我感動,深得我心。我則是三年前出國後,才逐漸明白這個原本就存在我內心的道理。

不規劃人生,是因為人生太可貴了,就好像我們也不會想規劃任何一種愛情一樣。它存在那奡N好了,或者永恆,或者生生滅滅,都是一番神蹟了,規劃它做什麼呢?而且,人力渺茫,能規個碗糕?!

以上這些,對「力爭上游」的人來說,當然是毫無意義,對想游向大海的人來說,也許就有點價值。

我相信所有人應該都屬於後者,只是一時沒有想清楚而已。因為,不一定每個人都想賺大錢或其它等等等等等,但應該所有人都會想要快樂。快樂不會藏在肉眼可見的世界堙A而是存在另一個看不見的世界。

維根斯坦生前,在「外人」看來,可說是「窮苦潦倒、顛沛流離」,而且,有三位兄長因為憂鬱症而自殺成功,他自己也經常離群索居。可是,維根斯坦臨終時,床邊友人問他有無遺言,他卻只留下一句話﹕「告訴他們,我有一個美好的生命。」

我曾參加一個劍橋精神科醫師的研討會,會議名稱叫「維根斯坦與精神醫學」,這句遺言連同家族史,被拿出來大做文章,討論維根斯坦是不是精神有問題,因為,這樣辛苦的人生怎麼會美好?!我真不敢相信我耳朵聽到的。看來,天下烏鴉一般黑。

不過,別誤會,我不是要說現實皆如夢幻泡影,所以我們整天睡覺、打電動就好了。對我來說,現實下的「痛苦」,仍然是真實而巨大的。我想到達賴喇嘛說他最喜歡的一段經文,是我今年暑假在台灣讀到的﹕「虛空尚存,輪迴未盡,願留世間,普度苦厄。」我也喜歡這經文,所以時時朗誦在心,就像剛學會九九乘法時,會忍不住一直唸那樣。

我一時無法確定這經文是在達賴的哪一本書上看到,但是,他有一本新書叫 Ethics For The New Millennium”,中文翻譯非常難聽,不小心還以為是李登輝先生寫的,叫「新千禧年的心靈革命」,是我看過最好的書之一。因為寫得太好了,所以我不惜斥鉅資,買了十來本送人。如果有人被我蠱惑,去買了、看了不滿意,可以原價再賣給我。

這不是一本宗教書,其實也不是一本道德經,這書只教我們一件事﹕快樂。

25 Dec. 2000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