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女兒當自強

伯慶  

  八七年我在國內教書,那時全國正在搞“普法”,普及法律知識,合格了就發個紅本本,“普法證”。有一天,全校教工被叫去聽“婚姻法”講座,特別關照青年教師不要缺席。

  一個中年婦女在台上講得唾沫四濺,說﹕“社會主義的一夫一妻制是不同于資本主義的一夫一妻制,不同在什麼地方呢?”這位女教授威嚴地盯住男青年教師們(那時還沒有“說不”,正流行向美國學習哩),她接著說﹕“資本主義的一夫一妻制是以配偶為主,以外遇為補充。”真的,我們的“集體經濟為主,私有經濟為補充”讓不成氣的美國人學成這個狗樣了。

  “英雄”難過美人關。克林頓和萊妞不說了,民族英雄文天祥起兵勤王,從容就義,他對國家是烈日秋霜,忠肝義膽,“道男兒到死心如鐵,看試手,補天裂”,可他也是情場中千金買笑,朝秦暮楚過來的。

  毛澤東早年對楊開慧也是﹕“算人間知己吾和汝,人有病,天知否?”(賀新郎,“別友”,毛澤東,1923),他這相思病害得不輕,“曉來百念都灰盡,剩有離人影。一鉤殘月向西流,對此不拋眼淚也無由。”(虞美人,“枕上”,毛澤東,1921)。這麼好的一個男娃子,我若是個妹崽也嫁他了。誰料到他老人家走出自家的一畝二分地,了卻君王天下事,又得歡場薄幸名。

  當然也有象我們兄弟這樣雖身為男兒,仍然“坐懷不亂”的革命志士,組織上常說“出身不由己,道路可選擇,重在個人表現”。

  抱著“嫁漢吃飯”的太太們,“丈夫靠得住嗎?”是婚姻的首要問題。即便是自帶飯票的新女性,年輕時能在斗爭中挺起胸,到了人老珠黃時也盼望婚姻穩定,老有所靠。

  一個老美給我講﹕她自己從高中時就開始忙約會,被多次拋棄從不氣餒,人年輕栽得起,太陽一升起來又可以重新開始,終于得以小喬初嫁,花開有主。結婚後忙完工作忙家里,做飯生小孩,十幾年來往臉上堆的化學劑(官粉) 少說也有好幾斤,到頭來還是沒有斗過外面的小妖精,把個丈夫中途給劫走了。

  夫子太可恨,說什麼“四十不惑”,硬講女人到了四十歲就惑不了男人啦,有個老姐還真信了,她講﹕到了中年再嫁人,就象大年初一賣新衣,打折還得猛吆喝,退貨的多掏錢的少。

  可是那臭男人過了四十據說是才長伸展,事業有成閱歷在胸,特別是讓老婆教會了如何討好女人心,是瘸子的屁股--翹得很,踏遍青山人未老,風景這邊獨好。

  一個離了婚的女同學講﹕其實,婚後的生活似小河流水,哪有當年“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的情懷?于是相信歌詞有道理﹕“平平淡淡才是真”,對丈夫的缺點也是能忍就忍,輕傷不下火線,重傷不呻喚。打算過一輩子嘛,盼的是枯木逢春,夕陽才是無限好,誰料到今夜就有暴風雪,中途硬被下崗了。小妹你過去將就他,把你熬成黃臉婆了他不將就老娘你啦。

  好比投資退休基金,現在省一嘴,圖的是老有所養。痛心的是,一些痴情的太太還沒有等到翻身道情的那一天,就悲憤地倒在了黎明前的黑暗。

  也許堅持到老也靠不住。國內有些老前輩的婚姻湊合了一輩子,正準備老了享福時,要嗎老頭一伸腿,要嗎老頭的廠子垮了,靠得住的還是自己的那份退休金和兒女的關懷。美國的老人福利好,為大嫂們解開了後顧之憂。

  人老了就安分了嗎?報紙說美國的老年夫婦有一成紅杏出牆。有些老同志是規規矩矩交了大半輩子國稅,到頭來還是晚節不保。有道是,婚姻似紙張張薄,人生如棋局局新。大妹子呀,咱要鋼槍在手,警鐘長鳴,不能指望將來,得從現在抓起。

  所以,美國太太們早已是丟掉幻想,準備戰斗,一顆紅心,兩種準備﹕有愛則長,無情則短。一旦太太們放棄“人在陣地在”的堅強信念,離婚就輕松多了。發現大勢已去,不如中盤認輸。

