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道德文章

 王伯慶 

  南懷瑾先生曾說﹐提起筆來面對稿紙﹐一想到“我現在要寫文章了”﹐就寫不好文章了。寫文章沒有什麼道理訣竅﹐如南先生說的﹕想到“我開始放屁了”﹐有什麼放什麼﹐就輕鬆多了。不僅南先生自己輕鬆﹐對讀者來講﹐這樣隨心的“屁”比那做“秀”的“文”要受用得多。

  其實﹐寫文章能放人屁還算不錯的。紀曉嵐深有同感。老紀大你我幾歲﹐是清乾隆時學者。盛世出鴻儒﹐老紀進退百家﹐鉤深摘隱﹐堪稱學文淵通。被委以“四庫全書”的總篡官﹐他胸羅星宿﹐筆補造化﹐做成了這一鴻文巨制。老紀認為﹕前人的文章把所有的道理都講透了﹐他再寫什麼狗屁道德文章也難及先賢。所以﹐這位飽讀博學之人一生就寫了一小本《閱微草堂筆記》﹐收集的是道聽途說的鬼怪故事。他也開門授業﹐給分甚嚴。一次﹐他在學生的文章上批了個“放狗屁”。學生不服氣找到他說﹐老師﹐我辛辛苦苦寫的文章怎麼就成了“放狗屁”呢﹖

  老紀回答說﹕“放狗屁”還不是太差的﹐再差就叫“狗放屁”﹐最差的就叫“放屁狗”。老紀這話也許是學高士奇。康熙寵臣高士奇說﹐文人分成了三等﹕“放狗屁”是人放狗屁偶爾一為﹔“狗放屁”是只放狗屁偶爾一為﹔“放屁狗”是只放狗屁勤奮有加。

  我讚同王小波的一句話“文章要先好看﹐然後才是提昇自己和別人。”文章是寫給別人看的﹐不好的文章是沒有人想看的文章。這個“不好”不是組織上常說的思想不健康﹐所以你老兄不要拿品味格調﹐曲高和寡來說工農兵們有眼無珠。

  常讓我感到驚奇的是國內報紙(含海外版)上的一些文章﹐作者真能在瑣碎的生活中﹐或在遠離組織的海外掙扎中﹐唱出一曲曲“胸懷祖國﹐放眼世界”的頌歌來。這大概得歸功于我們的中小學作文教育。

  北大中文系的一位研究生形容說﹐每年北大開學新生代表發言﹕一律是怯生生地上來﹐細聲細氣地念稿﹐稿子充滿做作的豪邁之情﹐大話連篇。我想﹐不怪北大﹐全國如此。沒有這裝腔做勢的套路﹐你就過不了中小學老師的尺子﹐怎麼好晉身為高校精英呢﹖

  有個故事。1998年高攷語文北京考區閱卷時﹐有一道題可能是談“珍惜時間”。一份考卷上寫道“時間是好比我們手中的沙子﹐從我們手中漏去﹐從此不再回歸﹔時間就象一列列車﹐載著我們經過無數人生小站﹐最後抵達死亡﹗”閱卷老師給了零分﹐評語是“人生觀灰暗者”。另外一篇考卷寫道﹕“時間如同航船﹐載我們去勝利的地方﹗”﹐閱卷老師給了滿分。難怪有些才俊行文時天馬行空﹐套話連篇。據王蒙先生說﹐他做過幾次他孫子的語文試題﹐不上路﹐得60分都難。

  我喜歡有生命力的文章。太太偶爾在中文學校代課﹐我就有機會看到小鬼子們的作文。文章生動活潑﹐常常讓我想多看一遍。讓我不加修改地在這裡引出一個11歲小孩寫的文章﹐題目是“聖誕禮物”。讀完後你也許會同意我的看法﹕比上述的新生發言或報紙上的文章受用多了。

  “聖誕節的夜晚﹐我們從一個朋友家回來﹐我聽到電話上有人留言﹐是我朋友浩浩打來的﹐他說他送給我一個聖誕禮物﹐放在門邊。”

  “我馬上跑到外邊﹐發現一個長長的禮物。我很想打開看它是什麼。我媽讓我等到聖誕節早上和我弟弟一起開﹐好錄象。”

  “我睡在床上想﹐早上怎樣才能吵醒媽媽呢﹖我忽然想到拉廁所的水﹐對。但又一想﹐讓弟弟拉﹐媽媽就不懷疑我。聖誕節的早上﹐我把弟弟叫醒﹐讓他去拉廁所的水﹐把媽媽吵醒了。我們就到樓下去開禮物。浩浩給我的是一個叫壟斷的游戲。我很喜歡。”

  我欣賞這篇文章是因為它沒有假話﹐講的就是我身邊看得見的淘氣小孩﹐文章邏輯清楚﹐能讓我不知不覺地從頭讀到尾。這位還是美國出生﹐中文為第二語言的小鬼子。如果這篇文章讓國內的閱卷老師一批改﹐可能就是“思想不健康”﹐不及格。當然更不會被報紙的“宣傳陣地”們選上。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