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Reply to Makoto: 看得見的和看不見的

 

by 陳真

 

  謝謝你的文字。你使我想到許多想法,可惜我打字雖快,也無法全部都說,我看分集好了,這算是第一集。為減少些連接詞,分點來講﹕

 

  1. 實証性的東西很容易談,價值性的不好談。但不管怎麼樣,這兩個間有個「溝」,「鴻不鴻」倒不一定,但總是溝,這個溝不能被忽略。否則容易產生誤解。並且很可能不只是「溝」,而是兩個互相irreducible的平行level。

 

  1.1. 不管是溝或level,都不能直接跳過,當做不存在。比如,愚公移山,也許是要取它價值上的意義,而不是實證上的意義。所以當我們說愛情比麵包重要時,不是說他可以不吃飯而活這層實證意義。指出了這個實證意義,並不能「反駁」或減損「愛情比麵包重要」這個敘述的價值意義,因為兩種敘述間有個溝或irreducible的level,是談「不一樣」的事。

 

  2. 看不見的力量有多大,其實跟相信上蒼神明或相信感情或欣賞藝術一樣,你對它有多少愛戀,它就有多少力量。

 

  2. 1. 看不見的力量,同樣地,也不能用實證性的東西來衡量。因為它不是屬於這個層次的東西。

 

  2.2.1. 十幾年前,有個提供槍枝給朋友搶劫的官方安全人員,被判死刑逃亡,他有一女友, 家世良好,與他一起逃,躲在山頂,幾個月後,因寒冷及饑餓而死,嫌犯也被捕,可以想像一般人會說這女生「太傻」,說如果她不要這樣,她的人生要什麼有什麼、何苦、不值得之類。這是個錯誤地拿實證性的東西來衡量「價值」的例子。

 

  2.2.2. 「價值」是個人的,只有當事人自己才能說「值不值得」。

 

  2.2.3. 「價值」不是以看得見的東西為衡量依據,「價值」是當下回報的、絕對的。這有點抽象,好比說,你若懷抱善意對一個人,對方不解風情,反而陷害你,我們不應該說你的善意「不值得」, 因為善意的回報不在外界人事物,而是存在善意「本身」,換句話說,它是永遠100%「值得的」。

 

  2. 2.3.1 我是精神科醫生,門診常有些我覺得不屬於精神科營業範圍的冒牌病人來就診,尤其在大都會市中心,這種「病人」更是多。類型之一是感情問題,標準句型之一是 (咬牙切齒地) 「醫生!我對他『付出』多少感情,你知道嗎!」或者「早知道這樣,我當初就不該對他『放』感情。」這是挺奇怪的一種想法,因為很顯然對方期待他的感情能有實質的回報,包括對方的感情「回報」。但是,感情或情感若還「能」或還「需要」回報,不是很奇怪嗎?!感情也不是鹽巴,不能問醫生說該「放」多少感情,也不能「決定」要不要「放」感情。

 

  2.2.3.2. 在某個意義上,那所有看不見的力量,都是盲目的 (相對於「決定放多少鹽巴」的那種「理性」)、無法控制的,跟現實毫無關係的。所以,在這個意義上,也不會存在有比如上述「感情被利用」的任何可能性。

 

  2.2.3.3. 當事人只要在乎自己是不是出於真誠的善意 (或感情) 就好了,如果是,那他立刻就得到了一切回報,別人或外界如何「利用」或「誤解」或虐待他,其實都不影響他所應得的一切回報了。

 

  3. 另外,「時間」也是個常被忽略的因素。即使當我們在考慮實證性等看得見的力量時,往往只切一小段時間來觀察。好比講我比較熟悉的梭羅和甘地好了,梭羅拒繳稅給愛打仗的政府,被抓去坐牢,在他生前大概也無法想像他的「非武力」或「民不從」(civil disobedience)能對世界有多大影響 (雖然如上所提,這種影響對善意的行動本身毫不重要,不是評價標準),而且我相信這些影響,透過無數細微的作用,會綿延不斷下去。同樣地,甘地或鄭南榕或被迫在「自殺」跟「放棄 和年輕人討論」二選一的蘇格拉底也是,要多長時間,才能說他們是成功還是失敗?

 

  3.1. 人的一生太短,所以往往也影響我們對時間的感覺。其實千百年的時間,也不過一瞬間,我們何必太在乎眼前的所謂成敗。或者說,當一個人或一群人是以這樣的方式在看世界時,我們儘管可以不以為然,可以嘲弄之,但不能以「現實」來「衡量」他們的力量大小,來做出「值不值得」的結論。因為,眼前現實成敗,根本不是他們思考事情的依據。

 

  3.2. 我們若希望不管如何不以武力抵抗,決心讓「戰爭」從我們解決問題的方法手冊上排除,「有一天」(雖然不知道那一天是什麼時候) 我們就能做到,但是,如果我們不懷抱這樣的希望,那個「有一天」就永遠不會來臨。

 

  可能有觀眾要睡著了,就先這樣。再慢慢回。謝謝你花時間寫,不過,希望不會影響你的原有作息。像我這樣打一篇兩千字,不用一小時,像玩遊戲一樣,不礙事,但不要礙著你才好。

 

  至於統獨死不死人的問題請待下回分曉。我是不反對任何主張,但反對眾人把某一種主張 (比如「我們都要愛台灣」) 要「貫徹始終」 在「別人」身上。重視「看不見」的, 也不代表輕視「看得見」的,就像講「看不見」的感情至上的,並不反對佈置一個美好的「看得見」的家一樣。強調意志,也不代表主張要硬拼,要不然哪拼得完,台灣有千百萬種我認為可以以生命去拼的事物,比如電影從來不演完,「故事」一「結束」,就急著關掉。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