  報紙說﹕美國現在三十出頭的婦女一半是未婚同居,四百多萬同居家庭育有十五歲以下的小孩,而九零年時才二百多萬,七零年時五十二萬。這反映了美國社會的一個廣泛的變遷﹕寧願要情人和小孩,不願要婚姻。人生流長,婚姻苦短,四十五歲以上的美國婦女一半是老姑獨處,雖然先前她們曾經擁有。

  有些大妹子居然聽信老奶奶們的掉牙話,認為丈夫移情是因為第三者插足,斯大林同志說﹕“堡壘最容易從內部攻破”。結婚久了,多了親情,少了激情,常聽人抱怨找不到感覺。即便是天上壁人,也難愛河永浴。秦香蓮同志以為一朝有情,終生受用,只可惜是蓮妹有意,美哥無情。

  中國社會在婚姻上有“成人之美”的傳統,老兄弟柏揚說“勸和不勸離”是醬缸文化的特點之一。成功地堅守了婚姻常常是老奶們得以夸口的業績之一,雖然這一“夸口”可能是以長年累月的冷落為代價。

  兒女親情,經濟因素,社會輿論,宗教信仰都可能維持婚姻,但是,誰來保證兩情相悅呢?堅持到了白頭的夫婦,並非都是日日笙歌,夜夜情長,也有那如同寡婦守節,為兒女而活的。然而,結婚畢竟不是為了在一起搭伙吃飯,實現勞動力的擴大再生產。

  在美國,我身邊有些朋友離婚了,特別是男方提出離婚,女方又不情願的,離一次婚雙方就象脫了一層皮一樣,搞得你我這些色厲內茬小男人們,常常是有心插柳,無膽成蔭。

  其實,少奶奶們不把離婚想得那麼悲壯,也省得老公仗勢欺人。革命掉頭不掉淚,東風吹,戰鼓擂,現在世界上究竟誰怕誰?要是大嫂你連工作都沒有才好呢,離婚後這小子不僅得負擔兒女,按美國法律他還得養你到結婚年頭數的一半,你帶著兒女還可以收點托兒費。把他的經濟基礎給搞掉,看他跟小妖精的上層建築往哪里放?

  離婚不要緊,只要情義真,女兒當自強,會有後來人。

  我有個女同學講﹕一聽說丈夫要離婚,就象天塌了一樣。多年的同吃同住同勞動要一朝分手,世上最狠男人心。誰知離婚以後比過去要快活,生活中少了一個老板,多了一份選擇。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也有那和好如初的。我知道一位兄弟,研究生畢業後下海,生意做得不錯,連舊金山,紐約的唐人街的鋪面上都讓他給掛上了國際有限公司的牌子。兼著泡十來個董事長,在國內也是金晃晃小開一個。結婚好些年了,沒激情了,認識了大學的一位小女生,這位跨國經理就在外面熱火朝天地搞起多種經營來了。

  時間久了,太太發現先生常常借口工作疲倦“抗稅不交”,留了心眼,洗衣時發現了小女生的電話,于是,背著老公一個話打過去。那小女生正想鬧大後“轉正”,加油添醋地坦白交待了。

  當太太的氣得要命,本想興師伐罪,教他龜兒子當眾下不了台,活該她舊情未絕,不願離婚。冷靜下來後,跟丈夫談開了,按人民內部矛盾處理,給了出路,一場風波就過去了。現在這位兄弟感恩戴德地接受“監督改造”,還說﹕“若是她當時頂著干,當眾把我的假發抓下來,露出了禿頭,我也沒有退路了”。有些婚姻就是因為鐵姑娘們“得理不饒人”,不盡人意地破產了。清夜孤燈,是否悔不當初呢?

  為什麼講了半天就該太太們打婚姻保衛戰?因為妹妹你痴情,加上夫妻間一般是女弱男強,女貌熬不過郎才。現在不同了,我有個洋同事叫珍妮芙,博士畢業,找了個高中退學的水管工,每次開PARTY她先生都來,講學問,長相,收入,珍妮芙比她丈夫好,想來珍妮芙是掌握了婚姻的主動權。大妹子,你這個花魁娘願意下嫁給賣油郎嗎?還是美女愛英雄,別忘了,潘金蓮同志就是結婚時考慮不成熟,委屈不求全,最後走上犯罪的道路。

  世上十分春易盡,閨中一點情難改;若教眼底無離恨,方信人間有白頭。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