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飯量的故事

朱老忠

1963年,筆者上了高中,開始住校的生活。那是剛剛度過困難時期的年頭,我們這些在那幾年中被“大鍋清水湯”撐開了肚子的年輕小夥子,就有了充分展示自己飯量的機會。

我們班第一個一頓喝下八兩大米粥的,是個1.62米的小崩豆兒。別看個不高,塊兒頭還挺足,後來是學校體操隊的隊長。

知道八兩粥是多少嗎?那時候學校食堂一個飯桌八個人,統一打飯分飯,早餐一人一兩大米粥,擺在桌上是滿滿一臉盆。也就是說,一頓八兩粥就是要喝掉一臉盆。

我是隨後不久的第二個“八兩粥”,我也不高,1.70米。班媟穔M還有不服氣的“大狗熊”級的同學,於是紛紛效法,“八兩粥”便一時被傳爲佳話。

但是等我們上到高二,就發現“江山輩有才人出”了。下一年級新入學的同學中出現了一個“粥大王”,我們眼見他排隊買粥,飯盆只能裝一兩,他邊排邊喝,整整轉了十二圈。大家都意識到:這回算是小巫見了大巫!

即便如此,大家也經常有尚佳表現,比如我,最多一頓曾連窩頭米飯帶饅頭,幹下去二斤一兩。不過那一頓十二兩粥的紀錄,始終不曾聽說有人挑戰問津。

這個“粥大王”不夠意思,1968年後和我同在山西夏縣插隊,“借”走了我視爲珍寶的譚小培、金少山唱段的錄音唱片,再也不提這回事了。等到九十年代得知他在北京友誼醫院當大夫,也曾托人打聽。也沒打算要回那古董級的原物,只想要個磁帶拷貝,他卻還是回答:“早沒了。”

不過,只有到了夏縣插隊,才領教到了真正超越“粥大王”級別的大飯量。

這是我們大隊第十三生産隊的一個知青,來自北京45中。那“飯桶”二字早已遠遠不足以形容他的飯量,大家給他的雅號是:“倉庫”。

他雖然只是個未滿十八歲的老初二,但是個黑大個兒,又粗又壯,比正常的體型稍胖些。“倉庫”是個孤兒,沒有父母,只有個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姐姐。也許是吃過救濟,“倉庫”有力氣不幹活,是全縣知青中有名的無賴漢。他一般不在自己的生産隊呆著,在全縣各個知青點遊蕩。既然都是知青,見了面也都挺親,當然在一起聊天,聊到時候也要一起吃飯。人家下地幹活去,“倉庫”呆在家堙A就把人家剩下的饃打掃得乾乾淨淨,要不就把剛剛蒸好的一大鍋白薯吃得只剩個鍋底。知道那鍋有多大嗎?那堮a家都能起大竈,因爲都有個蒸很多籠屜饃饃的特大號鐵鍋,就是那個鍋。

大約是1971年的一天,“倉庫”遊蕩歸來回到生産隊,本隊別的知青都回了北京,沒有給他留下糧食。“倉庫”向隊堶氻F五斤高粱,在石磨上拉了一遍,不過羅,不去殼,就煮了一大鍋粥。一頓全消滅了。

能估計出來五斤高粱煮成粥有多少嗎?喂豬的大鐵盆滿滿一大盆。也就是說,一口老母豬,也不過就這麽大飯量。

那位說了:別吹啦!誰信哪!

別不信。那高粱本來就是引起便秘的東西,“倉庫”更是連殼吃的,第二天就拉不出屎了。當時我恰好在十三隊參加整團,他來向我求救,我還能出什麽主意?馬上讓他下山去了縣醫院。在縣堙A醫生用盡各種辦法也給他通不了便,差點兒給他開一刀。最後是灌了獾油才解決的問題。

那獾油是中藥中所謂的大涼性,治療燙傷專用藥,獸醫治療馬結症的最後一招就是灌獾油。“倉庫”居然也只剩了這一條路。

差點兒鬧出人命來,這事可就大了。知青辦給縣糧食局打電話,要求給“倉庫”補助,理直氣壯:人家小夥子不是糟蹋了,是吃了,連殼都吃了呀!縣糧食局負責人說:我們已經聽說了,打算在口糧外一年另外補助他三百斤……知青辦一聽就急著打斷:五百斤也不夠!

全縣有名的“倉庫”,最後每年真的補助了五百斤。誰要是不信,可以去山西夏縣打聽,只要是稍有些年紀,決不會不知道我們這個大名鼎鼎的——“倉庫”。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